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8日】認真抄寫了一遍師父《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心中頗感震撼。一下子就明白了一段時間以來干擾、幻象頻繁的原因──是它們,舊勢力的黑手還在執著的幹著舊勢力交給它們的任務。師父在講法中早已明示,舊勢力在宇宙中已不復存在,在發正念時要全面清除舊勢力的黑手以及被它們利用的亂法爛鬼,徹底結束舊勢力的參與。一直以來,在發正念時也在認真的做,天真的以為它們早已被消滅盡了,直到今晨我清楚地看到一個亮點在眼前劃過。

仔細回想一下問題出在哪裏,方才明白是中了它們的圈套。記得幾個月前在得到這次講法後就興沖沖的拿給同修看,同修又迅速的將法傳了出去,原以為不久就可以大面積的到了,哪知不知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拿到的是以前的講法,此後一直沒再見到這次講法。因為已經看過了,大概的精神是領會了,就開始大面積的清除舊勢力的黑手以及被它們利用的亂法爛鬼。當時能明顯的感受到新舊宇宙交接時的壯觀景象和眾生激動的心情。之後家裏出了一系列的事,姐夫過世,工作結束,孩子上學遇阻,丈夫三天兩頭的無理取鬧,真像師尊在講法中講的那個受不了就上吊的人一樣。當時還天真的以為是修煉者必經的過程,心動也不動,坦然面對,找自己的原因,努力做好,不知不覺又滑入個人修煉的狀態中去了,還自我安慰──我得法晚,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是聯繫起來的,學法發正念每天不落,只是講清真象的事情做得越來越少了,心裏急的不行。一具體做事就阻力重重,各種幻象不斷出現,也分不清哪些是真的,只好不動,大量學法以期有所突破。師父也一再的點化──要悟。時時的會想起這次講法,那種要再次擁有的心是那麼強烈。終於前天從同修那兒借到了,從昨天午後二點多開始抄,一直到今晨抄完,一下子明白了問題的癥結所在,我並沒有真正的認識到這件事的重要,雖然天天在做,但並沒有觸及根本,也就是說正念還不夠強大,給了舊勢力黑手反撲的機會,認識到這點,就開始發正念清除,在天目中清楚的看到兩方軍隊在短兵相接的戰鬥。它們也真夠可憐的了,看不到未來,頑固的堅持做著舊勢力交給它們的任務,還以為自己在正法,眼看著不行了,只好使出最後的招式,用「瞞」和「騙」以求自保,千方百計的阻止大法弟子接觸法,因為它們知道,一旦大法弟子在法理上提高上來,它們的末日也就到了。

從這個過程中我悟到,要想完全、徹底的清除舊勢力的黑手和亂法爛鬼,在法理上有個清醒的認識是非常必要的,這就要求我們還要進一步加大學法的力度,真正的入心,把法學透。另外還有幾點也是必須重視的:

一、要敬師敬法

師父從來沒要求我們非得做甚麼,沒向我們要過一分錢,卻為宇宙的眾生耗盡了一切,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又給了我們法輪,一切修煉的機制等許許多多,還要看護著我們修煉,平衡我們在不同歷史時期欠下的業債,還有許許多多我們不能知道的事情。用人類的任何語言都無法表達師父的偉大。師父要的只是弟子那顆心,如果連這顆心都淡化甚至沒有了,試問此人還配做主佛的弟子嗎?這宇宙中可到處都是眼睛啊,你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盡在高層生命的眼中,你怎麼對待師父,這些生命可是清清楚楚的。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早已明示,「作為師父,從內心講,你們對我尊敬和不尊敬啊,我根本就不在意。我當初度你們的時候,有很多人還在罵著我,在聽課的時候就有罵著我聽課的。我不在意,我就要把你度成。(鼓掌)也就是說哪,你們對師父怎麼樣,師父心裏根本就不在意,我不會被任何宇宙層次因素所帶動。那麼,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你們要是對師父不尊敬的話,按照宇宙的理講那是錯的,那麼舊勢力就會因此而鑽空子毀掉你們,它們抓到了最大的毀掉你們的把柄,因為它們看到了我度你們的整個過程。」「當然它們絕不是馬上就消滅了你,它們會引導著你們,叫你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假象,使你的心越來越不正,叫你的心對師父魔變,把你們引上邪路,從而叫你們犯了那麼大的罪。」舊勢力雖然邪惡,但它們對師父是尊敬的,師父只看這次正法中眾生對正法的態度。談論法有多高、師父如何如何等都是對師父的不敬,後果師父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在這裏我想提出一種現象,很多同修家中都供著觀音、佛像等,也有的同修在被抓走時,屋裏掛了許多幅師父的法像。對此,您是怎麼認識的呢?供觀音和佛像到底為甚麼,學員自己心底必須清楚。如果為了拜才掛的觀音像,這裏有個到底誰是你師父的問題。「不承認人世間的師父就是不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那連修煉的人都不是了,更談不上甚麼圓滿。」──(《建議》)還不夠嚴重嗎?如果為了在邪惡環境中掩人耳目,這都有個怕心,是在壓力面前正信是否堅定的根本問題。同樣,師父的法像也不是給常人避邪的,更不是常人勇於表達感情喜好的招貼畫,所以掛就要敬。否則不管是有意的還是潛意識的,都是對師父的不敬。

