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市大法弟子自述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25日】我是黑龍江省雙城市人,在1997年喜得大法,得法前,身體多病,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一切病狀消失,身體健康,整天幹活不知道累,還能做小買賣掙點錢養活84歲的老母親。

可是在99年7.20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剝奪了我們信仰自由和依法享有的權利,每天都有鎮、村兩級四、五個人到我家來騷擾,派出所及村上到我家搜大法書和資料(一個紙片都沒拿走)。白天晚上都有人看著我,逼得我都沒有活路,沒辦法,我就找個機會到北京上訪,到信訪局就被非法押回雙城市看守所。又被非法勞教一年零六天(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在勞教所我遭受酷刑折磨,惡警把我吊起來兩次,每次都休克過去(即昏過去)。因為我不放棄修煉,身體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頭髮一把一把的往下掉,這都是江澤民指使惡警慘無人道的迫害。在我遭到一年多的迫害回家後,惡警們還不放過我,當地派出所的惡警經常到我家騷擾。在2002年我給我兒子結婚買的影碟機(VCD)在大白天被派出所的惡警陳福斌和金國柱給搶走了。我不叫拿,陳福斌說:不讓拿你就上派出所,打死你們煉法輪功的白打死,上面有命令。當時我警告惡警:善惡有報是天理。

在2004年3月25日,我去雙城上貨回來,走到村西頭,看見一輛警車停在那兒,派出所的惡警陳福斌和於大海看我回來便從車上跳下來,攔住我非要強行檢查我上的貨,結果甚麼也沒檢查出來,當時於大海說:你把我們折騰了一宿沒睡覺。江澤民爪牙連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也不放過,這是甚麼世道?我們煉大法做一個好人都難,當時在場的老百姓說:截一個老太太幹甚麼?他們純屬沒事幹了,壞人不管非管煉法輪功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誰跟江澤民,誰沒好下場。聽說江澤民在世界許多國家都被起訴了,這幫警察還不為自己留條後路,以後法輪功平反了,誰做惡誰遭報。在老百姓七嘴八舌的議論下,他們坐車跑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