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雙城大法弟子臧殿龍兩遺孤的情況(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0月11日】黑龍江雙城大法弟子臧殿龍被迫害致死後,身後留下兩遺孤臧浩然、臧浩童。他們的一些基本情況如下:

臧浩然,男,16歲,大法小弟子,雙城市鐵路中學初一二班。(以雙科平均95分的優秀成績考入鐵中)

臧浩童,男,14歲,大法小弟子,雙城市試驗小學六年三班。
郵編:150010 聯繫電話(大伯臧殿超家):0451-53124511


臧浩然

臧浩童

臧浩然、臧浩童兄弟倆的父親臧殿龍被迫害致死,母親徐友芹被非法判刑15年,現正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第一女子監獄。

*堅定修煉 兩小弟子被學校惡人開除

2001年臧浩然、臧浩童同是雙城市第四小學校的學生。當時浩然在五年級二班。

2001年3月,雙城市各中小學校組織學生以所謂的寫作文形式「揭批」(迫害大法,毒害眾生)法輪功時,臧浩然寫了一篇《法輪大法是正法》的作文證實大法的清白。但是校長和學校的老師威脅臧浩然說:「如果你不罵大法和你們老師、堅持煉法輪功,就開除你學籍!在高壓下,小浩然堅決不放棄修煉,校長為了保住自己的烏紗帽,又不敢公開以煉法輪功的名義非法開除臧浩然的學籍,便強行開商轉信(實質就是開除),讓臧浩然必須轉學,如果不轉學也不准上學,然後對學校的廣大學生謊稱臧浩然因為打架才讓轉學的,但是臧浩然在學校一貫表現很好,從來不打架也不罵人。

隨後,臧浩童也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學校非法開除學籍。從此以後他們一直跟隨父母在外流離失所,直到他們的父親臧殿龍被迫害致死,母親徐友芹被判刑。

*父親身亡,母親被關,兄弟倆痛失雙親

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弟子臧殿龍,41歲,95年因患「再生障礙性貧血」俗稱「血癌」被醫院判死刑。就在他求治無門時1996年有幸得大法(全家也得法),法輪功使他的生命獲得了新生,生活又重新充滿了陽光。1999年7月25日,臧殿龍依法進京上訪,從此開始遭受迫害。610恐怖組織、派出所和單位經常上門騷擾,四處抓捕去洗腦班。2000年末進京上訪,向政府講清真象被抓,在雙城駐京辦事處時逃離魔窟,流浪在外,做大法工作。

2002年4.19雙城市大搜捕,從哈爾濱市調來防暴部隊的700多名警察,地毯式的搜捕大法弟子。通緝抓捕臧殿龍、徐友芹夫婦倆及大法弟子鐵俊英。通緝令中徐友芹被懸賞三萬,臧殿龍兩萬,鐵俊英兩萬,並在電視上公然造謠說三人是監獄的逃犯並且殺人,此種誹謗真是邪惡至極!

為了抓捕臧殿龍夫婦,惡警連其親屬家也不放過。惡警到臧殿龍的大哥家中搜查,盛水的鍋、煤棚子都搜查到了,連院子裏放水泵的土坑也扒開看,家裏的空白磁帶都拿走了。把其弟弟臧殿國和弟媳、妹妹都抓走,臧殿國被送哈爾濱市長林子勞教所,妹妹也被送進勞教所。雙城市街裏很大一片範圍都戒嚴了。街道、胡同站滿持槍搜查的警察,幾步一崗,散布著恐怖的氣氛。當時臧殿龍夫婦事先把孩子送到了阿城市,他們則在雙城被圍困了一個多月。後來同修送來兩輛自行車,他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騎著自行車正念從重重包圍中闖了出來。