當然,師父並不計較我們這些,只要我們真修的那顆心。我們能修好、能跟上正法進程,是師父最高興的。

二、要清醒的分清兩種安排,排除舊勢力的干擾

「大家知道啊,我在給你們長功下的自動機制,還有法輪等各種因素,而且我的法身也在親自管大法弟子,同時還有我的法身指定一些真正的能夠協同正法的神在幫助。但是,舊勢力也系統的安排了它們的因素,從而具體來安排它們要的那一切,所以造成了每個學員又都有具體的舊勢力的安排與舊勢力那些生命管。」──《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師父在法中一再講過,大法弟子的路是很窄的,走偏一點兒都回不去,當你陷在舊勢力製造的魔難中時,真的是很難過的。而且這條路是沒有未來的。一段時間以來,夢中總在考試,心裏也在疑惑,是不是還在走著舊勢力安排的路,正念不強,它們就會乘機起作用,製造出一些假象來動搖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為了徹底清除邪惡的一切因素,大法弟子從現在開始,在發正念中全面清理這些舊勢力的黑手,就是要清除它們了。它們在具體幹著舊勢力要幹的一切,清除它們之後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全面由我的法身還有真正維護大法的正神來管。全面開始清除它們。它們多數都是低層次上的、直接控制爛鬼,清除它們也是很容易的,因為其層次比較低,但是它們都藏在最表面的空間中。」──《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它們不復存在了,我們的路也就好走了,選擇哪條路是至關重要的。

三、要踏踏實實的做好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揭露當地邪惡的工作。

正法已經到了最表面了,師父要求每一個大陸的大法弟子和新學員都要把向當地民眾講清真象,揭露當地邪惡的工作做好。周圍的同修都很急,想做的更好,但苦於對邪惡的情況知之甚少,有力使不上,大家也都在盼,甚麼時候揭露當地惡人的材料能夠出現,也好大面積去做,大家都在等。這件事情絕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沒有現成的材料可供參照,需要我們一步步踏實的做好,只要每個大法弟子真正的動起來,加強配合與協作,就一定可以突破。而至今遲遲未動的原因,我悟到很可能是舊勢力的黑手在某些學員空間場中還有不同程度的存在,它們想方設法干擾破壞,做垂死掙扎。直接針對它們,大面積的正念清除就顯得尤為重要。

師父已經明示,它們很低,在最表面的空間躲藏,那麼揭露當地邪惡是不是就直接針對它們所操控的惡人呢?背後的因素拿掉了,表面的空間做起來就會事半功倍。

四、要重視同修間的協調和配合,發揮整體的力量。

有的同修已經看到,舊勢力的黑手在大法弟子中間製造了許多間隔,進行干擾與破壞。造成同修之間不能更好的配合。有問題向內找,這是大法弟子與常人的區別。對於不同的意見,更應該站在法上衡量,選擇最好的方案去解決。「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無論大家集體做事還是自己單獨做事,大家做的都是同樣的事,這就是整體。都在講真象、發正念、學法,具體上做事不一樣,分工有秩,聚之成形,化之為粒。」──《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記住師父的話吧,珍惜同修之間的那份緣。可千萬不要上它們的當,以為某位同修如何如何,人為的造成矛盾,給了它們以可乘之機,教訓應該使我們更清醒。淨植的那首《同修》寫的真好,建議大家都來讀一讀。

