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慶大法弟子王桂豔幾年來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20日】王桂豔,女,1962年2月20日出生,漢族,大專文化,1983年參加工作,現在黑龍江大慶薩區民政局福利院工作。

王桂豔於1999年4月開始修煉,不料7月份就開始了殘酷的鎮壓。王桂豔因深感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依然堅持修煉,在很短的時間內,身患的多種疾病不藥而癒。因王桂豔深感法輪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堅決不放棄修煉,曾先後被多次關押。並被單位無理處以開除留用察看兩年的處份。

王桂豔心中充滿了對法輪大法與師父的感激。由於電視、報紙等宣傳工具鋪天蓋地的造假宣傳,栽贓陷害,無辜百姓對法輪大法充滿了憎恨。為了讓人們了解到事實真象,王桂豔於2000年10月11日左右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打出橫幅「法輪大法永恆」,並喊出了心裏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被天安門警察當場非法綁架送入前門派出所,關在鐵籠子裏。為了今後能夠堂堂正正的修煉,王桂豔說出了姓名和地址,由大慶駐北京警察帶到太陽島賓館,次日由大慶薩爾圖區東安街道辦事處書記趙文鵬、薩區安民派出所民警陳庚庫接回大慶,直接送入大慶市看守所。當時所長是張文波。一個月之後轉入薩爾圖拘留所。

當時所長程善義、副所長郭春光分別找王桂豔談話,要求她放棄信仰,被她嚴辭拒絕。因不放棄信仰,又被加期兩個月,名為信訪拘留。上訪本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現在卻成了關押的理由。在信訪拘留期間,單位書記趙文鵬和安民派出所民警林玉江數次到拘留所威逼、恐嚇,強迫王桂豔放棄信仰,但她明確表示,機關槍架在脖子上,還煉。林玉江說:你不轉化,就送齊齊哈爾勞教,×××幾天就轉化,看你還硬不硬。薩區610李洪祥(辦公室主任)到拘留所威逼王桂豔轉化。但王桂豔向他講明她因煉法輪功,身患多種疾病無藥而癒。而且在單位,人們都說王桂豔與以前相比判若兩人,做一個好人有甚麼錯呢?

李洪祥見狀沒再說甚麼就走了,但一直不肯放人,繼續關押迫害。後來身體出現異常,兩天一宿不能進食、發燒,警察怕出危險,與單位聯繫將王桂豔送入人民醫院,要對她強行進行手術。結果拍片一看,不是急性闌尾炎,才罷手。在王桂豔住院期間,單位書記趙文鵬、主任辛恕征、安民派出所所長隋紀文、陳庚庫、薩區公安局長王培軍、政保科長董鳳林,先後到醫院威逼她放棄信仰。單位每天派2名職工24小時監管。趙文鵬說:如不放棄法輪功,還把你送回拘留所。王桂豔被迫打針吃藥一週左右。在這期間,趁他們看守不嚴,王桂豔走脫了,不想再回拘留所。但不幸的是,她很快被他們抓回。

王桂豔的出走,引起他們的震怒,薩區區委書記李春風、王××、公安局長王培軍、政保科長董鳳林,610李洪祥、單位書記趙文鵬、主任辛恕征,威逼王桂豔放棄修煉,沒有達到目地。他們又將王桂豔押回醫院。最後家人不忍心看她再度被關押,向他們妥協寫了保證書,這才將王桂豔放回家。同時罰款5000元,說是進京的費用。回單位上班後,近半年時間沒有安排工作,並將王桂豔的財務工作取消。半年後,才將她安排在計劃生育辦公室工作。

2001年10月25日上午,王桂豔到薩區機關大樓發傳單,被薩區人事局副局長姜秀梅舉報,610辦公室李洪祥通知安民派出所,警察張振堤將她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張振堤問王桂豔資料來源,她拒絕回答,他們就對她實行暴力,拳打腳踢。問不出結果就向王桂豔索要她家裏的鑰匙要抄家,但她已將鑰匙扔掉。他們又開始對王桂豔連打帶罵,並開車將王桂豔拉到她姐姐家,家人由於害怕將鑰匙交給了他們,他們將她家中的師父法像、講法帶、煉功帶抄走。至今未還。當天晚上將王桂豔直接送入大慶市看守所。韓管教派人搜身,強行搶走了她的法輪章,她絕食抗議。37天之後,王桂豔又被轉到薩區拘留所,她要求無條件釋放,但15天之後,還是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他們並威脅說,你是薩區重點,不會放你的。

王桂豔於是繼續採取絕食方式抗議迫害,絕食期間每天由4個犯人抬出去,6、7個人由所長指揮按住她灌食。有一次灌食的膠管堵住了氣管,王桂豔差一點背過氣去。由於長期絕食和非人的迫害性灌食,她身體非常虛弱,生活不能自理,由獄中同修和刑事犯人24小時看護,後來身體出現了異常反應,心跳每分鐘高達180次,並出現休克昏迷狀態。拘留所怕王桂豔死在裏面,與安民派出所聯繫將王桂豔送入醫院,打了一針,又將她拉回拘留所繼續迫害。在送王桂豔去醫院及回拘留所途中,安民派出所的隋紀文、陳庚庫等幾名警察不停的辱罵她、辱罵大法,使她在生命垂危時,精神受到極度的刺激。這種痛苦無法用語言表達,王桂豔終生都不會忘記。回到拘留所她繼續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前後絕食共28天。後在家人的多方營救下,於2002年1月15日被釋放。

在王桂豔兩次被關押期間,家人為了到拘留所、看守所看她,救她出來,幾年中前後花銷近15000元錢。

2002年1月王桂豔被釋放後,先回街道上班,每月發給生活費270多元,2002年年終獎金先發1300多元後全部被要回。2003年1月份調離街道離開公務員隊伍,調入薩區民政福利院伺候老人。同時給予開除留用察看一年的處份。2003年恢復工資後,在原有基礎上連降三級,而開除留用察看一年的處份變相延期為二年,並且又扣除了2003年年終獎金1900多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