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裏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31日】這是發生在一個月前的事,本市一小型資料點被破壞,惡警劫持了60多名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一個。在審訊無任何結果的情況下,國安股惡警以「頂撞」局長為名將我非法拘留。(實際上是該局長污衊大法時我提醒他說話文明一點,並告訴他大法被迫害的真相。)

看守所女號共關著三個刑事犯。其中一個小A年歲約二十七、八歲,因丈夫有外遇勸說無效後,一氣之下小A將殺蟲劑拌入菜中,想嚇唬他以此挽回丈夫的心。小A的丈夫發現菜中有異味沒吃並把小A舉報到公安局,小A被判有期徒刑三年。

在我進看守所前一天,小A一時想不開吞下一粒紐扣(約酒瓶子蓋大小)和一團塑料紙想一死了之。第二天,肚子發脹並伴有疼痛,小A開始後悔,要求獄醫帶去醫院檢查後手術取出紐扣,被女獄醫薅住頭髮打了一頓了事。跟同監室另兩個人訴說,那兩人嫌她麻煩不願理她。小A只好不斷地吃東西,不斷地蹲在馬桶上,想把扣子排便時排出來,但無濟於事。

小A來找我,聲音帶著哭腔,求我幫她跟所長求情,把她送去醫院把扣子拿出來,她肚子疼得厲害,並拉過我的手按她的胃部,我一摸有一塊地方是很硬,像有東西。起初我以為她是精神作用,出於對死亡的恐懼而造成的一種錯覺,看她的表情我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我想了想對她說:只有一個辦法能幫你,你求助我師父吧,大法是萬能的,無所不能。我告訴她方法: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小A很聽話地嘴裏嘟囔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正在這時,公安局國安股來提審,我被帶了出去。大約20分鐘後,我被帶回監室。奇蹟發生了,一看到我,小A眉飛色舞地衝了過來,又是點頭又是作揖,她說:「真靈,我剛念了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感覺肚子裏『咕咚』一下那硬塊下去了,你看一點都不疼了。」小A激動的臉紅紅的,表示一定要學法輪功,另一位刑事犯(是位老太太)也表示出去以後也要學,並說她在另一個縣看守所關押時,那裏也關著好多大法弟子,煉功時她也跟著煉過。

當天下午無事,到晚上睡覺前,小A叫肚子裏燒的難受(她吃了一大團塑料紙,把嗓子都劃出了血),可能是塑料紙難以消化,才造成胃裏灼燒,我又讓她求師父。她默念了一會兒大法好安靜地睡著了。

第二天,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小A再沒提起過吃扣子的事,而且心情很好,整天唱著不知名的歌,歌聲雖不動聽,但是聽上去很快樂。

幾天後,小A被送往勞改隊。一天中午我在床上躺著(因從國安股非法劫持我的當天起,我就開始絕食絕水,身體虛弱),聽見餘下的兩個犯人邊吃飯邊聊天,B說:「小A從她(指我)來後不鬧騰了,看來她能克服住小A。」小A被調整身體時,B正好出去陪獄醫聊天不在場,監號內發生的奇蹟她並不清楚。)我暗笑,哪裏是我能克服她,是師父的無量慈悲、無所不能的大法改變了她。但是我並沒有給小B解釋,因為小B借開旅館的便利留宿賣淫,我的觀念覺得這樣的人很壞,不願跟她講話。對照師父的法,我做錯了。一個大法弟子不應該用自己的觀念去衡量這個人是否可救,這是人的情,而不是慈悲。以後要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