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勞教所惡警叫囂:「打死就火化,算自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9日】2004年2月16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大規模的迫害,它們還為這次迫害行動命名為所謂的「破冰行動」。不法人員們把部份大法弟子抓到大廳,開始念誣陷大法的材料,逼迫大法弟子寫「四書」,被大法弟子拒絕。惡警就把這些大法弟子連拖帶打的擰到四樓。整個四樓走廊及所有12個房間貼滿了罵大法、罵師父的標語。

惡警用黑布緊緊的蒙上大法弟子的眼睛,將2、3個大法弟子銬在一個「鐵椅子」上,手腳都用鐵銬銬上,再用繩子捆上手腳。就這樣每個屋由2、3個惡警對大法弟子進行施暴,連打帶罵。有堅持不住寫了「四書」的,惡警們就逼著這個學員到四樓每個房間念所謂的「四書」,再逼著到樓下每個宿舍去念。然後再往「四樓」抓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惡警們把學員的胳膊吊到「鐵椅子」上,手、胳膊擰一圈死死的用鐵銬子銬上,把腳也死死的銬住,再用繩子把手腳像捆豬一樣的拴在一起,站不起來,也坐不下,又跪不住。惡警利用打手拽著捆著手腳的繩子,往上一拎,猛的一松,真是殘酷至極呀!

惡警還連踢帶打,在眾目睽睽之下,對著大法弟子叫囂:「我們已經和火葬廠聯繫好了,打死就火化,算自殺!」

政委王玉峰這個邪惡之徒陰笑著下令:「用大棒子使勁打,看誰還不寫!……」

大法弟子王豔興被打得呼吸只有出氣、不進氣,張麗群胳膊被打得紫黑,腰直不起來,至今還不能行走,徐宏梅不能站立走,高淑英站不起來躺在地上,姜玉竹被折磨的無人樣了,大慶的王國芳被活活打死了,而被做假證說成是「自殺」。

幾乎所有惡警天天24小時不下班,逼一個學員寫了「四書」,它們就得獎立功。惡警們逼著被打成手腳不好使、身體極度虛弱的大法弟子超時、超量、大負荷的強體力勞動,從早上六點鐘去工地勞動,中午在地裏吃飯半小時,有時還不到半小時就得幹活。晚上六點鐘回來吃飯半小時,然後繼續加班,幹不完活不讓睡覺,通常幹到夜裏10、11、12點,直到幹完它們安排的定量為止。

上面官員一來檢查,惡警就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鎖起來,找幾個事先安排好的會說假話的邪惡之徒,說對大法弟子沒打過、沒罵過、沒用過刑、吃得好、照顧的好,惡警報上100%轉化。在一次大會上惡警在念他們酷刑迫害的功績,大法弟子李順英說了一句「我沒轉化」,當時就被告知加期3個月。惡警們一次又一次的給我們加期、加刑,以此來動搖我們對大法堅定的心。

這次齊齊哈爾勞教所對所有大法弟子毒打、上刑進行迫害的主要惡警有:王玉峰、王岩、孫波、古勁東。

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雙合勞教所(現已改名「齊齊哈爾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受盡了酷刑折磨。惡警為了轉化學員、動搖大法弟子的意志,不擇手段的採用各種酷刑折磨:「鐵椅子」,不讓睡覺,不讓與同修接觸,不許家屬接見,每天24小時監控器監視、惡警來回監視,配用「包夾」,打、罵,強迫看、聽誣蔑大法的錄音錄像,強制說、寫、讀誣蔑大法的材料,超時、超量、大負荷勞動,等等。

2002年5月13日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內的大法弟子,在勞教所打出了「法輪大法好」的條幅,這時惡警將直屬隊9名大法弟子關進了四樓「小號」,一大隊有3名大法弟子向幹警講真象,要求釋放這9名大法弟子,也被惡警關進了小號,扣到「鐵椅子」上。

四樓「小號」是由一個大廳隔成的,每個屋只有一個雙人床那麼大的面積,沒有暖氣,也沒有窗戶,只有門上一個約1寸寬、5寸長的通風口。惡警通過這個通風口來監視大法弟子。為了讓大法弟子屈服,不惜重金從馮屯(富拉爾基)勞教所借來30多名幹警,加上機關和原直屬大隊幹警,日夜24小時加班加崗,輪番對大法弟子施用酷刑。

