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蘇榮對甘肅大法弟子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6日】蘇榮自從2003年8月任甘肅省委書記以來繼續追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是變本加厲。請看下面事實:

一、對大法弟子監控、跟蹤,隨意抓押、判刑

從2003年下半年甘肅的公安、國安活動隱匿而頻繁,到處跟蹤、盯梢大法弟子,尤其對所謂的「重點人物」專人監視、跟蹤,不知內情的人以為現在沒事了,聽不到甚麼風聲了,其實用公安內部的話稱為「外鬆內緊」。從12月初開始先後全省破壞了至少6個資料點(僅蘭州就4個),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有六、七十位。有的法輪功學員在回家的路上、有的在外出的途中、有的在乘車時、有的在網吧、還有的呆在家中就被惡警秘密綁架。對綁架後的大法弟子先是審訊、酷刑逼供、拳腳相加、恐嚇威脅、電擊體罰,然後有的送洗腦班;有的送勞教所;有的關押在看守所,還有的非法秘密關押至今,快一年了家屬還不知其確切的下落。趙旭東就是在去年12月初被綁架後僅僅兩個月的時間被看守所的惡警活活折磨致死。同時被綁架的趙旭東的母親白金玉被打的至今不能行走。

今年6月16日晚8點左右大法弟子劉秀英從外面回來,剛走到家門口時,被早已等後在此的惡警非法秘密綁架硬拉到警車裏,直接將她拉到蘭州市公安局26處,用各種酷刑折磨、毒打、甚至坐老虎凳,惡警還氣燄囂張的將其腳踩在劉秀英的臉和嘴上。造成劉秀英傷勢過重無法行動。惡警又怕看守所不收暫送洗腦班稍恢復後又騙至看守所妄圖給判刑。據說公安部門連續起訴三次均被駁回還不甘心,妄圖採取不正當的手段達到不可告人的目地。

榆中縣大法弟子劉曉莉正在家中,2004年7月初左右,她的原工作單位靖遠縣醫院的三人夥同610的兩個人來到她家,逼她寫所謂的「三書」,遭到劉曉莉的拒絕。邪惡之徒不甘心,每天輪流守在她家,劉曉莉絕食一星期後,它們退了。過了二十多天,於8月14日那天,他們將劉曉莉從家中綁架到榆中和平女子勞教所。至今不讓家屬探視。 今年7月份法院妄圖給何影國等十幾位大法弟子判刑,開庭後大法弟子講真象,依照法律據理力爭,不斷高呼「法輪大法好」,使其無法繼續審判只得宣布休庭。

二、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蘭州市龔家灣洗腦班是邪惡之徒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點。這黑窩採取種種邪惡毒辣、殘暴兇狠的卑劣手段強迫大法弟子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一個大院裏一邊是洗腦班一邊是勞教所。只要被非法綁架來的法輪功學員就被限制人身自由, 惡警妄圖剝奪他們的信仰權,以暴力強逼「轉化」。不許大法學員睡覺,一撥人接一撥人來跟大法學員所謂的「談話」,邪惡之徒看這樣「轉化」太慢又影響自己睡覺,就兇相畢露的將法輪功學員的兩隻手戴上手銬,吊在禁閉室的鐵門上。期間有的大法學員大聲與其理論,惡徒們就把大法學員轉入地下室背銬上,有的大法學員被銬得全身浮腫,大小便失禁,手腕傷痕累累。

女學員韓中翠被迫害的最嚴重。2003年9月中旬她被第二次綁架後,直接被關禁閉室,一星期後被背出來時,手腳已經不能動,褲子裏都是糞便,大約緩了10天之後,又被關入地下室背銬,抬出來時已是奄奄一息,稍有緩解,又第三次被關入禁閉……還有魏周香,劉菀秋等人也反覆多次被銬進禁閉室…… 惡警就連70多歲的老太太張菊秀也不放過,以同樣殘暴手段將其雙手吊起一星期後才放下。放下時人已經動不了,而且神智不清,背上一道紅一道白多長時間也緩不過來。古今中外歷朝歷代哪有這樣對待人權的呢?更何況他們都是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的好人呢?惡徒們千方百計的要「轉化」大法弟子,不知要往何處「轉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36條規定「信仰自由」,為甚麼信仰「真、善、忍」就不自由了呢?這又該做何解釋呢?做為省委書記的蘇榮連《憲法》都不執行,那又執行的甚麼法?自己部下嚴重的違法行為它能不知道嗎?它們難道不是在上級的授意指示下幹的嗎?這和省委書記的指揮棒能分得開嗎?這簡單的道理人們都心知肚明,能抵賴得了嗎?

