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中國監獄系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7日】以下是我了解的一些中國監獄系統的部份情況,大部份是我親身經歷的,有些是從同監舍的犯人口中聽來的。

1、看守所

看守所分行政拘留、刑事拘留、逮捕三大部份。行政拘留的比較輕,進去的人身上的東西像皮鞋、皮帶是不用脫下來的。刑事拘留進去的遭到的待遇就差多了,一進去先要脫光衣服搜身,警察用鉗子把衣服上所有金屬的東西鉗下來,包括拉鏈,把衣服搞得亂七八糟,但實際上這幫人工作馬虎,經常鉗不完,我還見過大衣綁帶上的金屬大扣子(半包香煙那麼大)直接穿在身上進來的。

最好笑的是檢查室門邊有一個大籮筐,警察說是「垃圾筐」。一個被拘留的人進來,身上甚麼值錢的東西像金戒指、手錶、皮鞋、皮帶、項鏈等都是不能帶進監舍的,這裏的警察也不會像電視上看到的那樣幫你登記並裝袋,而是叫你自己扔進「垃圾筐」裏,說這些都是「垃圾」,有很多人身上幾千甚至上萬的「垃圾」就扔在這個垃圾筐裏了。當然最後這些「垃圾」到底進了哪個「收垃圾人」的口袋就不言而喻了。我自己一雙不錯的跑鞋就是這樣扔的,當時我就突然明白晚上夜市地攤擺了那麼多所謂的舊鞋子的其中一個來源了(其他不外乎是火葬場倒的、別的地方偷的)。這些東西連警察內部其他部門大部份都是不知道的,我出來的時候派出所警察還問我:跑鞋哪裏去了?

看守所裏面賣的東西也賊貴,是市面上的最少兩倍,還賣啤酒、香煙,都是假煙,看見那些人剛抽了一兩支手指頭就黃了。每個人進去因為都是光腳的--除非進來時穿的就是拖鞋,其他的鞋子都進「垃圾筐」了,有點錢的人就可以買那裏的拖鞋,沒有錢的就算在大冬天也只能光著腳走路,每天早上光著腳跑步操練,如果遇到下雨天真是苦不堪言。

伙食也很差,四四方方一塊飯3、4兩,幾張青菜葉沒油水,一星期加一次肉。有的人實在餓的不行,我見過飯剛一發下來才十幾秒,我還沒開始吃呢,他就吃完了,開始眼光光的看著別人吃。

這裏也要做工。我遇到的是「穿燈珠」:就是把那些彩燈的燈泡下面的兩根細銅絲穿過一個塑料底座的小孔,再用手讓銅絲押平到底座兩邊。因為絲細眼小,很難穿,還經常刺傷手。這裏的任務是一天2-4袋,每袋1000個左右,年紀大的人減半。很多人穿不完,就要晚上加班,直到穿完為止,穿到3、4點也是有的。不過一般有大法弟子在的監舍,大家都會互相幫助,很少有人獨自加班。當時那裏包括牢頭在內的很多犯人明確說大法好,對大法弟子都很尊重。

逮捕那邊的犯人基本上都是刑事拘留轉過去的,聽其他學員講,和刑事拘留這邊差不多,但是管理嚴格一點,因為是長期關押,待遇稍微好一點,東西也賣的不貴,也是要做工。

2、收容所

我們這裏的收容所當時曾被用作「洗腦班」,這個班居然一辦就是2年多!非法拘禁過大量的大法弟子。甚至發生過有人從這裏被送去勞教,後來解教了出來又被放進這裏,然後又被勞教的事情。

這裏當時主要是關押賣淫嫖娼人員的,期限是半年至兩年。問了一些進來人的收容經過,可見中國司法之混亂:有一個是年輕仔是開「摩的」的--就是開摩托車拉客,拉了一個客人去某「髮廊」嫖娼,在門口等那個人出來,正好遇到警察抓人,一併收容半年;有一個是外地來作建築包工頭的,嫖娼被抓了,要他交罰款(一般要價是3000-5000元),他以為最多行政拘留15天,不肯給,結果收容2年。其實這裏判多少年完全根據派出所民警的喜好,完全沒譜。有時候因為要完成任務,根本就不提罰不罰款,直接就送收容所,當然這裏面基本全是外地人,本地人警察不敢亂判收容,怕被家屬找上門來。

這裏也有做工,也是穿燈珠,種地、挑泥之類的,因為是行政處罰,所以活不是太重。

3、戒毒所

戒毒所我沒進去過,但遇到進去過的吸毒者有很多,有在裏面當「大哥」的,也有當「小弟」的,所以對那裏的情況也有了解。

本市的戒毒所被吸毒者們稱為「東南亞最黑暗的監獄」。裏面完全是靠「人拳」來管理。獄警一般不直接管,主要是靠裏面的「大哥」來管理。戒毒所裏面不講甚麼學習教育,只講做工,為警察們賺錢。裏面的任務高得嚇死人。像穿燈珠,這裏的任務一般是7包或8包,剛來的人通宵都穿不完是常事,穿不完就繼續穿,不給睡覺,直到速度加快自己掙到時間睡覺為止,如果長時間都做不完,每天暴打也沒有用,才考慮換一個工種。

