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師父新經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5日】師父的新經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像一把重錘,像一聲警鐘,敲擊著、震撼著億萬大法弟子的心,特別是「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的心。這語重心長的教誨和啟迪,正是師父偉大慈悲的體現。這是在正法接近結束,法正人間快要來臨的關鍵時刻,師父對大法弟子,特別是大陸大法弟子的又一次警示和提醒!

師父對每一個大法弟子都寄予了最大的信任和期望。一切真正決心跟隨師父走完正法之路的大法弟子,一定會在強烈的震撼和深刻的反思之後,懷著對師父萬分的敬佩和感激,更加堅定的學法修煉,更加自覺的在證實法中做好三件大事,盡最大努力去救度那些至今還沒有從邪惡製造的謊言毒害中走出來的億萬世人。

幾天來,我反覆吟誦師父的這篇新經文,反思自己近十年來得法修煉的歷史,總結自己的經驗和教訓,心情沉重萬分。師父在這篇經文中又一次提出了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在正法中必須解決的一個根本問題:「要正念、不要人心」。從理性上而不是從情感上認識和解決這一問題,是目前大法弟子能否做好三件大事,真正走向圓滿的關鍵。

「要正念、不要人心」,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學法修煉的真正內涵,是衡量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思想言行的標準,同時,也是大法弟子修煉圓滿的前提、基礎和目標。

本文想就此談自己的一些認識和體會,與大陸同修交流。

一、正念是甚麼?正念就是神念,即神的思維。它表現為對大法的堅定正信和自覺維護。人心是甚麼?人心就是俗心,即常人之心。它表現為對人在世間生存方式和生活方式(主要是名、利、情)的執著和留戀。

大法弟子都知道,《轉法輪》是一部天書,當然,師父所有的講法、經文都是。天書,顧名思義,是天上的書,神看的書,用神的思維寫成的書,講的是天理,高層空間的理,神佛應該知道的理。如果不去掉人心,不樹立正念,即使文化水平很高,也理解不了,記不住,甚至會抵觸、反對。

老師早就說過,如果大法弟子都圓滿了,他的法就是講給神的。常人經過轉世,對他也就不知道了。這就是說,這部書是寫給神的,不是寫給人的。所以,大法弟子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用正念即神的思維,也就是天書所講的天理去克服人心、取代人心,最後完全去掉人心的過程。大法弟子「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就是正念對人心的抵觸、克服、取而代之的過程。

這個過程在人的身上,常常表現為持久劇烈的思想衝突,反反復復的得失權衡,難割難捨的感情糾纏,以及在遇到磨難時,能否堅定的站在法上去認識,在痛苦的消業中能否自覺擺脫人心的困擾和常人社會對自己影響等等。一旦正念不足,在這些對立衝突中,就難免離開法的軌道,輕者止步不前,重者一落千丈,甚至前功盡棄。在證實法中,如果正念不足,不但對法理的理解不能昇華,發正念的威力大受限制,講真象時的效果也不會太好。具體表現上就是或者怕字當頭,閉門不出;或者底氣不足,缺乏智慧;或者顯示心太強,不注意安全,造成資料點的破壞和大法弟子被邪惡無端迫害等。

當然,「要正念、不要人心」,貫穿在修煉過程的始終。正念的樹立和人心的去除,是一個此長彼消的過程,一旦正念完全戰勝人心,大法弟子真正做到心在法中,法在心中的時候,換一句話說,當他真正成為一個純淨的大法粒子的時候,他就真正實現了正念正覺的圓滿。

二、正念表現為對舊勢力及其安排清醒自覺的全盤予以否定,而人心則表現為對舊勢力及其安排的自覺不覺的承認、屈服和順從。

師父正法和舊勢力的安排同時存在。每個大法弟子,不但師父在管,舊勢力也在管。所以許多事情,表現在人世間常常是撲朔迷離,真假難辨。修煉人只有正念堅定時,才能正確選擇,從容決斷,堅定的跟上師父正法的步伐,不為舊勢力的安排所左右。舊宇宙已處於成、住、壞、滅的最後階段,舊勢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挽救它們即將滅亡的命運。但它們又不肯承認自身的變異,不願同化師父創造的宇宙大法,相反,卻要按照它們安排的那一套行事,這不是不自量力嗎?