三、勞教所是踐踏人權、摧殘大法弟子的非法場所

勞教制度在國際上已經早被廢除,而在中國不但沒廢除而且勞教所越辦越多,蘭州地區原來只有一個勞教所,現已增到三個,其中有一個是女子勞教所。勞教所對勞教人員尤其是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其手段也越來越殘忍,勞教所成了公開摧殘大法弟子的非法場所。凡是被送進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都未經過任何法律程序,只是下面一報上面一批就可被勞教一年、兩年甚至三年。法輪功學員一進勞教所就被剝奪所有的自由,不准睡覺、加戴刑具、辱罵體罰、吊銬毒打、關禁閉、蹲地下室甚至限食、限水、限上廁所,惡警採取種種慘無人道的卑劣手段強迫讓其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但大法弟子堅信師父、堅修大法的意志是堅不可摧的。

由於種種酷刑的折磨摧殘在勞教所裏出現了像武威的宋彥昭被打斷五根肋骨,最終被迫害致死、金昌的特級教師侯有芳被打的體內大量出血、多處骨折,硬是被活活折磨致死;張掖的張昭被迫害的神經失常、天水的司永前被迫害的幾乎神經失常;金昌的馬躍芳(男)被平安台勞教所的惡警打斷腿骨,做手術夾鋼板時還不給打麻藥,故意用肉體難忍的疼痛來折磨大法弟子;天水的陳剛被殘忍的打得不能行動;崔永麟被十字型吊掛中竟把手銬拉斷,人肉體的痛苦就更可想而知了。白祥貴、柴強被逼迫雙腿叉開站立,雙腿下面還放兩方凳……在勞教所裏惡警們就這樣想盡最邪惡、最殘酷、最狠毒的損招迫害大法弟子。在這裏自由被限制、人權被踐踏,甚至連最基本的生存權都得不到保障。這難道就是江××所鼓吹的「人權最好的時期」嗎?作為甘肅省的第一把手能推卸如此重大的責任嗎?

四、看守所和監獄更是「人間地獄」

凡是被非法綁架到看守所和監獄的大法弟子就像被送進了人間地獄。蘭州大法弟子張振敏在華林山看守所只因堅修大法被施「後穿刺」毒刑,惡警給她戴上腳鐐,把雙手反銬住,再用長約40釐米的8號鐵絲,把腳鐐和手銬固定住,這種酷刑使人站不起蹲不下,只能跪著,而且晝夜如此不能活動。兩手背到後面銬得很緊,致使全身浮腫, 手銬卡在手腕的肉裏。張振敏就這樣被銬拉了40多天。40多天後取下手銬時幾天直不起腰,胳膊、腿抬不起,疼痛難忍。李秋香被穿刺40天、韓玉萍被穿刺30多天,打開腳鐐後三天腰直不起,只能蹲著走路,胳膊的肌肉像木頭一樣僵硬;蘭州大法弟子楊學貴剛從西果園看守所送到蘭州大砂坪監獄後一夥惡警將其衣服脫去毒打一頓,使楊學貴多少天不能動,送到醫院家屬接見時彎著腰身子直不起,還未恢復又被發送到幾百公里以外的臨夏監獄,而且讓其睡在水泥地板上已達七個多月;定西監獄在監獄長的指使下對大法弟子王鵬用多把電棍長時間的電擊;大法弟子蔣春斌、金吉林、文維龍被非法關押在定西監獄,惡警不准他們跟任何人接觸、不准走動、不准睡覺、不准參與任何娛樂、不准買東西、不准家屬接見、更不準學法煉功,也就是說採取各種卑劣手段妄圖把大法弟子活活的「肉體上消滅」。

大法弟子、年僅32歲的張曉東於2003年10月24日,被西果園看守所惡警活活折磨致死;大法弟子趙旭東,34歲,原甘肅蘭州化學工業公司職工,在蘭州市華林山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僅僅兩個月的時間,於2004年2月7日也被活活折磨致死,目擊者看到趙旭東死時40%的頭髮已白,脖子、腰部均有明顯的傷痕;還有一唐姓女大法弟子於今年7月份被迫從蘭州女子監獄樓上墜地身亡;2004年9月3日中午,定西監獄惡警指使犯人對大法弟子畢文明進行毒打,其他人只聽到毒打聲和畢文明 「法輪大法好」 的喊聲,毒打後惡警又用電棍電擊致使畢文明當場死亡 ……這一件件一樁樁活生生的事實都是蘇榮在甘肅執政期間緊隨江氏邪惡集團,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證,鐵證如山!

蘇榮兩手不僅沾滿吉林、青海兩省大法弟子的鮮血,同樣沾滿了甘肅省大法弟子的鮮血。蘇榮血債累累,罪不可恕。甘肅省的大法弟子集體控告蘇榮,犯有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對於這樣的迫害者,無論時日長短,法輪功學員都將追究下去。蘇榮終將被繩之以法,並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