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摧殘大法弟子,多人致死致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這幾年中,很多人認為勞教所、監獄中出現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是個別警察素質不高,地方執行政策偏差造成的。其實並非如此,現以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為例,說明對大法學員的迫害是由上至下在江氏集團的高壓下進行,而且是貫穿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的。

迫害貫穿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吃:半年全粗糧,大碴粥、板糕,半年一餐碴子粥,二餐饅頭,長年凍白菜,大頭菜鹹湯,不見一滴油,有時菜就像調味品一樣少,節日的菜中也難見油的影子,並變為一日二餐,早餐一湯,晚餐四菜一湯。除白菜、毛蔥之類能看到菜外,那些所謂的小雞燉蘑菇、紅燒肉燉土豆類,只不過是用其作調料的湯而已,而且吃不飽。平常也不夠吃,因此在2004年2月底發生造成勞教人員宋成福死亡的「板糕事件」。粗糧都是富含「礦物質」的飼料(「飼料」一詞是警察自己說的),牙磣得合不上牙。饅頭拿不成個,毫無筋性,冬天涼,夏天餿。勞教所上級通知檢查時,湯桶中能見到浮著的帶病斑的豬肚皮肉。就是這樣的事實,教育科毛召利、郭旭發表在司法系統報刊上的文章稱「天天都能吃上帶肉的菜」──《勞教學員的家》。小賣店的東西更是貴得驚人,雕牌小袋洗衣粉5元,香其醬2元,白糖5元,信封0.50元。用一個雞蛋一個西紅柿炒成的菜竟要10元,12cm直徑的一盆炒大頭菜8元。這是瘋狂剋扣斂財。

住:兩張雙人床睡6人,五大隊睡10人;12平方米左右的房間睡12-18人。這就是文章中稱的「寬敞明亮」。每人強行收取300元行李費,向家屬索要,不交不讓會見,卻不發行李。白天將道具行李和洗漱用品擺上,這是文章中說的「整齊劃一」。

醫療衛生:沒有錢不給醫療。一年只能春節洗上一次熱水澡,普遍生有蝨子、疥蟲。

食堂用一把笤帚邊掃地邊掃桌子,飯盆成摞的用水一沖。更惡劣的是與結核病人共用餐具,飯鍋裏洗澡。

勞動:任意下定額,強迫超時勞動,無休息日。普遍從早7點到晚10點,甚至到晚12點。沒有任何勞動保護用品,扒大蒜使手指甲發生變形。

學習:全免。作業、筆記、教案等都是指定幾個勞教人員造假。

其它方面:

1、以安檢為名沒收或指使勞教人員竊取大法弟子財物,從衣服(新的)、食品到日用品。

2、強迫集資買理髮工具、水壺、學習用品、影碟、窗玻璃等。

3、警察學習筆記、學習心得、談話記錄、改造記實、安全生產檢查、思想動態分析等等都是由指定勞教人員編造。

4、一、二年保外就醫都辦不成,推委責任,勒索錢財才是其真正目的。

5、大法弟子家屬會見必須填寫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十個問題答卷,否則剝奪會見權利。

6、對省勞動局例行的年度檢查、調查問卷都是警察選定的勞教人員,從不讓大法弟子參加。問卷的內容和公開的違紀行為、禁令簡直就是惡警的惡行記錄。

7、公開賣期:名目有技術期(抄一份答卷,辦一張理髮、烹飪或家電維修證)、演出期、書法繪畫期等一天35元;特殊貢獻期,3000-5000元一個月。

8、管理中語言粗魯,態度蠻橫,幾乎是不罵人不說話。

惡警摧殘迫害大法弟子的殘暴手段:

掛:將雙手分銬在雙層床上,只能腳尖著地;坐鐵椅子,四肢都固定在鐵椅子上。
推、掰、撅、劈:將四肢、手指往能活動的方向用力。
蹲:反背雙手,雙腳並攏,腳尖著地,頭抬平蹲在30釐米方磚上。
冷水潑:將人扔到水缸裏,或水管澆(水溫低到洗漱時手都拔得生痛)。
火燒:用打火機燒頭髮、手指甲。
電擊:電警棍電擊陰部、眼角等敏感部位。
針扎手指,用牙刷桿別肋骨縫,擠生殖器。
摳雙眼、鎖喉:用手掌或腳踢喉結部位,用長條大板凳立起來砸脊椎骨;往眼睛、鼻子裏灌辣椒油、辣椒水、芥末油,不讓睡覺等各種邪惡手段。有些都無法描述,拳打腳踢就不算了,還有插管灌成袋的鹹鹽。

目前,五大隊還是整日籠罩著恐怖氣氛。大法弟子一切活動都被監視著,包括上廁所、睡覺、吃飯、勞動。嘴一動或者不明原因就會受到突然的拳打腳踢,吃板子(手掌寬的木板猛擊後頸部),開飛機(頭低下,後臂和雙手反貼到牆上),或被惡警電擊,惡警隊長趙爽、副隊長張勝國折磨摧殘大法弟子更是花樣繁多,還有惡警楊宇(現調一大隊)。惡警們幾乎是無休止的對大法弟子進行摧殘,五大隊大法弟子幾乎隨時都有被打的。

現在新樓的大法弟子都被關押到三大隊強行「轉化」,採用冷水潑,蹲,不讓睡覺等手段進行折磨。

被惡警摧殘折磨、虐待致死、致殘的大法弟子:

於冠雲:2003年3月,死於萬家醫院。當時於冠雲疥較嚴重,四肢腫脹流膿,被診為心臟病,被時任一大隊長的李金華強行送萬家醫院。據萬家醫院回來的人介紹,萬家醫院不讓吃飽,不讓喝水,未有治療措施,當時於冠雲腹瀉。