目前,沒有得法和不知道大法好的宇宙眾生,特別是世人,仍然在舊勢力安排的干擾中渾渾噩噩的過著每一天,不管他們自己覺得活得如何自在,但他們還是迷中人啊!他們還不知道,這舊勢力的安排,是繩索,是牢籠,是死胡同,是一片黑暗的萬丈深淵。大法弟子證實法、講真象,就是從萬丈深淵的邊沿,和舊勢力爭奪人、搶救人,使人免於被毀滅的命運。這是真正的救人於水火。

遭受嚴重迫害、處在一片白色恐怖中的大法弟子,不顧個人安危,在地獄門口救人,讓他重返光明,重獲新生,這還不是偉大的慈悲嗎?相反,大法弟子如果人心太重,過分考慮自身安危,(當然安全問題還是要十分注意的)而怕心作怪,顧慮重重,甚至閉門不出,無所作為,這不是見人之將死而不救嗎?大法弟子的慈悲到那裏去了呢?這不是實際上承認了、屈服了、順從了舊勢力的安排嗎?偉大的師父從大穹的最高處一步一步來到人世間,四海為家,耗盡心血,不就是為了拯救宇宙中的眾生嗎?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不都是師父從無邊無望的苦海中、死海中一個一個「撈」上來的嗎?我們得救了,我們能看著那些處於危險邊緣的眾生不管嗎?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難道我們能輕易放棄嗎?我們還像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嗎?

在對待磨難的問題上,同樣存在這些問題。在老弟子中,有的病業反應較重,也有的遭受邪惡迫害。但是正念足的,就能迅速戰勝病魔,恢復健康;或清除邪惡,闖出魔窟。而正念不足,消極承受,或怕心不斷,則使病業持續,或使迫害更加嚴重。有的甚至被「轉化」或「邪悟」。在磨難和迫害面前,大法弟子的一念,常常帶來兩種不同的結果。師父說過,「七.二0」以後,他就沒有給弟子安排過要過的「關」。除了剛走進修煉不久的大法弟子之外,所有嚴重的迫害和病業反應,實際上都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以「考驗」為名進行的迫害。舊勢力之所以敢這樣做,就是它抓住了大法弟子有漏的人心,鑽了空子,加大了迫害。如果大法弟子正念十足,從正法的角度看問題,用強大的正念去否定它,而不是消極承受和害怕,就能很快的戰勝和清除邪惡,使魔難和迫害儘快結束。在舊勢力安排的邪惡考驗面前,是用正念還是用人心去對待,造成了兩種完全不同的結果:如果以人心對待迫害,只會引發更大的迫害;如果以正念對待迫害,就會減輕和結束迫害。實際上,消極承受和怕心,正是自覺不自覺的承認、屈服和順從了舊勢力的安排,使得舊勢力的迫害更加劇烈、時間更加延長,勢頭更加瘋狂。從這裏,我們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心和世間惡人對大法的迫害,是一種因果關係。從某種意義上講,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現狀,是大法弟子的人心造成的。如果大法弟子整體上都正念十足,這場迫害早就結束了。

