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煙台棲霞市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3日】山東省煙台棲霞市也是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較嚴重的縣市,自99年7.20至今已有幾百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勞教、判刑,送610強制洗腦、轉化,現將部份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況告訴鄉親,使人們從電視謊言中走出來。

99年以前,棲霞有一萬多人學煉法輪功,許許多多的病人煉功後奇蹟般的好了病,因此人傳人,心傳心,學的人越來越多。那時全國有1億人在學法輪功,江澤民看學法輪功的人超過了XX黨員的人數,它那顆小人嫉妒之心,使其昧著良心,發動了鎮壓好人的運動。僅寺口一個鄉鎮被公安、派出所抓去判刑、勞教的就有:王桂海、李秀香、王立輝、劉樂兵、王桂臣、戰美蘭、李玉風、李玉芬、閆秀雲、閆堯傑、閆堯芹、王桂好、王桂偉、王蘭花、邢瑞芹、王新柱、閆守江等人;被逼流離失所的有王樹超等人,被迫害致死的有王麗萱及8個月的兒子。現被關押在王村勞教所的有蘇美榮、於月美、喬淑梅、劉樂兵、王桂臣、閆堯傑、刁進林等人。

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被關進看守所受盡非人的折磨,王亞平一半臉被上萬伏電棍電了6次;李玉真被惡警張學成拽著頭髮往牆上、鐵門上猛撞,拳打腳踢,滴水成冰的日子不讓穿棉衣站在鐵籠子裏凍幾個小時;孫秀亭60多歲的老人也不放過,惡警每天折磨她;牟桂芹被拉到地牢裏坐老虎凳、電擊;宋文珍因背法被惡警馬舔飛銬在鐵窗上凍;邴維麗、李秀香等11人因煉功被集體銬在鐵窗上,半夜後才放下來,柯美風手凍爛了,仍在不停的折磨她幹活;邢瑞芹、張可麗、喬淑梅、許姐、張樹香、吳蘭香、張玉娜、張玉風、孫景春、楊翠英、李玉華、李偉等許許多多大法弟子每天幹19小時的活(加工汽燈紗罩或果袋等),並不讓睡覺,2個小時一個班,對男大法弟子更重:蹲馬步,倒下就用電棍電,拳打腳踢,惡警讓犯人集體打,王桂偉、李叢林、孫景春、李偉等被打的無法站立,還要幹活……

大法弟子沒做壞事,不應承受這非人的折磨,集體絕食,抗議對我們的無理關押。獄長隋志春、李平讓精神病院給強行灌食,一根塑料管子這個拔出再給下個插上,有的拔出來時滴著血。並在食裏加了鹽,很快張不開嘴,難受死了,沒有水只能吃點冰塊。惡警很野蠻7、8個人扭著、按著直至不能動,李平拽著大法弟子的頭髮像豬一樣的吼:再叫你們學!還有公安局副局長孫太國像魔鬼瘋了一樣在現場指揮,並大叫:使勁灌,往死裏打!抓著學員的頭髮往牆上撞,叫李平灌死拉倒,並說:再叫你們去北京上訪。許多人超期關押,最後欺騙家屬交幾千元錢押金才放回家。但仍無人身自由,房前屋後有人盯梢、蹲坑,各個路口有公安把守,村口都有崗,政府有令,哪個村、單位有法輪功上訪嚴肅處理一把手,許多領導被逼採取了嚴防死守24小時監視,家裏電話都被竊聽,隨便進家抄家。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許多人工資被扣除,只給點生活費,孩子上學都是借錢。並可隨時抓你在公安局錄口供、照相、按手印……。公安局成立了610辦公室,基地設在小莊職中,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在田間地頭幹活,有的在家中吃飯甚至睡覺時就被抓走,許多群眾憤憤不平,仰頭問蒼天:這是甚麼世道,好人受難天理何在?!

棲霞市大法學員楊靜(化名)回憶說,修煉前我身患多種疾病(肝硬化、糖尿病、冠心病、腎炎、失眠等),曾經一年住醫院4次,藥費一萬多,生命垂危。96年修煉了法輪功,使我奇蹟般的活下來了,是法輪功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可2001年春節前夕,即大年三十,正當全家人團聚,歡天喜地準備過年時,上午8點多鐘,於春玲帶領幾個青年打手把我騙至大隊院子裏,要抓我到派出所。他們把我拉倒在地,我雙手抓住旁邊的冬青樹,拼命抗爭,最後還是被他們連打帶拖推進車裏,送到派出所。在那裏他們逼我寫保證,寫這寫那的,我不寫,他們又向我的家人勒索了3000元錢才放了我。這使我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十多天不能起床,就這樣我們全家在痛苦中度過了這個春節。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相信殘害正法及修煉者的惡行必受嚴懲!

棲霞市看守所惡人名單:
隋志春(看守所長) 李平(看守所獄醫) 馬甜飛(惡警) 張學成(惡警) 劉宏響(副所長調走) 韓昌高(惡警) 車振海(惡警) 於××(惡警) 隋××(惡警已退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