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青龍縣木頭凳鎮村民遭迫害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26日】

我叫陳秀雲,女,49歲,家住河北省青龍縣木頭凳鎮八里地溝村。

96年修煉法輪大法。99年11月進京上訪,被北京公安扣留,然後,由青龍縣木頭凳派出所和木頭凳鎮政法委書記周子秋抓回來,送進青龍看守所,到看守所後,所長王金叫犯人給我戴上三十多斤的鐵鐐子,把我手和腳銬在一起,四天四夜不讓我上床,後又強行趴冰、蹲馬步。在看守所20天,後來家裏交了700多元錢才放人。交看守所170元伙食費,身上還有180多元錢,讓看守所管教們搜去。

2000年7月,又被木頭凳鎮政法委書記周子秋與派出所警察強行從家裏拉走,綁架到青龍法制教育中心15天,拿走了大法書和講法帶,罰款150元,期間周子秋還大罵大法和師父。

2000年11月份,進京證實大法,在半路被惡警攔住,然後被秦皇島二處公安接回,後又由青龍公安局接回,非法關押在青龍看守所,因不放棄修煉,又遭邪惡所長王金毒打,用的是皮條抽,打得屁股不能坐,趴冰從早8點到晚7點,才讓進屋。一個月後又被送進唐山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

我叫鬱素俠,今年44歲,是木頭凳鎮八里地溝村人,在96年有緣走上了修煉之路。這些年通過修煉法輪大法使我和我的家人都受益匪淺。

在修煉之前,我家境貧困而且疾病纏身,我的脾氣也十分的暴躁,經常和丈夫吵嘴打架,還時常對孩子發脾氣,鄰里關係也搞得很緊張。自從修了大法以後我真像變了個人似的,家庭和睦了,我和我的家人都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幸福。

然而最讓我痛心的是這麼好的功法卻遭到了迫害,我也難逃厄運。那是在2001年4月19日下午,當時我正在院裏幹活,突然間村長帶了幾個人闖進來,村長命令我,叫我馬上進屋,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他們就問我是否煉法輪功,當時我想煉法輪功何罪之有,我就說我是煉功人。當時他們這些人就立刻把我們家翻了個遍,弄得亂七八糟的,並且拿走了幾本大法的書,同時把我銬上了手銬。鎮裏有個幹部叫周子秋的打了我幾個嘴巴,派出所有個姓楊的也打了我幾個嘴巴。當時我家裏就我一個人,他們把我給帶走了,送到了木頭凳派出所,在那裏又打了我一遍,連夜把我送進青龍北溝大牢。那時我愛人在外面打工,聽說後急忙回家托人。為了將我營救出來,向看守所交了100元伙食費,50元照相費,1000元的罰款,我於七天後被放回家。

我叫李學,我出生於1949年7月14日,家住木頭凳鎮八里地溝村,以前我身患重病,96年春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好轉了。7.20後,鎮政府郝××和村幹部呂憲成等人闖進我家,把我帶到派出所,惡警對我進行逼問,當時我說:「我不煉法輪功就沒有我。」接著有一個叫楊玉林的惡警出手打我,打完之後把我送到縣北溝看守所,在那裏受到了體罰,蹲馬步等酷刑。家人第一次看望時拿了200多元,第二次給派出所拿了三百元,直接導致經濟損失500多元。

趙彥民,47歲,河北省青龍縣木頭凳鎮八里地溝村人。因進京上訪,半路北惡警攔住,將我們幾個人關在一個不到四平米的破屋裏。還讓幾個年輕的惡警看著我們,然後又叫秦皇島的警方把我們接回秦皇島二處,到了那裏更是邪惡,警察把我們用手銬銬在了暖氣管上,並打我嘴巴,還有撫寧縣惡警把我叫出門外,拳打腳踢幾分鐘,導致我頭發昏,眼睛看不清,險些暈過去。第二天,青龍縣公安局和鄉派出所將我送進青龍看守所,在那裏,管教把我們身上的錢都搜去,關押的犯人們還對我們進行迫害。經過這次迫害造成我的經濟損失1000多元:看守所200多元,交給派出所所長900多元。

鄉書記周子秋還帶人到家裏進行抄家,搜走了幾本大法書,周子秋還打了我幾個耳光,而且污衊法輪大法及其創始人。

註﹕

河北省秦皇島青龍縣木頭凳鎮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地方,從99年7.20到現在,被非法勞教16人,今年被非法勞教的人數就達三人。鎮政府政法委書記周子秋電話:0335──7860536(宅電) 張華:0335──7863170(宅電) 派出所電話:0335──7754009所長電話:0335──7754035 原任所長韓敏電話:0335──7860937(宅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