三、正念要求大法弟子在法上認識法,在法中精進;人心則表現為站在人的角度去認識法,以在人中追求和享受大法帶來的好處和福份為滿足。

確實有的大法弟子也說大法好,也在洪法,甚至也在做著三件事。但他們的立足點不在法上,而在人上。當然,對世人講真象,要看對像的接受能力,理智的、智慧的去做,不能一味求「高」,以免事倍功半,甚至無果而歸。但立足點站在甚麼地方,直接影響著講真象的方式和效果。如果正念在胸,是為了慈悲救人,不管遇到甚麼樣的對像,均會從容對待,講話猶如山間清泉,潺潺流出,不僅對方愛聽,而且你的善念表現出的誠意,也容易打動和感化對方。如果大法弟子以自己的善言善行向世人真正展示出大法美好的一點一滴時,世人會更加深切的感受到大法的真象和威力,因為他眼前的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大法形像在人世間的體現。常常是一個舉動,一句話,勝過萬千豪言壯語。而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的善心、語氣、行為,也只有在法上認識法,並且有深刻理解的時候才能做到,靠「作秀」是根本不行的。另外,抱著對人間惡人的仇恨心理,或帶著私人親友的「人情味」去做,也不一定能取得預期的目地。因為人的心是人情改變不了的,只有真正的善念、正念,才能打動人心。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人都是有另外空間生命操控的。當正念一出的時候,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將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所解體,人一旦脫離了邪惡生命的操控,就會用善的一面去接受大法弟子的幫助,有緣者還會儘快走上修煉大法的路。而這一切,只靠人心所依賴的仇恨和人情是做不到的。大法弟子在講真象中不管講的高與低,只要正念一強,它就會產生巨大的力量,而這種正念,正是大法弟子在學法修煉中,在證實法的過程中,從理性到實踐的昇華而形成的。所以,堅定正念,最根本的還是要認真學法。在法上認識法,還是從人的角度認識法,這是能否真正從理性上認識法,能否真正樹立起正念的一個根本問題。在不牽動人的根本執著時,這兩者的不同似乎不容易察覺,而當一旦觸動人的隱藏較深的根本執著時,兩者之間就大相徑庭了。正念和人心是根本不同的兩種境界,兩種標準,兩種價值觀念。比如對當年北京四二五中南海萬人大上訪,對天安門廣場的和平請願,對於大法弟子利用衛星和無線電視插播真象資料等證實法的行為,站在法上認識,正念足的弟子認為這是講清真象救度世人的偉大慈悲的舉動。而站在人的角度看,他們就感到這樣做是「影響社會穩定」、「違反政策規定」,待到有的大法弟子被邪惡迫害致死,他們又覺得這樣做太危險,就乾脆躲在家中「看書學法」,偷偷煉功,甚至連親友之間都緘口不語了。而那些正念足的弟子,不但沒有因為一些弟子被殘酷迫害而停止證實法的腳步,反而加快了證實法的步伐,更加積極的印刷、散發真象資料,向世人揭露迫害,向明慧網曝光壞人的惡行等等。到了生死考驗來臨的時候,那些人心重的弟子,就明顯的暴露出他們的致命弱點:他們往往是為了在人世間的美好(身體健康 ,家庭和睦,生活幸福,社會穩定)而學法修煉。這些人雖然也說大法好,也給別人講大法好,但是它只是把大法作為謀求和保證他們在世間生活幸福的手段,換句話說,他不是為了法,為了宇宙眾生,他是為了自己,讓法為我所用,為人服務。這就和師父傳法的目地完全背道而馳了。這樣講,可能分析的尖刻一點,但忠言逆耳利於行。一個讓法為自己服務的人,能進入法中,成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嗎?不能!這不僅是對法的利用,而且是對法的破壞和褻瀆!這樣的人,一旦被邪惡抓走,進行迫害,他能走過這一關嗎?絕不可能!有些在邪惡嚴酷迫害下被「轉化」的人,許多不正是由於他們沒有在法上認識法,正念不足,因而被邪惡擊中的嗎?相反,不少法學得好,正念又足的人,被抓進去之後,把看守所和監獄作為證實法的場所,他身旁的獄警、管教、犯人,都成了洪法講真象的對像。這不但震懾了邪惡,而且也使這些人改變了看法,有的甚至在監獄中開始學法煉功,自己也正念闖出了魔窟。出來之後,他更未因受迫害而放慢證實法的步伐,相反,做得比過去更主動、更認真,也更有成效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正念足的弟子在師父的呵護下,又邁開了新的步伐。

