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聊天室的「亂」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3日】以下是我不久前在聊天室遇到的一個小插曲,由此使我認識到向年輕人,尤其大學生講真相是多麼重要。他們負擔少,顧慮少,行為極易被思想所帶動;況且很多人還不知道真相。受社會風氣影響,又不像以前有英雄或模範作榜樣,許多人追名逐利,但其本質是好的,素質是較高的。讓他們知道真相,讓他們認識到江氏耗費國家巨額資金迫害的是無私無畏敢講真話的好人;認識到這是一場民族災難,人人都是受害者;認識到法輪功學員巨大的付出換來的是「真,善,忍」的回歸;讓大法學員的形像成為他們心中正的,美好的化身……

元旦節日期間是聊天講真相的一個好機會。我進到一個20人左右的聊天室,剛以大法學員的名義向大家問候新年好,並請大家記住生命需要「真,善,忍」之後一會兒,闖進來一位給自己取名「亂」的人。很快,屏幕上反覆出現他打的「有沒有淑女」的句子,看到沒有人理他,便開始「刷屏」,整個聊天室就如同他的名字「亂」一樣給攪的混亂無序。

於是,我招呼了他。從「淑女配紳士」開始,告訴他自己首先應該是一個有風度有教養的「紳士」,別把「淑女」嚇跑了,到問他「淑女」的標準是甚麼?然後同他一同感歎如今這個社會淑女的確難找。從聊天中,我感到他雖然表現得玩世不恭,但對人生,對社會還有一定的思考。我們談到了佛法,論起了修煉,顯然他對佛教有所涉獵,而我將大法的法理貫穿其中,令他頜首贊同。他逐漸變得平靜而認真起來,甚至連相互調侃都透著一種祥和。這中間,又上來了一人,和聊友「亂」打過招呼後就開始「刷屏」,不停地打出「誰和我聊,誰和我聊……」。我告訴他歡迎加入,他停止了繼續「喊叫」,慢慢地成了一個安靜的「聽眾」。我還發現,其他人聊天的速度慢了下來,原來是「說」者少了,「聽」者多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佛光普照,禮義圓明」。真是大法到哪兒,人心就淨化到哪兒啊!

正要轉入直接講真相,聊友「亂」說要吃飯了。我告訴他「去了解真相。另外,我這兒已是凌晨3:00,睡4個小時我還要去公園煉功,也要告辭了,認識他很高興」。然後我轉向大家,貼了幾首大法學員的詩(反應不錯),再次以大法學員的名義祝大家新年快樂,不要忘了生命需要「真,善,忍」!然後退出了聊天室。

可奇怪的是,我的名字從聊天室消失了,但窗口並沒有關掉,我仍能看到聊天室的一切。這時,只見「亂」狂呼起來:「天啊,法輪功哎!!他是法輪功啊……」,緊接著,他開始了「刷屏」,無數個「我暈……暈暈暈……狂暈……狂暈……狂暈……」的「喊叫」充斥著屏幕,終於引起了其他人的抗議。「亂」繼續說:「我剛才和一個人談了好久的『道』,可他是個法輪功!眼鏡呢(管理員的名字,他似乎認識)?怎麼不管?天哪,我再也不要同法輪弟子談了……」。有人回答他說:「有甚麼關係,犯法啦?!」「亂」仍然情緒激動地喊道:「不是的。我挺喜歡他的,可他是……」又是一陣「……暈暈暈……狂暈狂暈狂暈……」。有人開始諷刺他,譏笑他。「亂」反駁道:「你們懂甚麼?就知道風花雪月,上不了檔次!」安靜了一小會兒,「亂」又不停地喊道:「誰和我聊,誰和我聊,我煩!」沒人理他,卻招來一句嘲諷,「亂」似乎再次失去理智,用他嫻熟的計算機功能將整個聊天室的屏「刷」了。

我看著屏幕上那怪異的符號,那無數的黑方框無聲地一行行地向下走著,走著,我的心也開始往下沉……

我知道他明白的一面是多麼地渴望大法,枯竭的心靈誰不需要甘露的滋潤呢。我知道「亂」今晚遭受了一場「打擊」。由於長期受到大陸對法輪功的妖魔化的宣傳,他不願相信內心深處最美好的東西正在被大法喚醒,他非理性的感情還接受不了這個真實:一面是自己親自接觸到的大法(學員)的美好,一面又是腦海中被灌輸的極端負面的形像,他無法將他們統一起來。的確,「真,善,忍」與「假、惡、暴」本來就是對立的。我想起了以前也有遇到的人,在得知我是法輪功學員後,會突然間變得像失去理智似的。有些人理性上接受大法(學員),可感情上極力排斥,這種心靈掙扎是痛苦的。「亂」最後的表現,讓我看到江氏搞仇恨宣傳的險惡之心,用仇視煽動人們的情緒,讓人在情緒的帶動下而變得瘋狂。而這就是他們要的,一群狂熱的力量,叫打哪兒就打哪兒。「挑起群眾鬥群眾」。想當初,「偉大舵手」不就是借助紅衛兵的力量將「文化大革命」掀到高潮的嗎。現在,他們同樣將黑手伸進了學校,玷污著下一代人。「師父要挽救一切眾生,而邪惡勢力卻在真正地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根本目的是毀滅眾生。」(《大法堅不可摧》)

年輕人,尤其在校大學生,思想活躍,求知慾旺盛,易接受新事物;包袱少,顧慮少,行動力強且精力旺盛。因為涉世不深,對人生及社會大多抱有理想主義,很多是關心國家前途的有志青年,未來社會的棟樑之材,我們更應該抓緊向他們講真相。講真相不用講高了,因為師父說過當今世人信神的底線很低。就講天賦人權,信仰自由,非法而殘酷的迫害以及大法學員的無私無畏,大善大忍,當然還有大法的美好,師父說過在講清真相的同時引導他們得法。舊勢力對高等學府是牢牢控制的。記得三年前我回國時,跟三位某大學的老師聚會一起探討法輪功,很快他們分別被國安部的人找去談話,可見這也是舊勢力最心虛的地方,他們知道,歷史上很多重大事件及運動是從學校發起的。

向大學生講真相,向全社會講真相,向全世界講真相。真相所到之處,就是更多眾生得救之時!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