有一件事令我感觸頗深,一位當地的大法負責人,這些年付出很多,做資料都是成百上千的往出拿錢,最近出現了資金短缺的情況,她想讓有能力的同修負擔一點兒,又怕給人造成集資的印象,大法工作又是絕不能停的,所以很是為難。我悟到,江氏集團的「經濟上截斷」是針對每個大法弟子的,我能接觸到的同修大都處境艱難,不是欠著外債,就是勉強維持生活。一位六十多歲的大法弟子,每天在油鍋前炸熟食,熱汗直流,每天要忙到午夜才能休息,就是這樣,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象從不鬆懈。一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在惡人抓捕、正念走脫時還欠著幾十萬元的外債。我的情況好一些,也是勉強度日,直到今年,才花150元錢買了一台二手電腦,可以做些文字上的工作了,因為只能運行windows95,更多的想法還無法完成。

不能讓這種情況再繼續下去了,必須正念破除舊勢力的這種安排,師父講過,修大法就是福,執著心去掉後,大法會給弟子帶來福份,況且大法弟子正做著講清真象救度眾生這麼偉大的事情,更不應允許這種在經濟上被嚴重迫害的情況再繼續發生。現在,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這件事非常緊迫,要求每個身在法中的粒子都必須做好,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情況,很明顯就是干擾和破壞。很多同修都悟到,這件事需要大法弟子整體配合,共同清除邪惡才能做好。同時,這也是給每個弟子的一個機會──再次做好的機會。

「那些得了法的人從表面的人這講知道了法的內涵的,有的從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續,有的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庭的和睦、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與業力的消減,以至師父為其所承受的等等這一切好處;從另外空間講身體在向神體在轉化,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來的人就會在這場魔難過後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緣份很大的人。這就是為甚麼師父一等再等的原因。」(《建議》)

師父的苦心我們應該明白,做為大法弟子,應該怎麼做也不需要多說,善用大法弟子的每一分錢,那是師父留給弟子救度眾生用的,而不是用來過常人生活的。

五、要重視自身的修煉。

「修煉人在圓滿的最後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煉。」(《建議》)。因為迫害的時間長了,好多同修在思想上都產生了鬆懈,慢慢的就變得不那麼精進,出現了一些不好的狀態,長此下去是很危險的,我們已經走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在最後這段時間裏可千萬不要掉隊呀。

好多同修都談到了基點的問題,真正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看問題,思路會清晰很多,也更容易看到隱藏的執著。

見到過一位七十歲的老人,臉上光光的,白白嫩嫩,看上去只有四、五十歲的樣子,她的一句話對我觸動頗大,「對自己要嚴格要求啊!」老人用自己的形像證實大法,堅定而有力。一位賣花的老人,煉功一天不落,真值得我學習。

「作為大法弟子,在目前的情況下就是要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從而維護大法。個人的提高與圓滿就在這過程中。」(《建議》)
單純強調個人的提高,還是沒脫掉一個「私」。真正將自己溶於法中才會獲得大自在。

六、要長期正念鏟除邪惡,不可鬆懈。

在我們的小宇宙體系中還有舊宇宙的東西存在,一不小心,就會被鑽空子,這就需要我們時時保持強大的正念,發現有不符合法的思想念頭就應該及時正念鏟除,直至將其滅盡。這就好像下象棋,每個棋子各司其職,互相配合才會確保不敗,而真正的勝利,不是將對方的棋子全部吃光,那樣必會耗時耗力,有智慧的,只需將對方的老將俘獲便會大獲全勝,剩下的殘兵不會再起一點作用。我悟到,對付邪惡之首,各地區的訴江案已在世界範圍內大面積的展開,每位大法弟子都應該正念支援,當作自己的事來做。揭露當地邪惡與訴江案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截斷對邪惡之首的供應,令其自顧不暇。可謂遍地開花之舉。

同時找出邪惡的幫兇,令其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無所遁形,在另外的空間將其徹底鏟除。試想,在另外的空間鏟除舊勢力的黑手和亂法爛鬼,不也是擒王之舉嗎?鎖定目標,出擊吧。兩軍對壘,更應清醒。我們已經由守勢轉為攻勢,衝鋒號已經吹響了,你還在等甚麼?不要等到歷史走過了這一步才知道後悔,那千萬年的等待啊!歷史上的今天出現了這場迫害,也算是大法弟子的偏得,如何做好值得我們思索。

一點感想,有不當的地方還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