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山縣一家人遭遇:14歲孩子也被惡警折磨 離家討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21日】我家住在河北省鹽山縣千童鎮。1998年8月我和丈夫先後得法,通過學法,我們漸漸地認識到《轉法輪》是一部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通過學法改變了以前爭名奪利、互相爭鬥的一些不良思想,思想得以解脫,生活十分輕鬆愉快。同時身體也得到淨化。

1999年7月20日突如其來的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使我震驚了: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是錯誤的,於是我們照樣學法煉功,多次受到鹽山縣惡警騷擾。

2000年12月31日我和丈夫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北京我被扣押了三個多月。在扣押期間,本地派出所的劉國青帶領一幫人抄了我的家,農用車輛等大大小小的家當被洗劫一空。我兒子抱著自己喜愛的羊央求他們留下,他們哪管這些,把羊也抱上車。他們看到一個皮箱,鄰居說:「別拿皮箱,裏邊有錢。」他們一聽有錢,趕緊把皮箱提走了。群眾看到了都氣忿忿地罵他們:「簡直就是一群強盜。」由於家中被搶光,家中的孩子被迫失學。

2002年10月,鹽山公安又翻牆而入,抓了人,抄了家。14歲的兒子哭喊,嘴被他們用擦車的髒布塞住,把孩子銬在公安局的地下室裏,對孩子打罵逼供,企圖問出當地其他大法弟子情況。孩子絕食兩天才被放了。他們威脅孩子的外公說:過兩天再把孩子送回公安局。孩子一聽還送回去,便離家出走,討飯充飢。在公安局政保科的張新萍說要把孩子送少管所,等成年後再判刑。

我丈夫劉煥傑在這次被抓走後,先是在公安局裏關押了四五天,後送進鹽山看守所,幾天後又被帶進公安局地下室刑訊11天。惡警動用了甚麼酷刑情況不詳,只聽說熬了11天不讓睡覺,家裏人探望時看到他兩眼紅腫,布滿了血絲。後來在家裏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惡警給他秘密開庭,非法判刑10年。

我在惡警的審訊中沒有提供任何口供,張新萍威脅說:「沒有口供照樣判你,某某就是甚麼也不說判了他9年!」可見他們對大法弟子不講任何法律,任意迫害。後來把我關進了看守所。我絕食抗議,看守所所長打完耳光後隨即架來「安樂椅」。這種刑罰是一張大鐵椅,椅背斜式,人在上邊只能半坐著,椅子上下各有兩個銬子式的鐵環,把人的腿繃直,兩腳脖子卡在下面的兩個鐵環裏,一條皮帶固定著兩膝蓋,胸前十字斜交叉的皮帶繃的人呼吸困難,兩條胳膊架起擰向後邊,把手腕銬在上面的鐵環中。大小便也不讓下來,據說一般人超不過24小時。我在上面被捆了40來個小時。後來又被關進鐵籠子裏。鐵籠子裏邊周圍約60公分見方,剛剛站開,想坐卡的很。無論是「安樂椅」還是鐵籠子,都是冬天放在走廊裏黑白凍著。在鐵籠子裏仍然強行灌食。張新萍有一天拿著逮捕證從鐵籠子裏用力拽著我的手在上面按手印。在鐵籠子裏關了我四、五天,我吐血了,他們怕出危險才放出來。

我父親接我回家時,高崇德對我父親說:「接回去好好養著,養好了和孩子好好過日子。」可是回家不久,鹽山縣公安局指令當地派出所所長張墨祥帶領惡警又抓人,半夜裏先是到我娘家去,沒找到。又在半夜12點來到我村,翻牆跳院進入我嫂子家,砸門撬爛窗戶,當時我不在。惡警們沒有得逞。

2003年11月16日,我到同修家,剛進門不一會兒,被公安局劉振明(那天公安局一夥人挨戶對學員搜查)認出了我,他們把我衣服拽下來,強行把我帶走。在公安局裏我質問他們:「為甚麼沒有任何證據、證件隨便抓人?」他們說:「一會兒就給你補上。」一會兒果然拿來了「逮捕證」。我又質問道:「你們為甚麼抓了放,放了抓?我幹甚麼了?你們為甚麼抄我的家,還翻走包裏的錢?」他們全否認。當天又一次把我關進看守所,同樣被捆綁在「安樂椅」上,天天灌食迫害,粗粗的管子從鼻孔裏插進去,一直插到胃裏,非常噁心難受。11天後釋放,但處在他們的監視中,沒有人身自由。

以上是我一家被迫害的經過,在中國像我這樣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的家庭成千上萬,哪家都有一部血淚史。江××政治流氓集團及其幫兇們對法輪功殘酷迫害,罪責難逃。

直接參與迫害的惡警:
河北省鹽山縣公安局:高崇德 宅電 0317─6228593
劉振明 宅電 0317─6226882 手機13931781316
張新萍 宅電 0317─6226559
河北省鹽山縣千童鎮派出所電話:0317─6370110
河北省鹽山縣千童鎮派出所所長:張墨祥
河北省鹽山縣千童鎮派出所指導員:劉國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