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殺人放火置之不理,迫害法輪功學員卻肆無忌憚

——從重慶大爆炸案談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23日】

* 恐怖組織成員,因恐懼而暴斃

重慶市銅梁縣公安局一科科長陳明海,兼任國安大隊科長和縣610恐怖組織成員,是銅梁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魁禍首之一。11月18日上午10時左右,一婦女譚某去公安局焦急而又恐懼的向陳明海反映說:其夫要殺她,她家裏已安有炸藥雷管,要求陳立即制止等。而陳置之不理。譚某回家後很快被其夫袁代中殺死在床,並被肢解屍體。而後袁用摩托車馱著炸藥衝進銅梁縣巴川鎮洗馬村四社一麻將館內,立即以自殺方式(15時50分)引爆炸藥,現場人員立即倒入血泊之中(其中包括一個一歲的嬰兒),有的肢體飛濺,有的頭被炸掉在地上又滾又跳。爆炸的衝擊波夾雜著碎玻璃、鐵片已傷及公路上的行人。這就是震驚中外的重慶銅梁爆炸案。爆炸造成14人死亡(包括兇手本人),29人傷。

案件發生後,銅梁縣領導、公安局、刑警、治安、消防相繼趕到。惡人陳明海看到現場手腳發抖,面如土色,非常害怕,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的囂張氣燄沒有了。次日陳明海心肌梗塞而死,現年49歲。也有人說他是畏罪自殺,因為此次爆炸,袁代中是兇手,陳明海瀆職,難逃罪責。真是惡有惡報。

陳明海緊隨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犯下累累罪行。他帶惡警綁架法輪功學員100多人次,非法送勞教16人,勞改2人,迫害死榮昌縣副縣長張方良和銅梁安居糧站學員龍剛(女,30多歲)以及一名學員的家人。他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近100人。他給法輪功學員掛黑牌在銅梁巴川鎮、安居鎮遊街。它非法抄家,收繳大法書籍、講法錄音、錄像帶等1000餘件,並敲詐錢財數萬元。常常穿便衣非法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當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象,談到善惡有報是天理時,他不但不聽,反而說:「我抓了你們那麼多法輪功,我的身體照樣很好,我也沒有甚麼病。」

惡人在行惡的時候感覺自己被撐得很大,很了不起:有人撐腰,有人給錢,手中還有權;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還有功,誰也奈何不了,因此不可一世。其實當報應來時,啥也不是,瞬間便沒命了。

* 前車之覆,後車之鑑

其實江氏集團只是在利用陳明海為其賣命而已,不會給他任何未來,只是利用納稅人的錢哄哄他而已,陳自己在臨死前也感受到了這點,要不為甚麼這麼恐懼呢?其實江××腦子裏根本不知道有陳明海這樣一個走卒在自願為其賣命。現在爆炸案鬧大了,震驚中外了,江澤民集團為了讓百姓的憤怒不指向它,江的邪惡幫兇羅幹、周永康同樣會把陳明海處決的,不會保護它。陳明海自己去死了,羅幹、周永康高興還來不及,兇手和縱容兇手的警察都死了,它處理起爆炸案來不就更省事嗎?工具嘛,能用時就用,不能用時就扔。為江氏集團賣命的多可悲呀!其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銅梁縣公安局局長陳文的惡報早就給陳明海敲了警鐘,只是他太執迷不悟,從而斷送了自己的性命。

銅梁縣公安局局長陳文是銅梁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惡,陳明海則緊隨其後。7-20以來,在陳文的層層布置下,銅梁縣成立了「專門處治法輪功」專案小組,由縣至各鄉、鎮,多次布置公安、聯防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抓人、罵人、打人、送勞教、判刑,無惡不作。2000年3月,陳文和陳明海對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回來的十幾名法輪功學員無端打罵、濫施酷刑。陳文把學員反銬(所謂的「蘇秦背劍」),抓著手銬將法輪功學員提起來,然後摔下來再用腳踩手銬,雪亮的手銬立即被陷進肉裏,現手腳仍然還有傷痕。陳指使5、6個惡徒用手指粗的鋼筋猛抽法輪功學員腳桿,肉立即變黑色,腫起很高。陳還指使幾個彪形大漢輪番的用拳頭猛擊法輪功學員頭部,打耳光,直至打累才放手,還用腳猛踩她們,並且大罵污言穢語。這些被酷刑折磨的法輪功學員後來被送拘留所非法關押,被敲詐錢財。3月5日惡警將縣人大代表、法輪功學員李正美騙至縣公安局拘留所無故關押1個月,先後無故將轄區內15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勞教。

