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2002年所見另外空間景象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3日】記得有一天晚飯後爸爸要出門,說他去學法輪功。我說我也要去。媽媽不讓我去,爸爸也不願意帶我去,我大哭大鬧後,爸爸才勉強同意。到了一個地方有許多人煉功,有人教爸爸。 我在一旁自己玩, 我看到有許多像小電扇一樣的東西在空中轉,特別漂亮。我就跳起來用手去抓, 並告訴爸爸。他當時不理我,後來才有人告訴我和爸爸說那是法輪。從那一刻起我和爸爸一同走上了修煉的路。

個人修煉

從修煉一開始我就可以在天目中看到許多東西,但我從不給別人說,除了爸爸和一起煉功的潘奶奶。修煉初期,我把看到的東西偶爾告訴爸爸,他不相信。有一次,我不經意間看到一個小朋友在下一個星期六要打電話給我說要到我家玩,我隨口告訴了爸爸,他不相信,也不當回事。到了下一個星期六,爸爸果然接到那個小朋友打來找我的電話,爸爸才相信我說的是真的,並說這是宿命通功能。

有一次我看到我滿身的每一個毛孔都是眼睛;還有一次天太熱,爸爸光著上身和我一起打坐。我看到有幾個天女在爸爸身邊捂著嘴笑他。煉完後我就告訴爸爸以後要穿衣服,要不別人要笑話的。

我和爸爸一起學法,我們提高很快。我經常看到師父的法身,有一次師父穿一身黃色的煉功服,我看到師父的手上都是卍字符,就問師父能不能讓我看看有多少卍字符。師父就將他的袖口挽起一點,我看到師父的小臂上全是卍字符,放射著金光,密密麻麻根本數不清。還有一次,師父來了,身體特別大,我問師父身體有多大,師父說今天就讓我看他的身體有多大,這時師父的身體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開始我還敢看,後來隨著師父的身體變大,我就不敢看了,再大我就害怕了。這時師父就又回到從前大小。

我以前學習成績不好,修煉以後成績越來越好,慢慢的我執著於考試的分數了。有一次小測驗我問師父某一道題會不會在試卷中出現,師父說會。果然考試考了這道題。我可高興了。後來期末考試,我又問師父會考那些題,師父告訴了很多題,我就認真複習。可是考試時,師父說的題一個也沒出現。我很懊喪,給爸爸說,爸爸批評我太執著分數,更不該用高層次的法來影響常人社會,對師父不能有有求之心。

有一次元神離體,我回到了我的世界。有一個王座空著,還有許多人站在王座兩列,有古代將軍樣子的,也有穿丞相衣服的。我坐在王座上,頭頂上皇冠的寶珠一串一串的,和電視《西遊記》中的那些國王帶的一樣。師父給了我一把大刀,刀上還盤繞著一條龍,它還會吐火除魔。我要舞刀,就讓士兵把刀拿到院子裏,他們四個士兵才能勉強把刀抬起來。我拿起來卻覺得刀的分量剛好。我不小心把刀掉到了地上,把地砸了一道裂縫,當把刀撿起來時,地上的裂縫就自動合上了。那天下著雨,雨滴落在身上卻不粘身,地上也不積水。

正法修煉

99年7.20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看不到新經文。爸爸的修煉狀態也很不好。爸爸單位裏還有十幾個同修弟子,大家在一起商量怎麼辦。有人想去北京證實法,有人不同意,沒有統一的意見。沒有了集體學法和煉功的環境,慢慢的爸爸的修煉越來越懈怠。但看到大法遭惡人誹謗,爸爸很難過。

有一天,他太苦悶,就又拿起了煙抽,並把我抱在懷裏,說:「我不行了,你好好修,修成後,一定再來度我!」不一會兒,他到廚房做飯,我獨自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我看見天外有一顆火紅的流星向地球飛來,在天上劃過;然後我看見,天空像大幕一樣的拉開了,天上飛下許多的龍、仙鶴,還有許多的天車等等。當時所有的常人都看見了,膽子大的在自己家裏從窗子向外看,膽子小的在自己家裏拉上窗簾,通過窗簾的小縫隙向外看。在外玩耍的小孩,有的被龍接到了天上。有一個火車站,許多人在站台上等車,看到比火車還大的龍,他們都害怕的跑到了候車廳裏不敢出來。還有一個惡警用槍打龍,被龍用龍爪一下子就打死了。

