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宋朝皇宮大火看山東諸城外貿長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7日】宋真宗皇帝繼位後,一次皇宮發生大火,損失慘重。真宗皇帝心疼地說:「兩代人積攢的東西,我平時都捨不得用,一把火都燒光了!」宰相王旦說:「上天在懲罰我們啊,我這個當宰相的逃不了幹繫。」於是上表請罪,真宗皇帝也給自己下了罪己詔,檢討自己的罪過。後來查明是榮王宮的人疏忽,抓了100多人要處死。王旦上奏說:「剛發生火災時皇上已經下了罪己詔,我們都上表請罪,現在罪怪他人,怎麼能讓大家信服?雖然表面上大火是因榮王宮的人而起,誰知道不是上天的譴責呢?」於是那一百多人都得救了。

時間跨越千年後的2004年元旦,下午4點左右,在山東諸城全市聞名的外貿公司──長虹包裝有限公司,同樣一場大火吞噬了整個塑編車間,造成上千萬元的巨額損失。

看著這突如其來的無情烈火,圍觀者議論紛紛。而善良的人們在痛心,他們知道這是天理在警示世人。是的,往事不堪回首,外貿人永遠難忘剛剛逝去的歲月。大法洪傳時,外貿有一大批勤勞愛廠的法輪功學員。那時整個外貿公司聲名遠播。可自從1999年7月,江氏集團打壓法輪功以來,外貿當權者首當其衝,為逢迎權貴,昧著良心在這場對好人的殘酷鎮壓中助紂為虐,折磨自己的職工。「長虹包裝有限公司」的不法幹部們,對本單位法輪功修煉者開「審判會」、自設公堂、非法關押、罰款、開除公職、家屬停止工作等等。

下面把外貿公司如何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部份事實,公布於世。

一、非法召開「審判會」

1999年12月份,外貿公司王玉蘭、王岩、趙術霞、秦秀珍、莊汝鳳、沈澤美、楊仲紅、周雲蘭、於欣、李玉香等大法弟子,面對各級政府對大法弟子各種不公的對待,面對電視媒體對法輪功及對法輪功創始人的誣蔑造謠、栽贓陷害,他們決定到北京上訪,履行每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向政府表明自己的觀點,用親身經歷說明「鎮壓法輪功是錯的」。可就因為此事,他們被當地公安局、派出所、單位聯合非法抓回,拘留1個月。

在拘留期間,外貿公司領導為了在這場迫害中撈到政治資本,獲取獎賞,便進一步聯合公安局在外貿公司二冷職工食堂非法召開了萬人(職工)審判會。參加非法審判會的有:總經理王金友和黨委其他成員,還有公安局局長明中良及趙金光等惡徒。邪惡大會在小丑王志明一聲「把王岩等××分子押上台」嘶叫後開始了。不可一世的惡警們身背著鋼槍,在大法弟子左右一邊一個,後面的惡警一手摁著大法弟子的頭,一手拿著一個用鐵絲網做的嚼子(給驢馬勒嘴用的),並威脅說:「如果喊,就給帶上。」就這樣一群邪惡至極的歹徒們把這些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在生活中時時處處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五花大綁的押上了台。之後,惡徒們又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的批鬥審判。

此時此刻有多少人為大法弟子們流淚,有多少人被大法弟子們堅信大法、主持正義、大善大忍的行為所感動。

二、私設公堂、毒打、灌尿湯

外貿公司保衛處處長王金山為了逼迫大法弟子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以得到其主子的獎賞,想辦法、出點子,無所不用其極地折磨大法弟子。它私自勾結公安局政保大隊曹錦輝(雙手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朱偉、袁偉等惡警,在大法弟子被拘留期滿後,又非法關押在外貿公司飼料廠破危的一個職工宿舍樓內(原綜合加工廠),每人一間屋,鎖在裏面。寒冬臘月,有的窗子還沒有玻璃,屋裏空蕩蕩的,只有一塊冰涼的磚頭,在裏面真是寒風刺骨。

在關押期間的一天,在外貿飯店招待所酒足飯飽後,王金山領著曹錦輝等人來到關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王金山和曹錦輝喝酒喝的不只是臉紅,連眼珠子都紅了。曹錦輝醉醺醺口齒不清的問她們還煉不煉,她們說煉,曹惡狠狠的說:「煉,你們等著。」瘋狂的從外面撿起一根木棍,沒頭沒臉的把於欣一頓毒打。當時於欣就站不起來了。打完於欣,曹錦輝就像失控一樣又到另一間屋,把莊汝鳳、王岩毒打一頓。王岩的手腳被打腫,臉出血。當時在場的外貿保衛處處長王金山、長虹包裝公司的保衛科科長王方錄、飼料廠保全科科長莊夕來等,他們不但不阻止迫害,還協助做惡。在非法關押期間,寒冷的冬天,保衛科科長王方錄拿去王岩的羽絨服,不讓王玉蘭穿棉鞋。……