如何看待人的肉身的生與死,是堅定正念還是人心的試金石。師父在講法中講過:「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在美國講法》)。在法上看,人所謂的生與死,並不是生命的真正的生與死,而不過是人真正的生命(元神)從一個空間進入了另一個空間。人的肉身,不過是用最表面空間的最粗糙的物質(分子)做成的一件衣服,生,就是元神穿上了這件衣服;死,就是元神脫去了這件衣服。放下生死無執著,放下執著無生死。當然,放下生死不等於可以輕率的去死,更不是聽憑邪惡殘害自己的生命,相反,為了實現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大法弟子更應該萬分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這種珍惜,是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更多的救度眾生,而不是單純的保住生命,延續常人的生活。許多大法弟子正念闖出魔窟之後,不但沒有消極退縮,反而以更堅定的步伐,更理智更智慧的做著三件事,救度著更多的世人。珍惜生命是為了證實法,是為了讓生命在法中延續,在法中修煉,在法中成就自己的威德。這種以正念對待生命的狀態,閃爍著宇宙法理的光芒。

四、純淨而堅定的正念要求大法弟子把清除邪惡、結束迫害作為自己的神聖使命和責任,並在證實法中努力完成和實現這一使命和責任;而人心則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在常人身上,產生一種茫然而不知所措的焦急、等待和依賴思想。

宇宙空間是分層次的,從高層空間到人類這個表面空間,渾然一體,都是宇宙大法造就的。它們從高到低,有區別,又有聯繫,而且是層層制約。人類社會的一切,都在高層生命的控制之中,常人實際上沒有任何自由可言。常人社會中人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都有高層生命的操控,所以人世間出現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人間首惡發動的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迫害,正是宇宙間舊勢力操縱邪惡生命利用世間壞人幹的。邪惡勢力之所以敢發動這樣殘酷的迫害,正是它們依據舊宇宙相生相剋的理,藉口大法弟子存在業力需要考驗為由而安排的。現在它們又抓住大法弟子有漏的人心在延續這場迫害。因此,要儘快結束這場迫害,在師父正法中清除宇宙中舊勢力的前提下,關鍵是大法弟子能否儘快堅定正念,去掉有漏的人心,在證實法的三件事中,特別是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加快步伐,獲得更大的成效。師父把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作為大法弟子重大而神聖的歷史使命,做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特殊修煉方式,是為了讓大法弟子樹立更大的威德,成就更高的果位,從而在新的宇宙中有更高的位置,發揮更大的作用。這是大法弟子無與倫比的榮耀。但是,這一榮耀能否取得,取決於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有無堅定而強大的正念。人世間邪惡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為大法弟子的正念所制約,大法弟子正念越足,三件事做得越純淨、越好,迫害消除得越快,結束得也就越早。師父講:「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大法弟子如果正念不足,就不能從根本上認識這場迫害是怎樣產生的,也就不能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偉大使命和歷史責任,而必然把這場殘酷的鎮壓歸結為世間人對人的迫害,因而順理成章的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在常人(即某些當權人物)身上,僥倖中希望他們放下手中的魔杖,或希望個別「開明人士」能為大法和大法弟子「平反」和「恢復名譽」。立足點放到這裏,恰恰暴露了人心太重的大法弟子沒有從法上認識這場迫害,而只是從人與人的政治鬥爭層面上認識這場迫害。這與師父要求的正念已經完全不是一回事,而成了常人的思維。「人心」越重,邪惡則迫害得越厲害,迫害的時間也越長,因為高層空間邪惡勢力的迫害,正是針對大法弟子的人心來的,用「人心」去結束迫害,只能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對於那些正在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只能是心欲救之,實則害之。因為這是自覺不自覺的授邪惡以把柄,被邪惡緊緊抓住不放,反而加劇了迫害。師父曾經舉中共十六大和當年那個總理的例子,已清楚的說明了這一點。