我和爸爸站在新家的陽台上,我平時除魔騎的龍和一個非常威武漂亮的獅子向我們飛來。我想騎那個獅子,但是獅子飛到爸爸跟前讓爸爸騎,龍飛到我這兒我騎上。 還有我認識的同修叔叔,阿姨,爺爺,奶奶,他們有的坐在蓮花上,有的坐在法輪上,還有的坐在天車裏,我們一起飛到天外, 數不清的大法弟子已經在那裏了。師尊坐在大法弟子們的對面,整個場面無比殊勝,洪大壯觀。最後師尊流著淚說:「你們都回到各自的世界去吧!」於是大法弟子漸漸散去。

我把這些告訴了爸爸,他聽了心裏一震,重新堅定了修煉的信心。並告訴了其他弟子,大家都受到鼓舞。爸爸工作的工廠和我們的家在大山裏面,消息很閉塞,那時我們看不到新經文,還不知有發正念的口訣。師父的法身有一次告訴我可以把我看到的告訴爸爸,增加他的信心。我看到許多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動物,低級醜惡。我就打出功能除惡。每當我除惡完成後,師父就獎勵我一個法器或兵器。我那邊的身體和思想知道它們的名稱和用法,但我不知道。我經常看到彌勒佛,哪吒,二郎神,和天兵天將。他們都在除魔。

一次,一場大的戰役,很多的奇奇怪怪的生命排著隊,向大法弟子衝來,它們還有帶頭的。有的用刀砍成幾瓣後,卻能重新合起來,又活了,怎麼打也打不死。我想起師父給我的一個瓶子裏有一種白色的藥面,我就把藥面撒在它們身上,它們就化成水了。有一次,師父獎勵給我一把寶劍,劍刃的一側是火,可以燒魔,另一側是冰,可以把魔凍住。師父還給了我一把劍是透明的,劍身上盤了一條龍,我覺得真好,威力可大了。隨著能力的增大增多,我漸漸不用兵器了,我更喜歡用拳腳除魔。我可以打出各種拳,隨心所用。師父給我了一雙銀色的靴子,和一雙露指頭的拳套,很有威力,還有一個帶卍字符披風。一次我到了一個山谷裏,有兩個惡神,它們變的很大,山谷的河水才淹沒住它們的腳,我一看它們變大,我立刻變的比它們還大,用拳腳把它們鏟除了。

後來我們看到了新經文,又知道了發正念口訣,更加明白了正法修煉的意義。師父傳授給我們的口訣威力特別巨大。自從開始除魔後,層次提高很快,幾乎每除一次魔,就提高一個層次。開始我看到我和爸爸坐著功柱上去後,有的空間的神仙對我們有抵觸,不正眼看我們。隨著正法時間的推移,他們開始理解我們了,對我們總是笑瞇瞇的。除魔開始是和動物打,後來就和一些人打,它們有人身,但身體裏面卻是動物形像的,我用師父給我的兵器很容易就把它們鏟除了。再後來,是和一些神打。我沒有把握,不知道該不該鏟除它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我就問師父,師父說:「你有眼睛,可以自己看。」我就用我手心的眼睛看它們,一看它們都不純淨了,是敗壞了的神。我就用發正念口訣一下子就把它們鏟除了。

隨著正法的推進,許多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都想到地球這兒躲一躲,我看到地球被一個巨大的天網包著,邪惡生命一般進不來,但也有個別的漏網,大法弟子們站在網旁邊,把漏網的鏟除掉。

一個同修阿姨的孩子叫波波,比我大兩歲,他不修煉。一次爸爸到阿姨家和阿姨交流,告訴波波師尊的慈悲苦度及修煉的神聖和偉大,並勸波波修煉。波波於是開始修煉。兩個月後他的天目也可以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元神也可離體除魔。我倆經常一起出去除魔,他騎的是一隻鳳凰,可以吐火。有一次我看到了他的臉,和他的人身的臉長的一樣,年齡大一點,17或18歲的男孩樣子。一般只能看到他的身體和他騎的鳳凰。他煉功已經是2002年了,煉的時間短,所以他的兵器很少,每次除魔,用的時間都比我除魔的時間長。因為他比我大兩歲,他可以把他看到的除魔景象詳細的說出來。我只能簡單的說一說。

爸爸對我講的有些除魔過程似信非信,認為太玄了。一天爸爸帶我去縣城,路上有一個廟,我對爸爸說這兒的另外空間有水,我要在這放一條金魚。這個金魚是師父在我一次除魔後給我的,金魚可以放出金光,能起到震邪的作用。不久波波和他媽媽也去縣城,在路過那個廟時,他看到一條金魚在廟的另外空間。就給他媽媽說了。事後,同修阿姨把波波看到金魚的事不經意間說給爸爸聽,爸爸興奮的說:「那條金魚是我孩子放那的。」阿姨聽了也很興奮,他們就更相信我說的我所見到的都是真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