2000年5月,大法弟子李玉香、王玉蘭因進京上訪,被抓回,押到外貿公司保衛處,處長王金山採用滅絕人性的惡毒手段,對這兩位婦女進行迫害。剛到保衛處,王金山就命令值班人員到廁所取屎湯子,然後命令值班人員把兩位大法弟子按住往嘴裏灌。面對這麼殘忍滅絕人性的指令,值班人員站在旁邊一個也沒動,王金山大發雷霆,叫嚷著誰不幹就辭退誰。在王金山的逼迫下,為了眼前的利益,7、8個值班人員把兩位大法弟子死死的按在地上,灌屎湯子。由於兩位大法弟子的反抗,全身上下都是屎湯子。之後,王金山還不罷休,又把她們五花大綁,綁在一棵大樹上。綁了不到一個小時,曹錦輝等惡警來了,把兩位大法弟子在廠裏關了3、4天,之後又送進了刑事拘留所。

曹錦輝身為人民警察,王金山與這兩位大法弟子是一個公司的同事,可其行為與禽獸有何區別呢?!他們執行的這是哪一個國家的法律?外貿公司有甚麼行政權力關押職工啊?更不能滅絕人性地給她們灌屎湯啊?!

三、非法罰款、開除公職、株連家屬

在這場對好人的迫害中,在江××這場株連九族的邪惡政策下,外貿公司不法人員不僅對上訪的大法弟子每人非法罰款1萬元,開除公職,而且還對同在外貿公司工作的上訪大法弟子的家屬進行全部停止工作。不但給大法弟子造成家庭經濟負擔,還給家屬職工造成了極大的精神痛苦。這是外貿公司對待大法弟子用的最狠的一招,誰不決裂「法輪功」,誰的家屬就不准上班。

在這種邪惡的高壓下,和睦的夫妻被逼得反目,甚至要離婚。在這巨大的壓力面前,法輪功學員秦秀珍的丈夫回家把麵條、麵粉一古腦地倒進了水缸,用刀把摩托車輪胎砍破;莊汝鳳的母親昏倒在關押莊汝鳳的冰冷的屋子裏;楊仲紅的丈夫用刀刺傷了自己的胳膊;王岩的父親跪在她面前;王玉蘭的丈夫要火燒房子,還揚言要拿刀砍死她;趙術霞被丈夫用皮帶往死裏抽……。面對這場邪惡的迫害,家中的親人,父母、妻子、兒女有多少無奈,有多少悲傷,他們不是不愛自己的妻子、女兒,也不是不知道法輪功好,而是江澤民邪惡的株連九族、高壓迫害政策,把他們矇騙、威逼至此啊!

在法輪功遭受不白之冤時,外貿公司以總經理王金友為首的頭頭們不是扶持正義,而是甘心充當江澤民的幫兇,專門欺壓那些任勞任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對職工隨意關押、開除、甚至送勞教,完全沒有考慮自己的退路。經外貿公司開除的近20名法輪功學員,長虹包裝有限公司至少佔6名。所有外貿公司的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被罰款、批鬥。長虹包裝有限公司的經理管恩玉,經常當眾辱罵、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教唆家屬打學員。就這場大火而言,仍歪曲起火事實,夥同王金友欺上瞞下。

天理昭昭,三尺頭上有神靈。古人尚知順天意而行,隨時檢查自己的過失;而今面對長虹如此慘重的損失,不知王金友們是怎樣想的。在此警告王金友(外貿公司總經理)、王金山、王志明、明中良、曹錦輝等惡人,在這場迫害中不管是誰,做了多大的壞事就要負多大的責任。你們在無知中已經給自己造下了無窮的罪業,如不反省悔過,將來惡報臨頭時悔之晚矣。

惡人錄:
王金友,男,外貿公司總經理;
王金山,男,外貿公司保衛處長;
明中良,男,50歲左右,原諸城市公安局長,2003年調濰坊開發區任公安局長;
曹錦輝,男,55歲左右,諸城市公安局政保大隊副隊長,是該市迫害法輪功和殘害大法弟子的罪魁禍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