我被潼南縣惡徒從勞教所劫持進洗腦班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7日】2001年11月,在茅家山女教所度日如年的殘酷迫害中熬過來了,盼望著回家和親人團聚。

然而,等來的卻是縣610的警車把我們劫持到洗腦班。由於身體已極度虛弱,一路上我嘔吐不斷,頭痛厲害,四肢無力,到潼南,縣政法委書記蔡聘、610惡人張某、唐某把我們拽下車拖到房裏,下著雨,我衣褲全是泥水。蔡聘邊拖邊罵大法和師父。我與其他大法弟子被彼此隔離,吃拉都在一間屋裏,家人送來的食品被他們倒進垃圾。這期間,我丈夫去找610頭目蔡聘要求放人,蔡竟叫他寫保證,向他施壓拿5000元取人。丈夫說:我上有老下有小孩上大學,她又失去工作,哪有那麼多錢?這樣待她本身就不合法。她沒犯法,不明不白就送勞教,現在都釋放了,為甚麼你們還要限制人身自由,你們這樣做就是侵犯人權!蔡聘說:這是上面下達的任務,江的親信羅幹親自到重慶布置的,勞教所沒轉化的就繼續關押。丈夫沒有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

過了幾天,610惡人蔡聘、李龍雲、劉勇健、何叔遠、唐某闖到我屋裏亂翻,看到幾張大法資料,大作文章。立刻報告張良,整材料,要拘留我。我給他們講,我在做好人,沒犯法,更沒違反治安,憑甚麼拘留我?蔡張等人說這是江、羅讓我們幹的,不幹就沒有錢用,沒有飯吃。惡人張某某說:說實話,我們就是某某黨餵的狗,他叫我咬誰我就咬誰,這一切都是江澤民安排的。你也別怨我們,你找江澤民算帳好了。強行拽拉,將我押進了拘留所。

他們不但這樣迫害我,而且還不放過我家人和朋友。威嚇我丈夫說我問題嚴重,還要送回勞教。家人受到很大打擊,讓丈夫和我離婚。女兒也打來電話說她受到的精神壓力太大了,不願看到家破。她說:媽媽,我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你也沒幹任何壞事,可是你有理無處講啊!那些公安根本就沒人性,爸來勞教所看你,警察根本不讓見,連大門都不准進。你的一個朋友到公安局一科辦理去加拿大出國旅遊手續,就說了一句不該勞教你,是他們亂整。張良聽到了就給她扣帽子,說她還敢為法輪功鳴冤叫屈,問她與你是甚麼關係,不給她辦,還要罰她的款。最後還是她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寫保證,保證她以後不再為法輪功說話,證明和我們只是一般朋友,才了。你看他們就邪惡到這種程度。2001年,你被勞教,我和爸爸承受了來自家庭、單位、社會多方面的壓力。一些人不但不理解,還嘲笑說我們家出了坐牢的人,說你肯定是精神不正常了。爸單位開總結打壓法輪功的幹部會,故意叫他講法輪功給社會的危害,說你在煉,他最了解。兩百多幹部齊刷刷的盯著他,爸就理直氣壯的說:我個人認為法輪功對家庭、對社會沒有危害,她沒癲也沒瘋,她煉功好幾年了,我們夫妻從沒吵過嘴。她為人善良、正直,確實是個好人。我認為法輪功是個人信仰問題。簡短的幾句話,消除了很多人的不理解,同時也揭露了邪惡,幹部職工都說他講得對,真是一正壓百邪呀!

最後女兒說,媽媽,爸爸也為你證實了煉法輪功沒有錯,我也相信正義終將戰勝邪惡,可你不能被他們這樣關在牢裏呀。快過年了,你知道你沒在家的兩個年我們過得多麼冷清呀!

最後邪惡見我家人沒錢取我,就又將我關進了洗腦班,在拘留所,惡人黃全盛將我身上的150元收了不還,也不開任何收據,我在洗腦班被迫害了近兩個月,最後610邪惡叫我家人寫欠條,寫欠610現金800多元,他們才放我。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