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市張士教養院新收大隊的暴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3日】瀋陽市勞教人員新收大隊,相當於「勞教人員調遣處」,瀋陽地區所有男性勞教人員,包括被非法判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都要先在這裏羈押一段時間,一般要1、2個月,再分到各個勞動教養院所。新收大隊原設張士勞教院內,大約2002年搬到了瀋陽市沈新勞教院。這裏介紹新收大隊設在張士教養院時的一些情況。

新收大隊不僅生存條件極其惡劣、艱苦,更是毫無人權,不講法律。有的警察流氓、打人成性,執法犯法,對被關押人員隨意污辱、打罵。 「管房的」和一些有權勢的犯人隨意霸佔、勒索他人衣物、食品。

法輪功學員在新收大隊的處境比其他勞教人員更為艱苦,學員之間不能說話、接觸,有時安排專人負責看管,每天要長時間坐板。因長期坐板,有的學員臀部肌肉發生潰爛,有的腳踝磨破。許多法輪功學員因煉功、絕食抗議或其它原因就警察用電棍電擊或毒打。

勞教人員剛到「新收大隊」,被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的接受檢查,頭髮剃光。監舍是一個大屋子,大約四十平米,關了上百人,中間是一個過道,兩邊用木板搭起半米高的地鋪,吃飯、睡覺、手工生產、坐板等一切活動都在鋪板上進行。屋內只有一個水龍頭和一個便池,每次只能輪流去一個人,時間不能太長。警察指派幾個牢頭、獄霸負責管理日常一切事務,稱為「管房的」。「管房的」擁有很大的權力,可以隨意欺壓、打罵其他人,作威作福。

每天早上6點一起床,就被迫坐板,至少坐到半夜12點以後, 有時到凌晨2、3點鐘,甚至更晚,視不法警察的心情而定,警察讓睡覺了才能睡。中間沒有休息時間,也不能起來活動,只有上廁所或喝水的時候才能起來,還要先和「管房的」的請示,「管房的」的同意後才能去。由於人太多,每人每天只能去三、四次,有時要等很長時間。

坐板時,「管房的」手持掃把,連喊帶罵,拼命把人往一起趕,後邊人的腿要緊緊頂在前邊人的身體上,不留空隙,雙腿散盤著,不能伸開,更不能站起來活動。「管房的」負責監督,不停的來回走動、巡視。

為多賺錢,新收大隊還有奴工勞役,手工生產工藝品。有時人員過剩,只能挑選一些人從事手工生產。相對於坐板而言,被關押人員更願意去幹活,幹活時不用緊挨著坐,腿還可以伸開。

睡覺時由於人太多,身體不能平躺著,必須側立起來,而且要顛倒著睡,就是一個人身體向這個方向躺著,挨著的人就要向相反方向躺著,這樣節省空間。勉強擠入去躺好後,身體就只能保持在一個姿勢上,基本上一動不能動了。大部份被關押人員都沒有行李被褥,無論冬夏,只能躺在光板上,上面統一蓋一個大帆布。

一日三餐定量,一般人根本吃不飽。早飯是一個玉米麵的小窩頭和一點鹹菜,午飯是同樣的一個窩頭,晚飯是米飯,有點菜湯。由於人員太多,餐具數量有限,吃飯要分成三批,牢頭獄霸和一些有權勢的犯人先吃,本來菜湯裏幹的就不多,他們吃完後,基本上只剩些水了。後吃的只能用別人用過的筷子和飯盒,也不刷。

這裏衛生條件極差,屋內唯一的水龍頭主要用來喝水。被判勞教人員一般要在這裏關1、2月,在這期間,絕大多數人不洗澡、不刷牙、不換洗衣服,許多人生了蝨子,很容易互相傳染。

這裏偷盜成風,個人物品如果不看管好往往會不翼而飛。有位法輪功學員剛到新收大隊,帶去的新被就讓一個「管房的」的給換成了破被,連聲招呼也沒打,皮鞋也不知被誰偷走,走時只能光著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