一九九九年七.二0之前的七年,大法弟子在個人修煉階段,那時正念和人心的區別,大都表現在個人修煉中對法理的理解和對待磨難的態度上。然而當恐怖從天而落,人世間風雲突變,十二級颱風刮來之時,對正念還是人心的考驗一下子提到一個新的高度,要正念還是要人心,成了擺在每一個大法弟子面前無法迴避的考驗。在邪惡迫害的這五年多時間裏,大法弟子每個人都經過了一個又一個關口。結果是甚麼呢?大多數弟子走過來了,但也有極少數過不了關,掉下去了,有的甚至走向了反面,作了邪惡勢力手中的工具和幫兇。五年多來對大法弟子的考驗,不管甚麼場合,甚麼形式,中心內容只有一個:要正念,還是要人心?能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師父在「七二0」以後不斷發表的經文中,一而再、再而三的把這個問題提到大法弟子面前,說明它對大法弟子能否走正、走好、走完正法之路,有著根本的重要性。

五、要正念還是要人心,就是要當神還是要當人?

說到這裏,又回到開始的題目上來。正念到底是甚麼?

正念來自於裝在大法弟子心中的宇宙大法。人的腦子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裝的法越多,變化越快,正念越多;對法理解的越深,正念就越堅定、越純淨、越強大。

當宇宙大法完全裝滿人的頭腦時,人心就沒有了。

如果相反,腦子裏沒有法,心中沒有法,談甚麼正念?

對法不學習、不理解,不從理性上理解,何來堅定的正念?

所以,正念不足,人心太重,究其根本原因,在學法上。師父在多年的講法中,也是反覆的多次的要求大法弟子:要學法、學法、學法,要多看書、多看書、多看書,證實法中三件事的第一件事,也是「學好法」。因為學好法是修煉圓滿和證實法的前提和基礎,沒有它,一切都是空談。

不學法,不學好法,不理解法,在證實法中,能證實甚麼呢?證實的只能是人自己,是自己的人心。人心能改變人嗎?改變不了。人心能清除邪惡嗎?清除不了。人心能結束迫害嗎?結束不了。再說一句:人心能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嗎?也改變不了。

因為人世間發生的一切,都是高層空間的高級生命導演的一場又一場戲。就如最近的中共四中全會,結果已出來了。從常人角度看,那個迫害大法的元凶,雖然退出位子(當然這也是正法向前推進的表現),但他頭上還帶著五顏六色的光環,還在迷惑著人,他的同伙、幫兇還在台上。師父早就說過,他的元神已經死過一百回了,目前只是一些邪惡爛鬼在支撐著,他身上已沒有一點人的東西了。但是舊勢力還要利用他,一直要利用到最後。一旦正法結束,這些也將在瞬間結束。這是師父從法上講的,師父講的是這件事的真象。而人眼看到的只是表面人世間的東西。如果看不到真象,被人世間的表面現象迷惑,那就還在「人心」中,還沒有從人中走出來。如果還不悟,還不醒,就會又一次進入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在「五中」、「六中」全會的死胡同,那豈不是等於又要延續這場迫害?

當然,師父完全有能力使這場迫害很快結束。但師父為甚麼不做呢?