陳文作惡多端,天理不容。報應來時快如電,半年後,2000年9月16日,惡警陳文帶其妻及妻弟(舅子),共三人,開著「皇冠」車出去,陳文把小車開進停在路邊的一大車輪子下,三人當場死亡,遭了惡報。剩下一個可憐的小女兒,將受淒涼之苦。江澤民給陳文的那點沾滿善良者鮮血的錢能換回三人的命嗎?能抹去小女兒一生的痛苦嗎?愚蠢啊!那些還在繼續行惡的惡人應該清醒了,迫害大法不但會把你們自己送上絕路,說不定還搭上妻兒老小的性命,不要再做江的陪葬品。無權錢少都可以,健康平安是第一。奉勸惡人的親人一定要阻止家人行惡,既是挽救他們,也是給自己開創美好的未來。

* 江氏集團對百姓的死活不管,迫害法輪功耗費鉅款

此次爆炸案件發生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要幫兇羅幹、周永康親自打電話給銅梁:不准上網,不准上訪,下面和上面要保持一致的態度,指定記者採訪,對遇難者的家屬壓低救濟經費,由民政局開支等。

大陸當局是最善於給自己塗脂抹粉,歌功頌德的。重慶晚報稱18日下午發生爆炸,19日下午就核實全部身份,20日(即24小時)善後工作便全部完成,可謂神速。那麼是怎樣完成的呢?晚報稱「死者所在地的鄉鎮和銅梁縣民政局已經全力開展對死者家屬勞動力情況、經濟狀況的調查核實,對符合城鎮低保和民政救濟的,將迅速落實相關政策,使死者家屬的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並沒有談到是否賠償、死者家屬何時得到賠償的問題,更是隱瞞了這次事故的相關責任人陳明海等瀆職犯罪者。

事實上,死難者家屬非常悲痛(他們還不知道爆炸是由陳明海的瀆職造成),對善後處理非常不服,當局採取高壓的手段,越有意見的家屬越少給經費。從晚報上也可以看出來。甚麼是「符合城鎮低保」的呢?首先死者家屬必須是城鎮戶口,其次家庭生活必須非常困難。憑很多吃低保人的經驗,只具備這兩個條件還不過硬,得有關係,有後門才是硬道理。所以到底有多少死者家屬能拿到低保還難說,況且申請低保是有時限的,一般是一年,滿了又得申請,那就不一定又能評上。即便拿到低保,「死者家屬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了嗎?低保是有級別的,低的每月四五十元,高的一百三四十元。有的死者是家庭經濟的主要來源,這幾十、一百來元錢能使受難者家屬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嗎?江氏集團養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陳文、陳明海等,每月給其工資上千元,加上雜費,一年領取幾萬元(敲詐勒索、收禮受賄的沒算在內),一月的收入便可以把一個低保家屬養活一年,一年的收入便可把一個低保家屬養活十幾年甚至幾十年。這種差別太大了吧?江氏集團拿百姓的血汗錢迫害法輪功,幹著禍國殃民的壞事,而對老百姓的死活不管。

