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0年到北京請願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於98年開始學法,經過學煉法輪功,明白了很多以前想明白而又無法弄明白的事,從此就以「真、善、忍」來對照自己。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自己身體上的許多病痛都漸漸的消失了,特別是最嚴重的頭痛病,經過學法修心,全都好了。

99年7月,邪惡宣傳鋪天蓋地而來,打開電視都是攻擊大法誣陷之詞。我心裏很難過,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這有甚麼錯!法輪功對國家和社會是百利而無一害的。我懷著一顆堅定的心,在2000年6月21日一早踏上了上京證實大法的征程。那天天下著很大的雨。

到了天安門廣場,就有便衣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它們就把我帶上了車。車上有好幾個同修,我們的大法書被惡警搜了。隔一會兒,有一位同修把師父的《洪吟》搶了回來,它們氣急了,拉上車上的窗簾,就來搶我們的書,我們就你傳他他傳我,不讓它搶到,它們就拉上一位同修開始打,我起來阻止它們又來打我,連續打我的心窩,我從小身體都很差,如果不是修煉了大法,是經不起這樣打的。當時我只感到有點憋氣,幾秒鐘就過去了,就沒事了。它們用手掌砍剛才那位同修的脖子,她當時差點暈過去了。同修們不讓它們繼續迫害我,把我拖到了後面的座位上,把我抱住,它們仍沒有搶到書,又來打我的臉,我一直沒有吭聲,它們沒辦法,只好作罷,然後把我們帶到離廣場不遠的一個派出所。派出所的惡警問我們的姓名和地址,我們都不說,最後,它們看到我袋子上有生產地址,就叫重慶辦事處的人把我們給帶走了。重慶駐京辦事處的惡人把我身上的錢物全部搜走,晚上讓我們睡在地上,過了兩天,駐京辦的人通知我家當地派出所的惡警江林和胡長明把我接回長壽。

在回來的路上惡警江林一直埋怨我沒有帶身份證,不能坐飛機回去,它們來時就是坐的飛機。事後我才知道,它們來京接我的一切費用全是我家裏拿的,一共用了5仟多元,回來沒幾天就把我非法關押在長壽看守所。在看守所裏,當地派出所的一惡警葉長生,叫我說出誰叫我去的,還知道誰在煉法輪功,我都沒有說。在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多月才放我回家。回家沒幾天,派出所來惡警騙我去所裏一下馬上就回來,我不依從,它們就強行把我拉走,帶到長壽洗腦班,一去就是十天。回家後還經常干擾我和家人。

以上對我的種種迫害都是不合法的。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我強烈要求還大法清白,還師父清白,嚴懲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