在「七.二0」以後的講法中,師父已多次談過這個問題。師父來人世傳法,面對的是整個宇宙。他在舊宇宙即將解體,舊宇宙的所有生命均在劫難逃的時候來傳宇宙最根本的大法,就是為了救度舊宇宙中的所有眾生。他這件事分兩步走:正法時期和法正人間時期。現在正處於正法時期的後期,而且已近尾聲。由於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它們強加給大法弟子的邪惡考驗成了大法弟子能否堅定正念,從人中走出來的一個又一個大關。在過關中,有的過得好,有的過得不好,當然,大多數弟子還是闖過來了。但是,在五年多的迫害中,有的弟子又對長時間的揭露邪惡有點缺乏耐心,產生了一種茫然不知歸期之感,漸漸的「人心」復萌,對正法的前景和自己的能力發生懷疑,慢慢的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在常人政權上。這樣,就使得證實法的步伐、效果和師父的要求產生了較大的差距,少數弟子還遲遲從「人心」中走不出來。另外,邪惡發動的這場迫害,用謊言欺騙了全世界的人。經過大法弟子講真象,已有不少人得到挽救,但還有為數眾多的世人,至今仍被謠言所毒害。按照宇宙大法的法理,那些腦子裏裝著宇宙大法不好的人,正法一結束,就是第一要淘汰的對像。在2002年《北美巡迴講法》中,師父就嚴肅的說過:「大家想想,今天咱們就結束,那麼中國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對應著更大的天體眾多的生命,馬上結束,得有多少生命將被淘汰?」同樣,如果今天結束迫害,在大法弟子中那些人心太重還沒有完全從人中走出來的將有多少會喪失這千載難逢的機緣?師父正是為了眾多大法弟子迅速趕上來,真正圓滿,正是為了更多的救度那些被邪惡毒害的世人,進而挽救他們對應的天體中的無數眾生,才一再延長結束時間。這正是偉大師尊的偉大慈悲,他包容了無量無計的宇宙天體和宇宙眾生,用「人心」是永遠也理解不了的。

最近,當我反覆誦讀師父的新經文《要正念、不要人心》的時候,回顧自己得法近十年的修煉路程,我一方面為自己能遇到這千載難逢的機緣,走進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隊伍而感到無比幸運,同時,又為自己學法不深、人心太重而自慚形穢。在「四中全會」前夕,我雖然也明白師父講過不要把希望寄託在常人身上,但就在那幾天,我思想深處還有這樣的念頭:如果四中全會的結果好一點,我們對世人講真象的阻力就小一點,迫害的結束就快一點。這些念頭的產生,正是自己學法不深、正念不足的具體表現。它反映了「人心」的去掉,不是表一個態,說一句話那麼簡單,而是一個長期艱難的修煉過程。

師父這篇經文,是對我的當頭棒喝,叫我驚醒,催我奮起。我系統的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維,深感自己愧對師父的慈悲救度。中國有十三億多人,大陸大法弟子如果以七千萬計算,每個人講二十個人,兩天一個,四十天也講完了。何以還有為數眾多的世人至今還不能從邪惡的毒害中解救出來?當然,講真象救度眾生不是常人的工作,不能平均分配,更不能硬性攤派,而是要靠大法弟子的正念自覺自願的去做。被毒害的世人中也不是個個都可以救度的,但師父要求我們要儘量的去救度。師父親自樹立的明慧網,是一柄刺向邪惡的倚天長劍,明慧網的同修們也在用他們的方式證實著法,利用網絡工具向全世界的人講著真象,救度著世人。許多國家的大法弟子舉辦反酷刑展(真人演示),都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揭露了迫害的真象,使眾多受欺騙的世人如夢初醒。在大陸目前還不具備使用這種方式的條件。但大陸大法弟子要和國外大法弟子密切配合,形成一體,對邪惡形成內外夾擊的態勢,這樣才能更有力的震懾和清除邪惡。當然,各個人的具體情況不同,對法的理解和修煉的層次不同,自身具備的條件不同,所以也不能同樣對待。條件好的可以能者多勞,多多益善。條件差的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也都可以盡其所能。像面對面講,送真象光盤,發真象資料,寫信,打電話,依法起訴迫害大法的惡人等等,都可以理智的智慧的以各種方式做好。但是,做好這一切的前提和保證是大法弟子的堅定而強大的正念。我想我和各位同修一樣,在今後證實法的道路上,無論年年月月、時時刻刻、分分秒秒,無論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永遠頭腦清醒,永遠牢記師父的教誨,「要正念、不要人心」。

最後,讓我們共同重溫師父這篇經文中的一段話來作為本文的結束:

「清醒吧!這場歷史上最邪惡的魔難都不能叫你們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間時驚悔與急恨自己太差勁的絕望中看著真修的大法弟子圓滿的壯觀了,這也是自己種下的因果。我不想丟下一個大法弟子,但是你們得在真正的學法與修煉中提高自己呀!在證實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執著,神路不算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