田保彬:2003年9月13日晚餐時突發腦溢血,送往醫院死亡。2003年4月田保彬曾辦保外就醫未成,原因不詳,期間仍被強迫勞動。

周景森:黑龍江教育學院講師,被折磨成奄奄一息時,送回家中死亡。

吳紹利:2003年9月17日,一側面部和肢體偏癱(較輕)。2003年4月份高血壓症辦保外就醫未成,原因不詳。2003年10月份,保外就醫。

張方成:2004年2月,早6點多鐘去洗漱途中,突然偏癱,3天後仍無人過問。張方成曾於2003年4月、9月和2004年年節前三次要求保外未成(老伴也是大法弟子,被非法投入監獄,家中無人)。張方成質問惡警,被惡警大隊長楊金堂強行送入萬家醫院。當時張方成不從,惡警教導員郭日成、管教劉峰指使勞教人員壓住穿衣抬入車內。期間張方成生活不能自理。

司曠遠:2003年10月9日,在扒蒜時,突然失明。第二天通知家屬去醫大診斷眼底出血。各種診察費用即花了一萬多元,保外就醫未成,期間生活不能自理。

李萬鎖:2004年4月,因超強度勞動,腰部受傷,楊金堂只給用了一瓶治跌打損傷的噴霧劑,直到目前再無人過問,耳聾。惡警趙爽每次趁其未注意時,同時猛擊雙耳,李萬鎖當即被打倒在地,被打後聾的更嚴重了。

黃鐵成:被惡警楊宇用手銬銬在雙層床上三日三夜,雙手致殘,送萬家醫院,被折磨成皮包骨,走路需人扶,有心臟病症狀,身體一直很虛弱。2003年3月,惡警楊宇、張振松又對其進行摧殘,大法弟子聞聲闖入辦公室制止,後改戴手銬,並將一張寫有勞教人員黃鐵成字樣的大紙貼在其後背衣服上,進行人格侮辱。

張炳祥:心臟病症狀,180多斤體重被折磨成皮包骨,人已脫像,自行走路都困難。

惡警的暴行還在不斷的上演:

張祥富:在2002年9月2日開始的所謂「百日攻堅戰」的血腥摧殘中受盡折磨,十指指甲都被用火燒掉。2003年8月4日晚飯後,惡警副隊長張文波指使管教人員劉玉國、冷慶陽、原永禎將大法弟子張祥富拉入行李房中進行摧殘折磨。張文波拉把椅子坐在行李房門口施令,將張祥富手燒傷,腿部受傷,面部青紫腫脹,還逼迫跑步,連續折磨六個小時。

於廣和:2003年12月份,因被非法超期關押(這可說是一個普遍現象),絕食抗議。惡警楊金堂在開早飯間隙,指使管教人員梁國棟、曹繼星對其進行折磨,致使不能站立,當日下午即被釋放。

郝運書:2004年4月10日在牙籤生產車間勞動時,因機器噪音大,說話聲高,被惡警楊金堂拳打腳踢,惡警楊宇接班後又繼續對其電擊折磨。

潘明振:2004年6月13日,因年齡大,不能勝任超強體力勞動,要求調整時,被指為無理取鬧。惡警楊宇對其進行電擊折磨,並揚言:「××黨發給我的電棍就是電你們的,這不是打人。」

2004年五﹒一過後,惡警楊金堂、楊宇開始對有高血壓症狀和心臟病症狀的大法弟子進行折磨虐待。他們有張寶泉(230mmHg/120mmHg)、姚純榮(250mmHg/140mmHg)、張樹和(230mmHg/130mmHg)、葛振華(200mmHg/110mmHg)、陶永文(240mmHg/140mmHg)、李萬鎖(腰受傷)、司曠遠(眼底出血失明)。先是由床上下到地上坐椅子,又把椅子換成破損的小塑料凳,並讓他們緊緊擠在一起。李萬鎖坐不住就直接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逼迫他們去牙籤生產車間勞動,原本他們幹一些力所能及的挑棒、疊盒一類的活。姚純榮就是因受不了噪音出現高血壓症才上樓的。早晨4:30隨著第一班生產的人起床,晚上隨著第二班生產的人10:30睡,一天下來全身酸疼,還要忍受高血壓症的痛苦。期間,大法弟子張寶泉因不配合,呼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張文波、張振松早4:30將其強行拖到車間的兩台噪聲極大的機器中間虐待折磨,並且三個月不讓家屬會見。惡警們不顧醫生建議,虐待折磨近三個月時間,理由是生產人員不夠,完不成全年任務。

保外就醫是謊言:自2003年4月開始辦保外就醫直到目前每次都未辦成的有:張方成、雲福起、魏蘊閣、張樹和、張寶泉、姚純榮、陶永文、關喜慶、白英傑等人。現在惡警還在逼迫他們勞動。

2004年2月底,大法弟子張祥富、宮文義、楊文傑因要求煉功,被惡警楊金堂送入小號,當即被惡警趙爽等人打傷,走廊裏都是血跡。三人被摧殘折磨一個月時間。

2004年9月30日早操時,五大隊大法弟子帶頭高喊「法輪大法好」,其它各大隊大法弟子隨著高喊起來,五大隊的惡警指使壞人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拖入室內。後來據說有多人被打傷。10月12日,四大隊大法弟子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要求無條件釋放。10月17日,一大隊大法弟子開始絕食,第三天開始強行灌食,灌的就是鹹鹽。

邪惡之徒利用扣分、加期等手段,強迫勞教人員監視迫害大法弟子。但勞教人員已明白了真象,也在消極抵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