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相對寬鬆的環境中也不能掉以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2月17日】我們地區相對來說環境比較寬鬆,但也隔一段時間有同修被非法劫持。對此,我有幾點想法和同修探討,不對的地方歡迎同修慈悲指正。

一個是寬鬆的環境,不能掉以輕心。
現在環境相對寬鬆了,大法弟子做甚麼事都很順利,有些同修(包括我)就容易放鬆自己。三件事都不太嚴格要求自己,特別是不重視發正念了。講真相也不再理智、智慧地去做。可是師父在多次講法中一再強調,只要邪惡沒有最後除盡,就決不能掉以輕心(此為我在法中領悟的意思)。讓我們共同警醒,持之以恆地勇猛精進,直到圓滿功成。

第二個是關於「敏感日」的問題。
過去邪惡用常人的變異思想設定了所謂的敏感日。大法弟子對此根本就不承認,沒有任何感覺。講真相、救眾生哪一天都好,都寶貴,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我們正念正行不會對所謂的敏感日有任何畏懼,我們也不去特意選擇「敏感日」做事。我們沒有爭鬥心,非要和誰比個高低上下,我們也不重任何外在形式。就是順其自然、順理成章地做。不執著任何一個日子。

第三個就是大法弟子對警察講真相的方式問題。為了救度警察這個受毒害最深危害也最大的群體,我們不妨站在他們的角度考慮一下怎樣做能更好地救度他們。過去有些大法弟子把標語噴貼到公安局、派出所的門口,如果針對這人群只做這一個層面、只用這一種方式,雖然能震懾邪惡,卻不能從根本上救度他,有些情況下甚至可能起到一定的反作用。一個派出所的警察說:「我們不願意管法輪功的事,願意煉在家煉唄,誰也不管,可是都寫到我們門口來了,能不管嗎?」當然,這話只是反映出這個警察在了解真相的程度還有限的情況下的思想狀況,其實要真不想管,他自己肯定能想出對策。但我想,我們如果能更全面地、用更多的方式講真相,而且對他們的各上級單位也講,救度世人的效果才會更好。

比如在打出標語之外,還可以通過給警察本人寫信(可以是簡明的幾句話)、打電話、當面講,給他們的家屬講、同事講,給他們的上級、老朋友講,等等,以他們能接受的方式啟悟他們、開導他們。讓他們迷途知返、立功贖罪,得到救度,這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常人中有句話,「別給人家上眼藥」,講真相的方式方法很多,我們選擇效果好的、或者能相輔相成的幾種方法同時進行。另外,在別的方面也要充份考慮常人的接受能力,符合人這一層的道德規範,讓世人容易認同、接受,而不是把人推到對立面上去。

以上是我個人的幾點想法,僅供參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