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清真象中保持理智注意安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由於近期學法不靜,對法沒理解好,做事偏激,對安全問題放鬆了。2004年9月中旬的一天,我利用趕集在船上向十幾個人講真象,把家住何方也說了出來(表現自己不怕)。第二天,下午三點鐘左右,鄉政府派出所教導主任張××,政法委書記×××,秘書×××來到我家,說有人告發我散發資料,將我非法綁架。當時,我悟到了是自己做事時的心態出了問題。找回在法中真正的自己,「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之《怕啥》)。思想中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心想:既然魔難已經來了,大法弟子想到的是怎樣為眾生負責,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縱的邪惡、黑手、亂法爛鬼,制止惡人惡行。這也是面對面向民眾講真象的機會。

在1999年到2000年半年不到我就被關押四次,都是在師尊的呵護下,從法律的角度、用最低的人的基本道理正念闖出。被綁架著,我沿路向世人講真象,揭露邪惡對大法的迫害,曝光惡人,一直講到鄉政府大樓。政法委書記說:「不必說甚麼,直接送勞教。」我悟到勞教所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助師世間行才是我的洪誓大願。我義正辭嚴的勸告:「只要把我送勞教,你們三人立即遭報,不相信你們就試試看。」邪惡之徒嚇了一跳,接著張××對我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從××鄉調來的,那裏的大法弟子你知道嗎?」我說:「你也應該知道那裏迫害大法弟子的人都遭了惡報。」他說:「是,只有我一個人沒遭報。」我說:「你應該珍惜這機緣,這也是給你改過自新的機會。」他聽後笑了,態度好轉。所長問我家住哪裏?叫甚麼名?他們用送「610」嚇唬我,用子女上學後不准參加工作、出門打工不給開邊防證施壓。我不配合,一直在發正念。他們問給誰發了資料?我說:「有緣的人。並告訴世人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得福份,送給他一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福卡。」(所長以前聽過我給他講過大法真象)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甚麼?大法如何美好,大法弟子都在做好人,受江澤民的無理迫害。我用正念想:我肩負的重任是救度眾生,而不是來受舊勢力、黑手、爛鬼的迫害,我的一切師父早就安排好了,任何生命都不配破壞師父給我安排的一切,請師父加持,世人今天看著我被你們綁架來,今天一定要讓世人看到我堂堂正正的回家。此時附近大法弟子知道了我被抓的情況,整體都在發正念。五點多鐘,所長及教導員推脫說「有甚麼事就找政法委書記×××」,就一起回家了。我告誡自己不能有絲毫的放鬆自己,正念正行,一直背法,發正念。就這樣堂堂正正的回了家。

通過這件事,我想一定要用智慧講真象,放下人心的同時,注意安全,保持理智,在劫難中,我對師尊的法:「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理解有了更進一步的體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