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殘疾大法弟子晏宇濤在沙洋范家台監獄的見聞

Twitter EMail 轉發 打印
【明慧網2004年2月13日】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利用的犯人打手自己說,他們是其它監區「裝不下的鬼」。他們在減刑的誘惑下,肆無忌憚地折磨大法弟子:灌大便,把辣椒醬瓶子拼命踩進肛門,一閉眼瞌睡就打一針自來水……儘管如此,大法弟子還在慈悲地講真相挽救他們,可部份犯人的善念剛一露頭就被監獄扼殺了。在小小的七分監區裏,在不長的時間內,發生了成百上千次的針對大法弟子的暴力傷害事件,而打人兇手們卻得到嘉獎、減刑。

* * * * *

我是一名殘疾人大法弟子,1990年我因車禍而左大腿高位截肢,修煉法輪大法使我身心受益。2000年,我因堅持信仰,被綁架至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當時有五十多位同修被關押於此。

絕大多數大法弟子被集中關押於四監區七分監區(范家台監獄分為八個分監區),整個監區中包括監室內用紅色廣告漆寫滿了侮罵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邪惡標語。每個修煉者被二至三個從其它監區調來的罪犯們24小時形影不離地監控著,實施惡警們安排的迫害,而被認為難對付的大法弟子則被更多的罪犯與惡警包圍著。

在初期惡警們對罪犯們的指令很直接,明確說只要煉功就打,打出問題有他們包庇。後來罪犯們對這個令牌完全領會了,惡警們就換了一些個比較容易推卸責任的說法,比如「給他壓力」、「我看他沒吃到虧」等間接語言來下指令,或者乾脆叫罪犯們自己隨意發揮,直至後來主動徵集罪犯們的歪點子來折磨我們。在其它所有分監區,打人者都一律要關禁閉,取消當年減刑資格。惟獨在關押我們大法弟子的分監區裏,罪犯們對大法弟子無論打多狠、打多少次,都不會受到實質性的處罰,甚至打人成為了它們的「工作」。

就我而言,先後被毒打過幾十次。有一個叫樊耀平的罪犯打手,患有乙肝,有時它一邊打人,還一邊把濃痰吐到地上,用腳踩起來,再往我臉上擦、嘴裏抹,或者直接吐到我臉上,對我說:「讓你得肝炎。」它每次打人都主要是打頭部。我母親有兩次來探監,看到我頭被打腫,心疼得眼淚止不住地流,我知道她心裏非常難受。其實她還沒看到我被打得滿臉是血的樣子,惡警們也不會讓她看到。有時這幫兇手們整天整天地打,一邊打一邊唸誣蔑大法的資料,打到累了去吃飯,吃完飯換班上來的又接著打。而打我最兇的那個罪犯樊耀平,卻被評為當年的監獄「積極改造分子」,被減刑一年。惡警們以此給其它行惡的罪犯們壯膽撐腰。

我在監獄裏只能靠一條腿跳著走,他們對我這樣一名殘疾人尚且如此殘忍,不難想像那些四肢健全的大法弟子會遭到怎樣的折磨。五十多位大法弟子被打過多少次?幾百次,還是上千次,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那時候七分監區的暴力傷害事件肯定比其它所有監區幾年來的總和還要多。曾是某地共產黨紀委書記的同修廖元華,曾與我被關押於同一監室。惡人對他的迫害在范家台監獄是出了名的。他被惡警們扔進禁閉室後,有五、六個被專門派去對付他的罪犯輪流折磨他,他在戴著反銬腳鐐的情況下被毆打,暈倒後又被它們用酒精往鼻子裏灌,嗆到人肺裏去,把人嗆醒之後又繼續迫害,灌大便吃,用辣椒醬瓶子拼命踩進他肛門裏,叫他大便,當時他的腿都燒焦了。在這種情況下,它們還不停地放著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對他進行精神折磨。有些幹這些壞事的邪惡之徒還不知羞恥地跟其他罪犯炫耀它們整人的能力,對別人津津有味地回憶著說:「反正他們講真、善、忍,做好人,我們就專門跟他們反著來,盡搞假、惡、邪的東西對付他們,說假話幹假事戲弄他,搞邪事侮辱他,盡弄一些他們容不得的東西來……」

方隆超也是經常被罪犯和看守們提起的一位大法弟子,誰都知道他是不怕打的,是堅強不屈的。他經常因為喊一句「法輪大法好」就被一群罪犯圍上來打倒在地,又一起用腳踢,可他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還是堅定地喊著:「法輪大法是正法。」為了不吃好人不該吃的牢飯,他多次絕食……

