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美術展藝術家們的故事(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3日】2004年12月16日至19日,在麻省理工學院沃佳紀念堂(Walker Memorial)舉行的「真善忍」美展上,三位藝術家,法輪功學員陳肖平女士、汪衛星女士和樊弘女士特意從加拿大與紐約趕來,參加與觀眾的對談,並現場導覽,介紹自己的創作體悟。


蓮心:油畫  40 in × 39.5 in

◇ 陳肖平

陳肖平女士有五、六幅作品參與展出。《蓮心》的創意,緣自2003年她與幾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盛頓林肯紀念碑下燭光夜悼時的感動,當時她在夜色中手捧蓮燈,淚流不止。想到受迫害而死的同修,不免悲從中來,但她在作品中表現的更多的不是悲傷,而是亮色與希望:如果世界上的每個人都能知道了真象,都能在心中手中點一盞蓮燈,那迫害馬上就會停止。

《天人合一》是來自她心中最美好的一段記憶,她初學法輪功,習煉打坐,是在一個小島,之後就常去海邊煉功,那種人與自然、海天渾然一體的感受,美妙而真實,所以,她就用畫筆將之記錄了下來。

「小時候的我最喜歡畫仙女,長大後臨摹了很多白描和敦煌壁畫中的神仙。六歲時,當中學老師的父親常帶我去美術老師家玩。一次看了老師的水墨畫,回家我也畫了一張絲瓜小雞,這畫入選了地區的美展。父親看我畫畫方面有天分,書畫同源,於是十歲那年,我又成了著名顏體老書法家沈覲壽的學生,此後書藝大增,獲得了書法比賽中的許多獎項。

十五歲師從福建著名山水花鳥畫家,學了四年傳統山水畫,臨摹了大量古今山水畫作品,後來又在師大藝術系學習素描。

帶著對藝術的理想和對老師、好友的眷念,我來到了生活中第二個故鄉:遠離夏威夷的美屬熱帶小島──塞班島,幻想找到藝術的天堂。我在那裏唯一的大學裏學習水彩陶藝、藝術史,並擁有自己的畫室、畫廊。我深深著迷那散發著原始熱帶風情的海島,我傾心描繪那些充滿了純樸的土著人。從裝飾畫到寫實風情畫,我漸漸受到當地政府及藝術界的肯定,98年獲總督頒發的傑出藝術獎,成為第一位獲此獎的中國人。1999年到2002年舉辦了三次個人畫展,作品被夏威夷銀行、市政府、旅遊局及各界愛好者收藏。分部設在太平洋的VERIZON公司選用我的作品為電話卡封面、掛曆及黃頁封面。5所學校邀請我為客座老師,還被請去藝術節畫肖像、去免稅店畫遊客……成了當地很成功的一個畫家。

99年5月始我修煉法輪功。也許是緣份,那天在朋友家吃飯,電視上李老師正在打手印,老師那祥和的神態和優美的動作深深打動了我。我驚呼起來:這不是佛的動作嗎?太美了!這就是我要的。讀完《轉法輪》一書,我覺得太好了,人就應該是那樣的,要是所有的人都來學法輪大法,那該多美好啊!

第一天學功,我就又拉又吐,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也是個考驗。長期的慢性胃炎、嚴重的痛經在煉功後不久都一掃而光。我感覺自己越來越開心,身體越來越棒,畫也越來越瀟洒自如。原本在父母面前耍大小姐脾氣、常常不顧別人感受、自以為是的我,如果不是煉了法輪功,一定覺得自己是個很不錯的人,遇到問題總是認為都是別人的錯。修煉以後學會了向內找,看自己的不足,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在生活中越來越注意為別人著想。過去我的目地是做個好畫家,修煉後知道人活著不是為了這些,還有更美好、更值得追求的東西。我漸漸體會到一種深沉的力量,它讓我真正明白的活著,活得更健康、更踏實。

近年本應全心投入藝術事業,但不斷傳出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的消息,讓我一次次淚流如注,我無法靜心坐下畫畫。2001年10月我加入了橫跨加拿大的步行營救法輪功學員活動,從溫哥華到卡爾加裏,一行人在寒冷的雨雪中背著標語牌,翻山越嶺走了一個月,向沿途各地政府及媒體發出呼籲,為停止這場迫害而努力。

這期間我對藝術和人生有了更多體會,想想敦煌的莫高窟藝術為何為世人景仰,無論從規模或所耗的時間看,都體現了人對神佛境界的無限嚮往。我以前畫中國山水,山水本來就很追求意境,不單單是技法的追求,有一種境界的追求。只有淡化物慾、淨化心靈才能達到很高的境界。過去常被購畫者所左右,只看重外在的美,現在我更著重認識事物內在本質的美,這種美激發人們嚮往美好的天性而產生共鳴。幸福來自捨棄,而不是得到,藝術來自真誠的生活,又高於生活。我的心放下來以後,心態非常平和,人也越來越瀟洒。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心態一改變,我畫的東西跟著就淨化了。修煉後我對美好事物的觀察、感受和藝術理解昇華到一個全新的境界,我又有了藝術創作的新源泉。」


