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屬主動找社區評理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2月1日】 「北京衛視」插播兩天之後,我爸在家接到社區打來的電話,詢問我現在怎麼樣,我爸說挺好的,然後又問我現在在哪個單位上班,我爸馬上反應過來,反問道:「你們甚麼意思?還要算老帳啊!你們把人抓走,害得我兒子失去了工作,你們是不是想給找工作呀?」對方一聽,自覺理虧,閒扯了幾句,就放下電話了。我爸在家越想越不對勁,就騎上自行車去找社區評理。

到了社區,我爸直接找到打電話的社區主任。我爸說:「你們是最基層政府,我現在有一點想法想向你們反映一下。我現在的想法和以前不一樣。我兒子和兒媳婦就因為說一個『煉』字就被抓走了,被非法勞教一年,當時我想一年就一年吧。到了一年還不放人,最後病得都快死了才放,治病我們花了二、三萬,就因為煉法輪功,就被迫害成這樣。說『煉』就抓,說『不煉』就放人,你們這不是搞唯心嗎?!」

社區主任不吱聲,我爸繼續說:「現在的貪污腐敗多嚴重啊,六四學生就因為反腐敗,遭到機槍坦克的鎮壓。這煉法輪功的就是在外面煉煉功,做好人,就因為說一個煉字,就被抓,如果法輪功不好,怎麼外國有60多個國家煉呢?這是甚麼問題?」

社區主任和在座的幾個人都被問得啞口無言,就解釋說這是政法委下的通知,讓詢問一下,我爸馬上質問:「這不是群眾鎮壓群眾嗎?那麼多下崗職工沒人管,拿著老百姓的錢在全國蓋勞教所,把這些好人都圈起來。這是甚麼問題?」

社區主任又說:「我們也沒辦法,上面有任務,晚上還要輪流看電線桿子,怕有人掐電線,現在晚上多冷呵。」我爸說:「信號是從天上來的,也不是從電線桿子來的。」

社區主任被我爸的正義之辭鎮住了,恭恭敬敬把我爸送走了。

晚上回家後,我爸跟我們從頭到尾學了一遍,我們真為我爸的正義之舉感到高興,我爸最後說:「如果它們敢再找,我就寫成材料告它們,讓它們賠償這幾年迫害給咱家造成的經濟損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