打手們百般折磨我們大法弟子的精神。比如長時間不讓睡覺,強迫我們看誹謗大法的謊言錄像、讀誣蔑大法的書,組織集體觀看給××黨歌功頌德的錄像,強化所謂「罪犯意識」,提出各種無恥要求(如:走隊列、背監獄規範等),實際上就是徹底剝奪我們的人格尊嚴。他們一刻不停地把下流的辱罵、高強度的勞動和殘酷的暴力傷害強加給大法弟子,周而復始地每天重複並不斷增添新花樣來加強折磨的程度。那個「積極改造分子」為了不讓一位名叫熊建平的大法弟子睡覺,用廢棄的一次性注射器裝滿自來水,熊建平眼睛一閉,它就打一針自來水。當然折磨人的手段還有很多。

我剛到這裏時每天只能睡三個小時。除了不停地打罵、逼看給大法造謠的錄像外,還有甚麼「車輪式談話」的疲勞戰術,還要到磚瓦廠工地幹七、八個鐘頭的重體力活。即使這樣,我依然堅持自己的崇高信仰,抵制邪惡的迫害,不看骯髒的謊言錄像,不看充斥著假、惡、鬥的邪書,不背獄規,不唱獄歌,後來連勞動、點名、報數也不參加。

用老百姓血汗錢建起來的范家台監獄本應是維護社會穩定、使罪犯改邪歸正、重新做人的地方,可實際情況恰恰相反,這裏成了殘害好人、淪喪人的道德、泯滅人的良知、把人變成鬼的邪惡黑窩。由於這裏獄方的姑息、縱容,有不少喪盡天良的罪犯們都把被調到七分監區去迫害大法弟子當作是一件美差。犯人們在其它監區累死累活地幹活,最高也只有27%的減刑比例,而到七分監區去迫害大法弟子,不僅不用幹活,只要當監工和打手就行,打手們幾乎個個有機會減刑。調到七分監區當打手的罪犯,用它們自己的話說,大部份是其它監區「裝不下的鬼」,打架的、裝病不幹活的、伺機脫逃的、敗壞人倫甚至強姦自己親生女兒的,甚麼人都有,它們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人渣,在哪裏都遭人唾棄的。可在這裏,它們有了表演空間,它們覺得自己有了價值,儘管明知道是被利用,它們還是對獄方感激涕零。我們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在它們殘酷的迫害下,還給他們講述著大法的真相,最大限度地給他們認識真相的機會,慈悲地挽救著它們。因為無論是看守還是罪犯們之中,確有一部份人是受了江氏流氓集團的謊言矇蔽才這樣幹的,他們自身也是可憐的受害者。可那些明白了真相的人,只要稍微表現出有一點同情我們、有一點不願幹壞事,都馬上受到惡人的威脅或排擠。

有好多明知是壞事還要幹的邪惡無恥的看守人員還振振有辭地對我說:「即使你是對的,我也不能幫你,不然我的生活怎麼辦?我的家人怎麼辦?你要我為幫你們而使我的親人們都沒飯吃嗎?那你不覺得對他們太殘忍了嗎?」好像為了自己和自己家人的眼前利益,就可以昧著良心去幹殘害好人的壞事,他們沒想到在將來他們罪責難逃啊!隨著正法洪勢迅猛而來,海內外大法弟子齊心協力共同抵制邪惡的迫害,更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有部份良知尚存的看守人員也不願繼續幹下去了,邪惡勢力越來越孤立,惡警們心虛膽寒,他們推脫責任地表示打人、罵人等事不是它們指使罪犯幹的,他們是「反對」這樣對待我們的。當家屬來探望我們時,他們做出一副偽善的樣子,假裝關心地對我們噓寒問暖,給我們送零食甚麼的,欺騙家屬們說沒人打、罵我們。可是他們令人作嘔的無恥表演掩蓋不了這樣鐵的一個事實:在小小的七分監區裏,在不長的時間內,發生了成百上千次的針對大法弟子的暴力傷害事件,而打人兇手們不僅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反而獲得嘉獎、減刑。

我所經歷的這些折磨,就連迫害我的惡警們都說,與1999年迫害之初被綁架到這裏來的大法弟子們所受到的酷刑相比,根本不算甚麼,可想而知,當時那些大法弟子受到了怎樣的折磨!由於監獄中嚴禁議論受迫害的情況,所以我所講述的以上迫害真相只是冰山一角。我希望所有正直、善良的人們和我們站在一起,共同揭露、制止發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監獄的對大法弟子的殘酷迫害,讓踐踏人性、道德和良知的邪惡之徒立即停止暴行,得到應有的懲罰!

附:肖天波為范家台監獄四監區總監區長,大法弟子都被關押在該監區的七分監區,肖直接控制那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肖天波的手機號為:13972881228

(c)2023 明慧網版權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