藝術家陳肖平女士與她的展出畫作《天人合一》

藝術家陳肖平女士與她的展出畫作《誓約》

◇ 樊弘

樊弘女士的兩幅畫是在絲娟上創作的,結合了傳統的中國工筆畫與西洋的亮色彩,反覆著色數十次方成。每幅畫都歷時數月完成,而且落筆著色不能有任何錯失,否則就得全部重新來過。畫裏表現的基本是她本人在中國身受的迫害,其間鮮見怨恨與哀傷,反之,慈悲勸善與因果報應之意躍然之上。

她原來有一個幸福、美好的家庭,有丈夫、有一個女兒,她是一位服裝設計師,曾在廣州美院國畫系進修人物專業,獲得研究生學位。97年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每天早晨到黃花崗公園參加集體晨煉,然後去上班。可是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她的全部正常生活被打亂,丈夫被迫與她離了婚,自此也停止了她的藝術生活。

她不理解,不明白這一切是為甚麼?!這麼一個好的功法居然被鎮壓!

於是她毅然決然的到了天安門舉起了「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因此被抓到了北京昌平公安13處,在獄中受到諸多的折磨。先是把她的衣服扒光躺在地上讓犯人在她身上踩來踩去,直至昏死過去;用繩子把她捆在床上給她灌食,在灌食時,她以頑強的毅力,忍受著痛苦,背誦著《論語》,灌食者不可思議,也很震動,說:「你這麼個弱小女子,怎麼會有那麼大的毅力,有這麼大的膽量,還背法?」她說:「這也許是我見到你們的唯一機會了,我要告訴你們大法好,你們不要做錯事」,因此,在她的感召下,有些警察和犯人表示,今後要善待所有的大法弟子,事實上他們真是這樣做了。

在獄中,不管是在北京公安13處還是廣州東山拘留所她都堅持打坐煉功,在打坐時她完全忘記了那黑暗污濁的牢籠,以及那打人的人的醜惡、猙獰的面孔,看到那殊勝、美好的另外空間(正如她畫面裏展現的),她說這美好、這殊勝使她能坦然面對一切邪惡。在最危難的時刻,她沒有想死、沒有怕的念頭,她相信她一定能衝出這黑暗的牢籠,重見光明。

2001年她來到了美國,她在網上經常看到她的朋友被迫害死去的消息,她又聯想起了她在獄中所受的折磨,決定重操畫筆,把自己真實的經歷和感受畫出來,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象。

通過創作,她更增強了自信,她說她經歷了這麼一場劫難,同時也在獄中看到了那麼多的法輪功學員不屈不撓的精神,這些動人的場面經常在她的腦海裏翻騰,因此越發激起了她的創作源泉。

生活為她的藝術的昇華提供了非常高尚的境界,所以在畫法上也促使她對中國人物畫的技法又有了新的要求和突破,她把西畫的寫實、光線、人體準確的比例關係以及色彩的運用都結合到中國的人物工筆畫中來,給觀畫者以全新的藝術感受,心靈的淨化。


藝術家樊弘女士和她的兩幅展出工筆畫

◇ 汪衛星

汪衛星女士說雖然她沒有像樊弘或其他人那樣在中國親歷迫害,但作為一個藝術家,那種人道的關懷和感同身受卻一點也未曾稍減。《我要爸爸》是基於戴志珍一家的真實故事,當爸爸被迫害致死時,她刻意表現的是孩子的眼神,那種不解、哀怨但又希望有一天爸爸能回到身邊的天真盼望。破碎的牆,破碎的家庭;天真的孩子,已經不得不過早感受人世的最苦。

「不管是藝術還是生活我都希望完美,但是一次次追求給我的回答不是完美而是破碎。修煉法輪功後,我的觀念變了,因為我的思想和身體發生了質的變化,我所觀察的物像也跟著我的觀念的轉變發生了改變,以前對印象派的東西很是推崇,去年有機會到了巴黎,有機會在羅浮宮臨摹寫生半年,我重新審視了羅浮宮的每一幅畫,真真地感覺到了畫像中神的莊嚴、圓容,質地的細膩,層次的豐富,那種完美是任何一個人像都無法比擬的;而在奧塞宮展出的印象派的東西是無法與羅浮宮的傳統畫作相比的。修煉使我的身心淨化,也使我在藝術上有了新的突破」。


藝術家汪衛星女士和她的展出作品《我要爸爸》

◇ 結束語

此次畫展展出的作品,絕大部份是水彩畫和油畫,其共同的特點是作者都是修煉人,每幅作品是按照傳統的寫實的手法,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用自己的心畫出來的,既具有時代氣息,在畫法上又體現了西畫的藝術魅力。

藝術離不開生活,離不開人們對道德觀念的再認識,只有道德的回升,才能清除藝術中的垃圾,還給人類一個更加美好純真的藝術世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