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樓勞教所酷刑:反背上繩皮膚勒爛 雙臂幾近殘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7日】柏樓勞教所位於河南省平頂山市區東南,這裏是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邪惡的地方。全市被非法抓捕的男性大法弟子二、三十人都在這裏集中。開始時是「文轉化」,讓看聽誣陷大法和師父的錄像等。遭到堅強大法弟子的堅決抵制。惡警見軟的不行,就於2002年10月20日晚開始殘酷迫害。堅強站出來的大法學員,被惡警們七八個人針對一個挨個「上繩」,然後強行按跪在地上。

接著大法學員張保安、范建平幾人被關禁閉。大法弟子魏坤峰和鄭青山被帶到所外一大隊,由科長張某做洗腦轉化,見無效果,惡警幹事王某就把他們拖到院中,扒光衣服,往他們身上澆涼水。在給他們上繩中,惡警用膝蓋狠狠的把他們反背的雙手往上猛頂,直到雙臂和手皮被勒爛、勒進肉中。但是大法弟子們堅強不屈。回所後,惡警繼續上繩,這次惡警們用棍子插到魏坤峰反背雙手的繩子裏,手背下放上紅薯或磚頭,惡警用腳踩住他跪著的腿將棍子用力往上抬,還用電棍電臀部,致使魏坤峰的雙臂和手幾近殘廢,事過幾個月後,雙臂還在麻木、手還不能正常拿東西。這次參與迫害的惡警:隊長溫某、馬國奎(管理科惡警,是科長楊洪濤最惡毒的打手)王隊長、王三民、趙幹事等人。

被禁閉中,魏坤峰被包夾人員把鼻子打傷,不停地流血。為了抵制非法迫害折磨,魏坤峰自己把門打開闖了出來,要求惡警停止迫害。惡警們把他叫到辦公室,先讓他喝了一碗水,就不顧他鼻子流血,兇狠的對他連上兩繩,因他鼻子流血很多,血到處都是,幹事張某就用拖把沾痰盂中的髒水給他擦。幹事蔣某又威脅魏坤峰:你還自己回去,要不還給上繩!面對毫無人性的虐待,魏坤峰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堅定回答:「就是打死也不回去。」惡警何金鐘看事情難以收場,就推說這事俺也不當家,得向領導反映,等晚上查崗時再說。結果因這事又給魏坤峰加了五天禁閉。從那天起魏坤峰的精神開始出現不正常,經常出現幻覺、神智不清,法輪功學員們都懷疑是惡警在他喝的那碗水中加了藥物。由於學員們堅定正念,共同抵制迫害,並對警察堅持講真相,勞教所迫於壓力才同意讓魏坤峰到醫院治療。

另一名法輪功學員孫耀民,惡警把他吊在鐵窗子上一直五六天不往下放,等放下時手脖的肉都爛了,臉都折磨得變形了。由於孫耀民堅持不配合惡警無理要求,惡警每天給他上繩、電棍電、打罵不讓睡覺。這種非人的折磨一直持續了兩個多月。

在這裏絲毫沒有理性、人性可言。惡警對被關押的大法弟子任意拳打腳踢,強制讓跪在地上行走,每天只吃一頓飯、一個饅頭、有時只有一碗湯,每天只准睡兩個小時,還得強制勞動。惡警不讓和家屬見面,還從中勒索錢財,凡被關押的大法弟子(包括西大院那裏關押的是女大法弟子)連罰款帶勒索、抄家每人少則幾千元,多則上萬元不等。有的家屬為了救出自己的親人托關係,甚至花幾萬元。

有的大法弟子被釋放後,為了營救同修、為了給大法討回公道,因散發真相資料被再次非法抓捕,後受到更殘酷的虐待,並被非法判刑3-5年不等。被非法判刑的平頂山市法輪功學員現在還有7人在遭受酷刑的迫害中。

平頂山市衛東區參與迫害惡人榜:
朱建民:衛東分局副局長
陳大隊長:衛東分局公安大隊大隊長(特別邪惡)
王二毛:公安大隊惡警(大隊長面前紅人,黑參謀,起作用最惡)
張教導員:衛東分局政保大隊教導員(現改為公安大隊)電話:13937558469
韓副大隊長:衛東分局政保大隊副大隊長

柏樓勞教所惡人榜:
徐常:勞教所長,(外號老一,老奸巨滑,平時不出頭,暗中操控,但最後兩次的的迫害都是他直接指揮的)
楊洪濤:勞教所管理科長(徐常的女婿,每次迫害他都帶頭)
何金鐘:六大隊副隊長(邪惡)
王三民:勞教所惡警(邪惡)
劉金良:勞教所惡警
馬國奎:管理科惡警(是楊洪濤最惡的打手)
趙新生:轉化辦主任(很多迫害都是他陰謀策劃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