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國慶(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6日】他們曾經是中國保密部隊的軍人,在中國北方那個無人知曉的沙漠裏,為中國的國防事業貢獻了他們的青春、他們的熱情、他們的家庭,還有他們的健康。


法輪功學員李紅、李良、李迎的父母舊照

他們比其他普通的人更有理由享受國慶假日給人們帶來的喜悅和歡愉。雖然從1987年小女兒外出求學開始,一家五口人就沒有在一起好好過一個國慶節,但是少不了貼心的女兒打來的長途,少不了少在身邊的兒女悉心的照顧,他們的日子過的快樂而滿足。


兒子李良和女兒李紅小時候的照片

大女兒李紅(左)和小女兒李迎(右)

特別是1994年他們修煉法輪功後,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飛,更是覺得自己年輕了許多,以前走路需要人扶著的爸爸,現在承擔起看護、教導外孫的職責。母親已經60多歲了,卻仍舊健步如飛,騎自行車可以和年輕人媲美。

但從1999年開始,他們的國慶節是灰色和黑色的。1999年10月,小兒子因為寫了一封上訪信,被非法關押,判處1年半勞教,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天津市雙口勞教所。

他們是老實巴交的一介草民,面對強大的國家機器的強權和眾口鑠金的謊言,他們投訴無門,只有一趟一趟的尋遍了天津市的警局,才得知兒子被關押的地方。他們乘上長途車奔波了2個多小時,卻因為兒子堅持「真善忍」的信仰,不許探視。從此以後,幾乎每個月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不知道耿直的兒子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會遭到甚麼樣的待遇。每次聽到有煉法輪功的被警察打死的消息,他們就心驚膽戰,他們好怕聽到那個熟悉的名字。


小兒子李良被非法勞教兩年

擔驚受怕中迎來了春節,他們的大女兒在春節期間又被剝奪了自由,除了「她堅持煉法輪功」之外,沒有任何理由。一紙勞教書,就是一個人的幾年時光啊!

身邊的兒女一下子都不在了,年幼的外孫又一直要媽媽,他們的淚只有往肚裏落。他們的小女兒在上海工作很忙,除了經常打電話回家安慰他們外,甚麼也不能幫他們承擔。每次聽到小女兒的電話,心裏多少有了一些安慰。他們隔幾天收不到小女兒的電話,就開始嘀咕了,怕她也被抓。

小女兒答應他們2001年春節的時候回家。到了小女兒應該到家的日子,媽媽到火車站去接,卻連個人影都沒有。打電話到她上海的家裏,電話沒有人接,手機關機。單位裏又正好放假,小女兒失蹤了!母親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一夜之間頭髮白了許多,本來就不愛說話的爸爸,更是整日裏坐在沙發上,一語不發。

他們第一次過這樣沒有一個兒女在身邊的春節,第一次過這種以淚洗面的春節。

小女兒是正月十五的生日,蛋糕買來了,卻沒有人吃,他們守在蛋糕旁,依稀看到了她往日的笑顏。他們對著蛋糕許下了一個心願:希望能有她的隻言片語。蒼天不負有心人,他們終於知道了小女兒被非法關入了上海市洗腦班,目的還是一個:強迫她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他們了解自己的孩子,受過高等教育的孩子們不會聽信任何人的說辭,他們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他們無法得知孩子們在勞教所、洗腦班的情況,但他們相信自己的孩子沒有錯,信仰「真善忍」做個好人沒有錯。為此,60多歲的母親也被關入了看守所,一個月後放她出來的時候,惡人強迫她簽字:不簽永遠不放她走。母親一邊擔心年近古稀的父親,一邊想去看看三個被關押的孩子,不得已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啊、盼啊,2001年4月份,大女兒從勞教所放出來了,5月份小女兒從洗腦班放出來了。父親、母親的臉上有了些許的笑容。

在所有灰色的國慶節中,2001的國慶因為有兩個女兒的陪伴,也有了一些開心的顏色。儘管有人跟蹤,電話一直被竊聽,這並不妨礙女兒陪他們出去散散心。

小女兒陪他們再一次來到勞教所,想看看關在裏面的兒子,仍舊是滿懷希望去,帶著失望回。

剛回到上海不幾天的小女兒,在出差的途中被非法抓捕,沒有任何原因。她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她不願意說假話,沒曾想這一次一關就是兩年。小女婿千里迢迢從澳洲趕到天津看望父母、再到上海想看看自己的愛人,卻被趕出了生他、養他的祖國的大門。


小女兒李迎目前被營救到澳洲

母親坐火車硬座來到上海,下車後沒顧得找地方住,直接坐長途汽車來到勞教所門口,卻連個人影都沒有見到。傷心欲絕的母親一步三回頭的回到了天津。

2002年3月份,這是小女兒被抓半年後母親第一次看到她。剛強的母親,拿出做軍人時的毅力,強忍著眼淚,倔強的小女兒看在眼裏,苦在心裏,看著風塵僕僕的母親,背包裏面是茶缸和方便麵,小女兒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母親想抱抱女兒,卻都不允許。時間過得飛快,只得看著母親的背影消失在鐵門的後面。小女兒晚上躺在床上,眼淚不由自主地淌啊淌啊。