「大哥」們是不幹活的,每天的工作就是看「小弟」們做工,做不完的就自己打或者叫別人打,這裏打人很重,「大哥」隨時手邊是拿著一根大木棍的。每天下午一定時間,大喇叭就開始放一首歌「將冰山劈開」,就是「大哥」檢查工作的時間,誰做得不夠多的,當場就打。有人去跟家屬接見回來,買的東西大部份都孝敬給「大哥」,自己有時只能留一兩包方便麵。獄警對這些是縱容的,他們有時也「教訓」一些不聽話的人,裏面曾經打死過人(警察和犯人都打死過人),但因為戒毒所每年有死亡指標,最後都是掩蓋下去,內部處理,對外賠點錢了事。

一旦遇到上級檢查,戒毒所就大作表面文章。平時根本飯菜沒有肉吃的(要吃要用錢自己去加菜),這時就在每個人碗裏放一大片扣肉,可惡的是事先對犯人們說:「不能吃!」上級檢查完了,再一片片收走!有人實在餓得不行,因為沒錢,幾個月沒吃過肉了,就把那塊肉吃了。後果自然是悲慘的:一頓暴打,然後扔進水池裏面泡,再放在烈日下曝曬。

法律規定戒毒期是3個月,這裏是3個月家裏來交戒毒費(3000元)就放人。家裏不交的,就長期關下去,號稱用做工來交錢,這樣一拖有關到一年多兩年才放的。

後來聽說該戒毒所的所長兩個兒子都死於非命,絕後了。知道的人都說是報應啊。

4、勞教所

顧名思義,勞教所應該是勞動和教育相結合,但中國的勞教所只有勞動,沒有教育。用「幹部」(這裏的警察叫幹部)的話說是:「用勞動來教育人」。其實完全變成了公安系統掙錢的工具。

勞教所對待大法弟子的方法網上已經有大量的報導,這裏也差不多。幹部表面上對法輪功很好,背地裏玩陰的。也是有「夾控」,對不轉化的學員24小時跟著,號稱「監控」。但對修的好的弟子來說,很多都變成了朋友一樣,基本不管,只是在有值班(勞教人員裏指定的「保安」)或幹部的時候裝裝樣子。有的還幫忙傳遞消息,邪惡之徒看見這樣不行就換一個監控,結果又是一樣,我們這裏很多弟子的夾控都換了十幾輪了。其實勞教人員很多都知道那些惡警一肚子壞水,這裏也留傳一句話:「警察靠得住,母豬都上樹。」

對不「轉化」的學員,最常用的方法是不給睡覺。每天放到一間單獨的小房子裏面,由一兩個邪悟者和幹部對其洗腦,不管你聽不聽得進去,照講。如果眼睏就推醒你。據經歷過的人講,就有點像催眠,最後弄得你的大腦昏昏沉沉的,不能思考,聽進去的都是他們那套東西,就很容易被洗腦。

女隊那邊還有不給喝水的,除了每天吃飯時的菜裏的一點水分之外,平時不能喝開水。反正就是想著種種陰招來折磨人。直接打人的也有,不過都比較偷偷摸摸,怕被人知道。那些幹部明裏絕對是說沒有的。

勞教所的工作種類很多:做彩燈,織毛衣,做布玩具,繡拖鞋,磨「寶石」,根據季節變化還有其他一些雜七雜八的工作。

上面說過的穿燈珠只是作彩燈的一個環節。彩燈是這裏勞教所的主要業務之一。沒見識過勞教生活的人哪裏想得到每到節日到處張燈結彩,那美麗的燈具其實絕大部份都是中國的勞教人員在異常艱苦的條件下加工出來的?還有一些繡的很漂亮的拖鞋,布玩具,項鏈,珠串,一些器具用品上鑲嵌的石頭……。

勞教所做工也是分任務的,其標準一般以一個手腳中等的人的速度,從早上7:30做到晚上10:00左右能做完的量為一天的任務量。這樣子手腳快的有可能下午吃完飯以後不久就能做完,而大部份人都是要做到晚上11、12點收工,後來聽說是女隊有人累死了,勞教所才下令不得晚於11點。

但實際上每個勞教大隊有時是陽奉陰違的,經常偷偷的逼迫勞教人員加班。當時最慘的是「寶石組」,每天5點鐘要起床,晚上天天做到2點鐘,一連幾個月,反正一個白白胖胖的人進去一個星期就不成樣子了,又瘦又黑。就這樣辛苦,大隊長每個月都要在大會上說:我們隊上個月總產值多少多少萬,別的哪個隊比我們做得多,這個月又要如何如何努力。

其實勞教人員們再如何拼命的去作。為了掙分,得減期,因為勞教所接的這種工非常廉價,所以平均一個勞教人員一個月拼死拼活做下來的工作只值人民幣100-300元(視工種而定),可憐啊,中國的廉價勞動力!

加減期的問題:勞教所的加減期其實非常亂來,隨便一個幹部就可以找個藉口加分或罰分,隨便一張口就可以多關人幾天。對於不轉化的大法弟子,不法人員隨意罰分,後來大家奮起反抗才有所收斂,但當時每個人都是被加了好多。還有加滿一年不能再加的。

以上是一年多兩年前的情況,不知道現在怎樣了?寫下來,主要是想給大家了解我們這裏當時的一個普遍情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