江澤民盜用國民經濟總收入的四分之一(足以解決所有下崗職工的生活困難)迫害法輪功,光維持天安門廣場的鎮壓,每天就耗資上百萬元。就銅梁而言,咱們來做個簡單的統計,耗資也是非常驚人。縣公安局國安大隊和縣610辦公室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兩個邪惡機構的惡人至少10人;各個鄉鎮派出所、鎮政府、也都有人參與迫害,就算15人吧(其實不止);還有檢察院、法院、看守所、拘留所、宣傳部也有人參與,也算15人吧;還有街道居委會、法輪功學員單位領導等也在參與,就算10人吧,合起來就是50人(其實遠遠不止,陳明海嚴刑逼供上訪回來的法輪功學員,一次就帶了20名刑警去),江澤民拿著納稅人的錢給他們發工資,平均每人每月1000多元,50人每月就是5萬多元,一年就是60多萬元,這是他們揣進腰包的。江氏還給他們配備轎車、電腦、空調、監測裝置等各種現代化設備,耗資不低於30萬。為了維持他們的邪惡運轉,搞了很多邪惡的活動(如綁架、辦洗腦班、非法關押、搞邪惡的宣傳、開會整人、出差接受邪惡的指令、過節發津貼搞吃喝等等等等),這些耗資不會低於他們的工資收入,每年至少也是60萬元。各項加起來,銅梁縣從上到下迫害法輪功這一整套機制的運轉,每年至少耗資150萬元。這些錢等於農民2000畝水稻的總收入,這得花多少勞力啊。江氏集團拿著老百姓的血汗錢,幹著迫害百姓的惡毒的事。

* 公安與公害

銅梁爆炸由迫害法輪功的警察陳明海玩忽職守引起,造成14個無辜生命死無完屍,肢體飛濺,其中包括1歲的嬰兒。事也湊巧,爆炸案發生一個月前,萬州也由警察的惡行引發6萬民眾怒圍政府,當局武裝鎮壓。10月18日,萬州一挑夫因不小心弄髒一女子的衣服,其男伴胡宗權(自稱國土局副局長)便打斷挑夫的腿,並揚言打死了拿20萬元買命,群眾憤怒,叫來110巡警。結果110警察一下車就與胡宗權握手,並立即放走兇手胡宗權,留下挑夫。另幾個挑夫因說公道話,被當場誣陷為小偷並被推上警車。群眾憤怒了,約5、6萬民眾圍住政府大樓,要求給挑夫一個說法。老百姓說:「你們說法輪功中南海上訪是有人組織的,這次總沒人組織吧。」結果沒等到說法,等到的是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的鎮壓,造成200多人被拘捕(其中包括中學生)。據可靠消息,事後萬州公安局內部開會又欲栽贓到法輪功頭上。

有百姓說:公安變成公害;以前的土匪在荒山,現在的土匪在公安。公安中確實也有一些好人,但老百姓的傳言也決不是空穴來風。特別是那些自願充當江戲子的陪葬品、迫害法輪功的惡警造成了多少善良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抄家、酷刑折磨、迫害致死、致殘……中原大地陷入白色恐怖之中。「焦點訪談」造假,處處栽贓法輪功,大肆渲染血腥的場面,裝出一副珍愛生命的偽善面孔,挑起不明真象的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而對像袁代中這樣真正的行兇、殺人放火卻置之不理。江利用電視報紙等進行造謠欺騙,煽動仇恨,使多少民眾被矇蔽,甚至仇視大法,致使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更加肆無忌憚。萬州事件和銅梁爆炸足以使民眾驚醒,江氏集團對善良百姓從來就沒講過甚麼人權和法律,從來沒把善良百姓的死活放在眼裏;恰恰相反,它就是屠殺善良百姓的真正元凶。而且還在不斷的「培養」出魔鬼化的警察,對百姓充滿仇恨的警察,敢於殘酷迫害千千萬萬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這樣傷天害理的警察。屠殺自己善良百姓、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狠毒、邪惡的人(諸如陳文、陳明海等)卻受到邪惡江澤民的獎勵。邪惡之徒的本性不會自我改變,今天它迫害法輪功時,老百姓麻木,不抵制,不能說句公道話,就會助長邪惡的囂張氣燄,明天它對其他百姓也會這樣,因為它就是毒,它就是邪。萬州事件和銅梁爆炸正好證實了這一點。老百姓說:江折(澤)民,就是折磨人民。

請世人不要再麻木,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不要再相信江氏集團的謊言,快快了解真象,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對所有人的迫害。我們必須制止這場迫害。只要說句公道話,就是在反迫害,人人反迫害,邪惡就會自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