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故事二則:向內找和「傻老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5日】

(一)向內找

預備鈴聲響後,我來到教室門口,見坐在第一組最後一桌的星星(化名)正在傷心地哭鼻子。值日生告訴我:「老師,剛才是第一桌的兵兵(化名)把星星打哭的。」

下課後,我把兩個學生帶到辦公室,讓他們坐到我身邊的凳子上,對他們說:「別害怕,誰想好了誰說。」
很快,星星舉手說:「老師,是我不對。」
「你挨了打,怎麼不對?」我問。
「因為我從兵兵桌前經過,把他的書本撞到地上去了。如果我迅速轉身給拾起來放回原位,同時說聲『對不起』,他決不會打我。」
星星剛坐下,兵兵說開了:「不!不!是我不好。他不是故意的,他是為了快點上位去,不小心把我的書本絆掉在地的。我應該原諒他,不應該打他。」
我表揚他們在矛盾面前向內找,好。並指出:及時一點,更好。
兩個孩子齊聲背了真善忍的含義,牽著手回教室去了。

(二)「我沒有追打他」

一天放學前,我們班照例對照真善忍進行總結。學生照例紛紛發言。

原來好打架的偉偉舉手了。他說:「今天下午,在上學的石子小路上,六(4)班的某某(不記得名字了)從後面跑上來,把我撞倒在地。」
「他扶你起來嗎?」我打斷偉偉的話問。
「沒有。我自己慢慢從地上爬起來的。他頭也不回的繼續向前跑了。」
我問:「你追打他嗎?」
他說:「沒有。」
「你為甚麼不追打他?打不贏吧?」我又問。
偉偉講了三條理由:「一、他不是故意推倒我的,(我比他高大,他可能想扶我又不敢扶,因他怕我打他)我應原諒他;二、如果我沒傷害過他,他就給了我一塊德,我以前傷害了他,我就還了債;三、修大法的任何情況下都要為他人著想,都要做到真善忍。」
他的話音剛落,教室裏想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我把他從位子上扶上講台,輕輕提起他受傷的左邊褲腿,膝蓋上露出一塊比銀元還大的紫血斑點傷疤,同學們見了,再一次用熱烈的掌聲稱讚他的超常表現。

(三)「傻老師」

去年正月初八日,我在朋友家酒足飯飽後向朋友訴苦說:「我從正月初一拜到今天,還有兩家要拜。」
朋友問:「哪兩家?」我不很情願的說:「孩子的兩個老師。」
朋友的女兒聰聰聽了急著連連說:「老師不要拜年!老師不要拜年!我們老師就是不要我們拜年。一次,我們老師退了拜年禮後對我們全班同學說:」請同學回去轉告家長,我工作得了工資,不應該要家長再花費,這樣送來退去也浪費時間,我謝謝同學們,也謝謝家長。」
我拉長聲音說:「他嫌你們送少了吧,哪有這樣的傻老師。」
聰聰哭起來了,邊跺腳邊衝我說:「不許說我們的老師傻!不許說!他就是不要我們拜年嘛!」
朋友摟過女兒,邊給他擦眼淚邊認真的對我說:「他們老師的確不收拜年禮物。他曾經把不少家長送去的布料,50元,100元錢等全退給學生帶回家了。」
我驚奇不解的問:「真有這樣的傻老師?」
朋友說:「真的。因為他們老師是修煉法輪功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