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不當特務,劉英富遭迫害生活不能自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1月10日】我叫劉英富,女,58歲,家住重慶市某縣一鄉鎮。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被強迫寫了保證,交了書。後邪惡的公安惡人引誘我當特務,我不從,被他們綁架到洗腦班遭受迫害。我的婆母被逼死,惡人唆使我的親人幫助他們行惡,騷擾不斷,我終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

我95年10底有幸得大法,當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寶書時,我就明白了這是我要走的路,毅然放棄了正在練的其它氣功。從此我走上了修煉大法的路。

然而,99年7月20日後,江氏集團鋪天蓋地的污衊大法和師父、迫害大法弟子。我們村4、5個同修每天被強行去公安一科「反省」交代,強迫交出大法書等。邪惡之徒認定我是骨幹、負責人,他們用高壓強迫我寫了「保證書」,並逼出了大法書。

不久後的一天下午,在公安局工作的弟弟叫我出去吃飯,到了才知道是同公安局的惡徒吃飯。飯後,公安局惡人偽善的對我說:「聽說你家裏有困難,這樣吧,你就給我們提供一些你們法輪功內部消息,你們那裏面的人也不懷疑你,我們也用不著再找人了,你就是最好的人選,我還給你一個月幾百元錢補貼生活,這便宜哪找去。」我一聽,是叫我給他們當特務,便果斷回答:「我不幹這違背良心的事,我也不要這傷天害理的錢。」

2001年1月19日,就是天安門製造「自焚偽案」的前幾天,我和好多同修被綁進洗腦班。在洗腦班裏,610恐怖組織惡人先對每個學員的情況作了了解,找出他們可下手的突破點。如,家庭反對的,就挑撥家人不送衣服、生活用品等;有小孩的,他們就教唆小孩跪在地上不起來,直到大法學員答應他們的要求為止;他們哄騙同修家的老人一來就跪著,直到答應他們「不修煉」才起來。 惡人在一旁煽動:「看你還說煉功做好人,親人都不要了。」於是老人也順應邪惡這些話,沒完沒了。惡人哪找來的歪理邪說:別人給我跪著,我就要答應他的要求(不管對與錯),否則就是沒有人情味。真是流氓至極。

他們威脅有孩子上學的同修:「你要煉法輪功,將來孩子考上大學都不讓讀。」他們給我們錄像,但電視上出來的是移花接木的反對大法的片斷。惡人還叫人讀污衊大法的報紙,動搖我們修煉的信心。他們對每個大法弟子的經濟情況作了了解:房子有多大,甚麼結構,家具電器有多少;然後就去逼生活費,每天15元。有單位的就叫單位每天派2人做幫教;沒有單位的,親人一見面就哭,搞得整天都不安寧。

我丈夫死了,家裏有位80歲的老婆母,是個老黨員。邪惡來綁架我進洗腦班時,我正在給老婆母餵藥,婆母見狀,立即跪在地上央求說:「你們要帶走她,等我病好了再帶她去吧。」他們不由分說的把我綁架走了。婆母在家常常淚流滿面。我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4個多月時間裏,我們沒有放棄修煉,反而更加堅定了信心。

5月份回家後,婆母因受打擊太重,不久就含冤離去了,我家失去了往日的歡笑。弟弟是派出所的,因我沒給他們當特務、內線,便三天兩頭被他們唆使來騷擾我。同修上我家來要是被他看見,就威脅說:「把你們全送派出所、公安局。」

因為他們強加的種種迫害、壓力,使我身體現在已不聽使喚,生活不能自理,但意識清楚、頭腦清醒。後一段路走得很艱難,我的這一切磨難都是江××迫害造成的,不只是我,他的黑手伸向了千千萬萬的家庭,使多少人家破人亡。現在我已清楚該做甚麼,就是按照師父交給我的法去做好三件事:學好法、講真象、發正念,堅修大法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