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的父親,一位老公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9日】這些年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有些事情如過眼的煙雲被遺忘,但有些卻在我的記憶中揮不去抹不掉。

記得那是2001年3月的一天,同我一起生活在新加坡的母親告訴我,她給我在中國的父親通了個電話,我的父親在電話裏非常生氣的說:「他們(我和我的先生)煉法輪功若要自焚,等我去的時候我給他們帶去汽油。」我當時聽到後感到愕然,又感到難過。2001年1月23日年江氏集團炮製了「天安門自焚事件」,當時新加坡的各大報紙照搬了很多中國媒體對所謂的「天安門自焚」事件的報導,一時間鋪天蓋地,在新加坡民眾的心裏,報紙上所講的就是真理,對報紙的信任度極高,一大批的新加坡民眾被矇蔽,在民眾的眼裏煉法輪功的人都被貼上了「走火入魔」的標籤,一時間感到極大的壓力,那時我們在外面煉功時時常會有民眾報警,警察會登記我們的身份證,有時會被叫到警察局去問話,甚至警車會圍著我們煉功的公園直到我們煉功結束才離去。經過幾年的新加坡法輪功學員的講真象,越來越多的民眾明白了,那些警察也明白了我們這些人是好人。

我可以理解新加坡民眾所受到的矇蔽,他們大多數人沒經歷過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國的整人運動,黑白顛倒的歷史。我所不能理解的是我的父親,一位老公安,一位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經歷過人整人的時代,有著豐富人生閱歷的老公安。之後的一個月我的父親來新加坡看望我們,我帶著這樣的疑慮迎接父親的到來,還好他並沒有帶汽油來。最初我們似乎都在避開法輪功的話題,我同我的先生還是照常的上班、學法、煉功,我的父親似乎也視而不見。兩個星期後的一天,我的父親突然說要同我談法輪功的事情,我有些意外,他的談話更讓我震驚。他說,他這兩個星期一直在觀察我們的一舉一動(不動聲色,到底是老公安),白天在我們上班時,他看了所有的真象資料,並且還讀了法輪功書籍《轉法輪》,他說他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的,在中國的宣傳是不真實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也對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感到氣憤,他很贊同李老師在《轉法輪》中所講的做人的道理。接下來的日子父親同我們一起去外面煉功,還曾參加過新加坡每月一次的全島大煉功。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到了父親回國的時候,那天我們送他到機場,在登機之前,父親很開心的告訴我,很神奇,這段時間下來他的腰腿不痛了(父親的腰腿痛困擾了他幾十年),他知道是因煉法輪功而起的作用,他很開心有機會能了解並煉習法輪功,也告訴我們要注意安全,以他的職業以及一輩子所經歷過的,××黨甚麼事都幹得出來。

送走了父親,內心為父親高興,他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的真象並受益。同時也感到悲哀,在中國,有多少人能有這樣的機會認識到法輪功真實的一面,並從中受益。當歷史翻過這一頁,當法輪功的真實展現在人們的眼前的時候,那些參與誣陷,迫害的人,那些受謊言矇蔽的人該如何面對。父親是幸運的,我也會盡我的力量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的真象,了解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國所遭受到的酷刑迫害,希望更多更多的人向我的父親一樣幸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