惡警將大法弟子的手、腳用手銬扣在「鐵椅子」上,然後,再用繩子把手和腳捆在一起,就這樣不給水喝,不讓上廁所,早飯9點,有時11點、12點才由賣淫犯張翠給大家送來所謂的早飯。由於惡警給這個賣淫犯張翠撐腰,此人非常邪惡,她一手拎著便桶,一手拎著飯桶,然後用拎過便桶非常髒的手,來拿剩了好幾天、皮都乾裂的涼饅頭,擺到既沒有盆和碗、也沒有鋪紙、非常髒的水泥地上和鐵椅子上。菜也是剩的涼菜湯,而且也是給我們打稀的,然後把幹的倒進廁所。她看飯量大的專給你吃小饅頭,看你吃不下去的專給你吃大饅頭,牙口不好的專給你挑個乾硬厲害的饅頭。每頓只給每人一個饅頭、半碗稀湯上面漂著幾片凍白菜或凍土豆,而且湯上還漂著一些小綠蟲和小黑蟲子,碗底還沉澱著一些泥沙。只有這時才允許給我們打開手銬進行大小便,然後再等到第二天早上,間隔最少11、12小時的時間,才允許方便。

惡警一直把我們銬在「鐵椅子」上,北方的五、六月份,白天悶熱,夜晚寒氣襲人,就這樣一分一秒的煎熬著。

大法弟子孔祥利被迫坐「鐵椅子」14天,張麗群、李靜被迫坐「鐵椅子」17天,劉金玉被迫坐「鐵椅子」29天,高淑英、時淑芳、肖紅文、鄭偉麗,坐「鐵椅子」33天,最長的是張淑菊被迫坐「鐵椅子」45天。

被關在雙合勞教所的大法弟子堅定的講著真象,進行著反迫害,洗腦轉化小組逼大法弟子寫「保證書」,王豔興因拒絕寫「保證書」被關進小號坐了10天鐵椅子。惡警到2號獄房搜查經文,大法弟子拒絕搜查,一群惡警撲上來,對大法弟子拳打腳踢。大法弟子李靜被打倒在地,頭部被打傷,大量出血,傷勢過重壓迫神經,腰以下不好使,上廁所也得靠別人背,雙目失明。

2002年10月31日,一群惡警又闖入3號獄房收搶經文。高淑英、孔祥利、王豔興、鄭偉麗等大法弟子拒絕收經文,被關進四樓小號坐「鐵椅子「,幾個惡警連踢帶打,強行把我們手、胳膊從鐵椅子上擰一圈,再從鐵椅子上放手的鐵圈裏伸進去,然後再從裏邊銬上手銬,緊得不是銬到肉裏,而是銬到肉裏的骨頭上,疼痛難忍。人性無存的惡警嘴上罵罵咧咧的,用盡很大的勁才把手銬銬上。個子矮的或者胳膊短的根本坐不下,也站不起來。然後,惡警又把我們的腳放到「鐵椅子」的鐵板和鐵圈裏,用鐵銬子緊緊的將手和腳銬在一起。

我們被固定在冰冷的鐵椅子上,動不得。在這之前我們剛剛來過月經,此時又都被冰得來了月經了,經血順著冰冷的鐵椅子往下淌,結下的血痂又被淌濕了。惡警不讓我們穿鞋,不讓我們穿棉衣,高淑英只穿一件線衣、線褲、一條紗料褲子,我們都穿著很薄的單衣。北方的11月份已經很冷了,小號沒有暖氣,凍得我們渾身直打顫,手銬越來越緊,鑽心的疼痛。每天24小時就這樣的煎熬著,真是過一秒鐘都像一年一樣長!

這次坐「鐵椅子」 最長的13天。鄭偉麗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王豔興被折磨得脫了像,孔祥利、高淑英被折磨得站不住,手腳不好使。惡警王岩對大法弟子高淑英連打帶踢,大約踢了100多腳,叫囂「我打你了,屋裏沒證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