邪惡之徒窮凶極惡,不甘心失敗。哈爾濱市、雙城市、阿城市三方惡人互相勾結,於2002年7月8日下午將臧殿龍及兩個孩子圍困在阿城市清真小區6樓的住所。他們動用了10多輛警車,幾十名警察,還有救護車、架雲梯的消防車、還架上錄像機。警察到樓上砸門。臧殿龍跟兒子說:兒子,警察來了,爸爸要以身護法,堅決不配合邪惡。他走到窗口,告訴樓下的警察說「你們誰也不能上來,上來我就跳樓。警察敷衍著,偽善的做著思想工作。臧殿龍趁機向樓下圍觀的人講真象。講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講大法洪傳世界;講自己的白血病怎麼好的;講自己的修煉過程;講孩子因不寫反對大法的作文,交上一篇《法輪大法是正法》的文章就被開除學籍;講警察怎麼抓的妻子(臧殿龍的妻子徐友芹和另一同修已於前兩天在阿城的街裏被惡警綁架)等等,講了三個多小時。洪法之後他把傳單從六樓撒向圍觀的幾百名群眾。然後給同修打電話,告訴同修不要來了,他那裏出事了,跟同修說了聲「永別了!」然後把手機卡放在嘴裏嚼碎了,手機撇到樓下。這時警察用雲梯從後樓爬上樓頂。浩然、浩童到窗口一看就喊:爸爸,警察上來了!然後高喊「法輪大法好!」孩子擋在窗口,不讓警察上來,警察請示下面領導,下面領導邪惡的說:把孩子踢下去!為了不配合邪惡,臧殿龍從六樓跳下,不幸身亡。警察上來舉著槍對著孩子說別動!動就槍斃了你。警察上來先抓住浩然,將浩然銬住,浩童衝向窗口結果被抓回狠打了幾個嘴巴。惡警把浩然的短褲撕成四片,搜走留在孩子身上的兩千元錢。

臧殿龍死後的一個多月,警方才通知家人驗屍。2002年8月9日屍體被火化。警方讓家人簽字「是意外事故與警方無關。」家人拒絕簽字。警察威脅臧殿龍的親人說:別說臧殿龍是我們逼死的,我們去之前他就跳樓了,也別跟煉法輪功的人說。

他們的母親徐友芹,37歲,被非法判刑15年,關押在黑龍江省第一女子監獄。一直不讓家人接見,直到兩年以後,2004年9月13日,哥倆的婆婆才第一次與其相見。徐友芹被迫害得人很消瘦,一個星期前她還在絕食,因為不穿囚服,自己的衣服全被燒光了,連襯衣都沒有。家人去接見,只准帶五斤水果,每留100元錢還得被扣掉30元(監獄的不法規定)。

高精度圖片
臧浩然、臧浩童與父親臧殿龍、母親徐友芹的全家福照片

*小兄弟倆遭惡警逼供

當時父親去世時,浩然14歲,浩童12歲,他們隨後被抓到哈市4.25專案組(專為此案成立的),兩個孩子被戴上手銬,一人中間坐一警察把哥倆分開。一個領導讓警察把孩子拉到樓上說「好好照顧照顧」他倆,兩個孩子被分別審訊。警察讓浩然雙盤腿,一宿不讓睡覺,不許把腿拿下來。審訊問浩然、浩童:爸爸、媽媽跟誰接觸,資料點在甚麼地方,並拿來一些人的照片讓浩然、浩童辨認,不說就打。兩個孩子守住心性,甚麼也不說。後來再提審浩然就是給他哭,連哭了三天,弄得警察無計可施。臧殿龍在臨走時曾囑咐孩子:警察問甚麼也不能說,打你也不能說,無論多難也要堅定,做不好就不配是大法弟子。學業可以放棄,不能放棄大法,要和爸媽在的時候一樣洪法。浩然、浩童說:爸爸你放心吧,你走的輝煌,我們一定能做好。

浩然、浩童在哈爾濱市被扣押了一個月,隨後又被雙城市警察送進萬家勞教所派人看管。在萬家勞教所被關押了一個多月,浩然、浩童身上長滿了疥瘡才被送回家。

現在臧浩然和奶奶居住在一起,臧浩童住在大伯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