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蛋蛋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我一直住在土耳其,去年在國內的老母親三年一直未見到我,就決定來土耳其看望我,可是小外孫我妹妹的兒子6歲的蛋蛋也吵著要跟姥姥去看大姨,於是這一老一小萬里遙遙的就飛到了土耳其。

見面後,我發現小蛋蛋口齒還不清楚,都六歲了,說話還亂兒亂兒的,他說完話了,誰也沒明白說的是甚麼,還得重新再一句一句的問,得費好半天的勁兒,才能跟他對話明白。姥姥和他媽媽愁的呀,就甭提了;好在從小看大的,姥姥能明白他的大部份的意思,能給他當半個翻譯;在國內又看兒科醫生又看心理醫生,也沒甚麼結果,只是說慢慢就好了。

臨出國之前,姥爺摸著小外孫的頭傷感又幽默的說:「小外孫兒啊,你看你都6歲了,連中國話都說不清楚,這回到國外去,就講外國話吧,講外語也許別人能聽懂你,留在你大姨身邊,在那裏好好學外語吧。要不你可咋整啊!」小外孫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他在土耳其玩了20多天後,回去了。兩個星期後,母親打來電話說:「小蛋蛋回國後突然說話特別清楚,再也不亂兒亂兒的了,也不知是怎麼回事兒;這出趟國還出息了!」

當然,母親是個常人,又不太相信法輪功,但由於我修煉後的身心變化,使她老人家也對法輪功有了新認識,印象也很好,這幾年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替法輪功喊冤;但她自己還在觀望;這小蛋蛋來這裏一趟突然講話清楚的玄機,常人當然不明白,是慈悲的師父給小蛋蛋消了一層業力打開了孩子的智慧啊!我跟媽說,「是我師父的能量場給小蛋蛋清理了身體的。」媽在電話那邊似信非信的說:「是嗎?!可真神了!」

這是發生在2003年2月份的事;上個月我與老母親通電話時,她老人家還提起此事讚歎不絕!

說來這個小蛋蛋也有些神奇的事;他四五個月的時候,我在國內,經常見到他,大多數在他哭時誰抱也不好使,哭個不停,每次都是我一接過來就不哭了,而且還靜靜的睜大眼睛盯著我頭頂看,眼珠還直轉,小腦袋也略略的晃動,似乎看著光芒的東西,眼光略顯神奇的樣子!我心裏明白,他是看見了旋轉的彩色的法輪在我頭頂上!這情景母親和妹妹都看的清楚,都只覺得奇怪;母親還自言自語說「他好像看甚麼玩意兒呢!」

還有在他三歲時,他表現出特別的力大無比,在飯店裏,他不老實兒坐著,下地將一米多長40公分寬的長形厚厚的木頭板凳拖著就走;一般就連大人拖起來也要費點勁兒才能拖動;8個月的時候還站不穩吶,一手把著床頭一手就將裝著滿滿5磅熱水的大暖壺提了起來;看著都懸。在幼兒園裏中午從來不睡覺,精力充沛得很;還很善良,聽他媽媽為錢發愁,就在床上拖著枕頭喊著賣大米,還告訴他媽媽等他長大了就好了!

小蛋蛋平時還很淘氣,甚麼玩具都拆,沒剩一個完整的玩具;99年冬天由於經常來我家(那時我在國內),見我煉功打坐,於是三歲的他也跟著練打坐,我給他看師父的像,告訴他這是師父,從此他就記住了;2000年初,我從網上下載了師父在山中坐著的遠景照片,並問他這是誰?他從一米多遠的距離正忙著他的玩具時只瞥了一眼就答說「是師父!」他從此回家後經常半夜自己坐起來打坐;一做就是20多分鐘;有一次半夜醒來大哭著要找媽媽,我妹妹說:媽媽在這呢!他含著眼淚說:你不是媽媽!還有一次半夜醒來要他媽媽抱他上廚房桌子上吃蛋糕,我妹說沒有,他就指著桌子的中心說:你看,就在那呢!(其實我想他看見的是法輪)

他媽媽很奇怪的跟我說了這些;我心裏明白,於是就給他複製了一套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14盤,加上兩盤煉功帶和兩盤「普度、濟世」音樂,共18盤磁帶裝在一個盒子裏送給了他,那年他三歲;小蛋蛋從那時得法了。我囑咐他要經常聽,要聽師父的話;後來他媽媽說他那麼淘氣,給甚麼拆甚麼,給他買的好幾盤寶寶錄音帶還沒怎麼聽就都把帶子抽出來當繩子玩了;惟獨大法的磁帶,常常拿出來擺來擺去的,從來不拆,還讓他媽媽給放著聽,聽完了還一個個擺好,竟能將一盤帶從頭聽到尾,而不哭不鬧!他媽媽問他,你能聽懂嗎?他點點頭認真的說聽懂了!在幾個月中都陸續的聽完了;他媽說這太奇怪了!因為他平時的表現象多動症似的!

他四歲那年我就回土耳其了,一天電話中,母親告訴我她的幾位女友來做客,席間談到政府如何的迫害法輪功,還說:到外面可別提法輪功的事兒啊!都說法輪功不好!等等;小蛋蛋正在另一個房間玩呢,卻聽到了,就跑過來說:「誰說法輪功不好?我就是煉法輪功的!」儘管說的不太清楚,可大家都聽懂了!那年他才四歲!他從哪裏知道法輪大法好啊?他是從心裏明白啊!是他生命的本性表現出來的明白,而不僅僅是人說的孩子的心靈是純潔的道理!

小蛋蛋今年上學了,課堂上,老師說小蛋蛋是個唯一配合她思考問題的學生,跟著她的問題思考,並提出問題,全班的唯一的這樣的學生,老師很滿意,經常鼓勵和表揚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