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大學新任院士與魏星豔被強暴案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4日】在2004年元月5日中國工程院公布的的2003年當選的58位院士名單中,重慶大學副校長孫才新教授榜上有名。

雖然我對孫院士從事的高電壓與絕緣技術完全外行,但對孫才新教授的名字卻不陌生。

自去年6月份重慶大學電氣工程學院碩士研究生、29歲的法輪功學員魏星豔被警察綁架當眾強暴一案曝光後,我就開始跟蹤事件發展,並常常訪問重慶大學的網站,早就了解到孫才新教授是魏星豔所在的電氣工程學院的著名教授。

新春之際,孫教授榮升院士,當然是可喜可賀。

但是,他所在電氣工程學院的女研究生因修煉法輪功慘遭江澤民集團毒手,孫教授不可能不知道,更為重要的是,孫教授也是重慶大學的副校長,保護自己學生的基本權利更是他的責任。

院士,作為一項崇高的榮譽,不光是學術的帶頭人,更應該是良知的捍衛者。

魏星豔慘案曝光後,面對海外正義人士的質詢,重慶大學發布了一個又一個「通告」、「聲明」,不但不為自己的學生主持公道,竟然不承認有這個學生,連她的專業(「高壓輸變電」) 都給予抹殺,作為副校長的孫院士,出於一個院士的良知,孫院士作何感慨呢?

去年12月初,重慶大學另一名副校長張四平到美國訪問,被人問到該校學生有沒有因為信仰原因被休學一事,張四平不慎說出「除了法輪功」,在海外引起軒然大波。

重慶大學非常明白,在魏星豔一案上配合江澤民以來受到海外的廣泛譴責,弄得非常被動,學校收到很多海外電話郵件的質詢,電氣工程學院的網站為了掩人耳目也故意癱瘓半年之久。可是為了擺脫困境,重慶大學不是「痛改前非」,而是錯上加錯。

否認魏星豔本人和她的專業的存在是造成重慶大學難堪的主要原因。張四平副校長回校幾天後,改變了過去的策略,於去年12月19日,重慶大學又發布了一則通告, 托出一個非常離奇的「故事」──「魏星豔」被找到了,不過變成了貴州舞廳的一名「坐台小姐」,通告中也不再提及魏星豔所在專業不存在一事了。

重慶大學企圖用可笑的「坐台小姐」這樣的離奇故事來了結此案。同時,把過去強調沒有魏星豔、沒有「高壓輸變電」專業的「通告」、「聲明」都刪除了 (包括校方的、研究生院的、保衛處的、電氣工程學院的),到今天為止,網站上只留下了去年年底那個「坐台小姐」的版本。

這幾年我注意到一個現象,在攻擊誹謗法輪功上,造謠最狠的就是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湖北公安廳長趙志飛在美國訪問時,被法輪功告上法庭,趙志飛回武漢後,就組織「焦點訪談」製作了一個手法很低劣的節目來為其開脫罪責。

重慶大學比趙志飛來頭大多了,為甚麼重慶大學就不敢請「焦點訪談」來「謊談」一把呢?

因為實在是太假了,一說話就露餡兒。「高壓輸變電專業」這麼多年畢業的人全國那麼多,怎麼收場?

2004年春節時,我聯繫上一個高中同學。他是83年入的重慶大學,讀的機械系,畢業後分到川東某廠,他的一個同事就是重慶大學「高壓輸變電專業」的。

我開始並沒有提魏星豔的事,只是問他重慶大學有沒有「高壓輸變電專業」。

他異常肯定地說:「啷個沒得耶?有塞!格老子當然有塞!」

他告訴我,他當時在學校時對「高壓輸變電專業」很熟,來往的朋友很多。這個專業名字對外行來說,聽起來有點怪,他給我解釋了這個專業到底是幹甚麼的。

不過,他在學校時已是10多年前的事了。

我告訴他現在找不到這個專業,只有一個「高壓直流輸電專業」,朋友說,名字有點變化,內容差不多。

我回顧了一下重慶大學當時的「通告」,是很小心地這麼表達的:「重慶大學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無『高壓輸變電』專業」,這裏強調了「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所以,看得出是在文字上用心鑽牛角尖兒。

中國電力科學院的「高壓研究所」是中國著名的「高壓輸變電」技術研究中心之一,其網站上介紹它的業務範圍就包括了「高壓直流輸電」,可見,「高壓直流輸電」是「高壓輸變電技術」的一項重要內容。

這十幾年來,教育部搞了很多的學科改革,特別是「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的學科命名。「高壓輸變電」是一個很廣的領域,而「高壓直流輸電專業」更明確,定義更狹窄,這一點更適合於中國教育部學科改革中的要求,而習慣於舊名稱的學院老師和學生繼續沿用老名稱就再合理不過了。

這也是重慶大學玩專業名稱的文字遊戲遭到外界抗議後,不得不主動刪除了網站上過去的有關「通告」,在最後的聲明中也不再提及甚麼「魏星豔」的專業不存在這一問題了,並且不敢讓「逢法必反」的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來為其造勢。

重慶大學在這一事件上的手法,實在是為一所正經大學所不齒。如果用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壓力來為自己開拓,那是遠遠不夠的。知識分子,特別是教書育人的大學,那是民族道德的脊梁,如此屈從於邪惡,談得上是甚麼脊梁呢?

孫院士在自己年輕美麗的學生慘遭江澤民的惡人當眾強姦後,不但不出來為學生說話,反而為了官位苟且偷生,在惡人的威脅下,與學生斷絕一切關係,這是多麼可悲可恥的一件事啊!天理良心,這是作孽呀!

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可能總延續下去。到了結束的那一天,今天重慶大學的所作所為還如何能面對那些莘莘學子?重慶大學還如何在大學的行列中立足啊?這不是從人格上把重慶大學推向了萬劫不復的深淵嗎?

機會是有的。魏星豔目前下落不明,這是我們大家都關注的,孫才新副校長作為新任院士,撿起良知,找回魏星豔,為自己的學生伸張正義,才是為人之師之所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