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大法的威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6日】我是98年底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後,幾十年的偏頭痛病不到一週的時間就好了,其他的病隨著煉功也都消失了。我主要是講一下我這幾年在遇到魔難時,師父是如何幫助解脫的。

一、在2000年11月中旬,全市的大法弟子在定時統一行動──在居民區,街道、電線桿上、牆上用紅色油漆噴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等等標語。就在噴刷時,我突然被便衣給抓住了,便衣的態度非常邪惡,揚言一定要送派出所,我不去,他就死死的抓著我的胳膊不放。相持約半個小時左右。

我剛開始時有些害怕,心裏很緊張,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我慢慢的就平靜下來了,心想無論如何得過去。(因當時不會發正念,對於舊勢力的迫害與干擾還不是認識很清楚)當時我把這認為是師父在考驗弟子,我一定要過去這一關的念頭一閃過後,便衣的態度就開始轉變了,緩和下來了,還開始談一段家常,說起來他也是師父的家鄉人,回想起來,還說不定是有緣人呢。過不久110的警車就到了我們面前,這個便衣不但沒有舉報,而且還在警察面前承認我們是他的家人。110警車走後,他把我們送出小區時說「快坐的士回家」我當時的心中非常激動,我心裏也非常清楚,這是偉大的師父在呵護我們,在幫助我們,是大法的神威在扭轉安危。

二、2001年3月初,是邪惡最猖獗的時期,到處是便衣特務,在街道、車站、商店、菜場等人多的地方,那真是三步一崗二步一哨。並且總是晚上到大法弟子家抓人。那是在2001年3月初的晚上7點左右,居委會主任帶著三個惡警到我家以抓我女兒為由(她也是大法弟子,當時流離失所)要我去公安局,說是他們局長要找我談話,態度非常邪惡,揚言:「我代表國家,代表政府,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還邪惡至極的拍桌打椅;我說,我不走,我不認識你們局長,和我談甚麼呢?就在這種情況下,相持到半夜11點多鐘,最後他們把我拉下樓,要我坐他們車,我堅決不坐(我當時想我如果上了他們的車就等於上了賊船)。他們看我不上警車就攔出租車,結果連攔幾個出租車都不停。當時我的心好像突然明白了「是師父不讓出租車停,是師父不讓我走!」當我悟到時,我就不顧一切的轉向就往家走,當時頭腦裏是一片空白,上樓都很輕,在師父的呵護下,惡警也沒有追來。此後610多次到我家找我,但也多次沒找到,因為是師父安排的,他們來找我,我不在,可我在家他們又不來,說起來都神奇得很,只有大法才能顯神威!

三、2001年4月中一天,居委會主任又帶兩個便衣到我家,又說是抓我女兒,問這問那的,我當時就開始揭露他們,如:他們如何監聽我的電話,在我家樓下布滿特務,便衣、摩托車,電三輪的跟蹤、盯梢等,揭露得他們啞口無言,我一個人說了一個多小時,他們沒說一句話,最後我嚴厲的請他們離開我家。

從此他們再沒有上門來干擾,有時只在外面偷偷蹲坑。

通過以上幾件事情,我真正體會到,大法威力,大法的神奇是無邊的,一個大法弟子只要心中有師父,有大法,甚麼魔難都能過得去,大法弟子的念一正,邪惡它自己就垮了,它背後的邪惡因素也不存在了,大法的威力才是真正無限的偉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