2003年的國慶節前夕,父親做好的一桌的飯菜,外孫也翹首盼著媽媽的回來,等到的卻是冰冷的一張紙,他們的大女兒再次被抓入勞教所,這一次是2年半的時間。

但父母已經不再相信蓋著紅章的紅頭判決書了,小兒子1999年10月被判一年半勞教,到2003年10月,4年了,都沒有放出來,這一次大女兒又不知道要被關多長的時間。

外孫已經漸漸懂事了,不再像小時候失去媽媽時大哭了,他一句話都不說,眼淚在眼眶裏轉著,使勁憋著不讓它流下來。有一天晚上,父親給外孫蓋被子,發現孩子的淚水濕了大半個枕頭……

從此父母開始奔波津滬兩地,看望被關的三個子女。

小女兒過了2004年國慶就應該放出來了,剛過完十一黃金週,母親就迫不及待地登上了去上海的列車,心裏又是期盼,又是擔心。終於見到小女兒了,母親心疼的把她摟在懷裏,回家了!陪小女兒在家的這段日子,是母親這麼多年來最舒心的日子了,小女婿打來越洋電話,才知道他在澳洲這兩年,跑了那麼多的地方,找了那麼多的人,甚至連澳洲外交部都出面與中國政府交涉,讓他們放人,才能有小女兒今天的自由。

母親雖然捨不得,但還是對小女兒說:你快些出去吧,出去我才能不再擔心你。你才不會像你的姐姐弟弟一樣,被反覆抓、反覆關押。

在澳洲政府的幫助下,小女兒順利到達澳洲,但她卻沒有機會再看一眼最疼她的爸爸,從此她再也不能承歡膝下,連她的婚禮,父母都沒有辦法出席。

2004年5月22日,他們被關押了56個月的兒子終於回家了,外孫看到舅舅那個開心啊,他不會說甚麼好聽的,一個勁的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往舅舅嘴裏塞。從此他成了舅舅的小尾巴。

每個月他們都能去看看大女兒,所以,5年來,他們的臉上第一次有了舒心的笑容,他們憧憬著兒女繞膝的那一刻,因為這一天不遠了。

沒曾想,2004年10月2日,6、7個警察闖到家裏,抄家、逼問父母他們的小兒子都和甚麼人聯繫,家裏的《轉法輪》是誰的,年邁的父母才知道他們的小兒子再次被秘密抓捕。沒有人告訴他們為甚麼抓他,沒有人告訴他們把他關在甚麼地方,他們找派出所、公安分局、甚至打電話到市公安局,卻得不到任何答案。

木訥的父親更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嘴角不由自主地顫抖著,母親焦急萬分,讓他們如何能接受這個事實!他們不僅要問,做好人就這麼難嗎?信「真善忍」就有罪嗎?

他們的孩子都是大學生,風華正茂的年齡,本應給國家做出貢獻的年齡,卻被關在勞教所、看守所裏,受盡非人的折磨。他們的小女兒曾經在冬天被手銬從背後反吊在牢房的鐵門上,3天3夜,整個手臂失去了知覺;被四腳朝天每日14個小時綁在床上灌食,被關入一個人的屋子裏達6個月之久。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兒子曾經承受過甚麼,但他們知道曾經和他兒子關在一起的一個大學生被勞教所活活整死了。小兒子不想告訴他們他的遭遇,是怕他們承受不了,他自己也不想再回到那種地獄般的生活中去。現在兒子又被抓了,他們更是無從得知了。

善良的人啊,當你們看到這裏的時候,您是否願意幫助這對孤獨無援的父母呢?拿起你們的電話,給他們一些援手吧。

此次抓捕小兒子李良(33歲)的相關人員的電話如下:

河北區國保支隊電話:0086 22 2635 3788
警察:宋曉升,劉廣濤(抓人、抄家)

河東區和平村派出所:電話(值班室):0086 22 2432 9184 地址:和平村大街9號內
民警:耿濤(戶籍警)
民警:孫培海(以前的戶籍警)

天津市河東區春華街辦事處:電話:0086 22 2432 8563
書記: 沈書記
李霞(黨辦)
火秀玲(以前是街道管法輪功的,她直接導致李良關押至2004年5月份。現在是李霞管這方面的)

居委會:天津市河東區春華街華康裏居委會0086 22 2646 1086
居委會書記:錢書記(女)
郭秀珍副書記(女)(愛人:張震)家裏電話:0086 22 26418379
河東區分局電話:0086 22 2421 1876
河北區分局電話:0086 22 2635 2540
市公安局電話(舉報幹警違紀)0086 22 2339 8255
市公安局電話0086 22 2731 8989轉河北區分局

大女兒 李紅,40歲,現被劫持在天津板橋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屬下的一中隊。
地址:天津大港板橋女子勞教所,郵編:300270
電話:(86)-22-63251823(門房),63251619(辦公室),63251069(管教科)

小女兒 李迎 目前居住在澳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