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掙苦熬的歲月裏等待的就是這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3日】我是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之前我的心臟有嚴重間歇症,有時騎自行車眼前一黑,就甚麼也不知道了。上下班總是與同事一起走,以防騎車摔下來。還患有嚴重的腰肩盤突出症,嚴重時不敢講話、咳嗽,打哈欠全都不行,生活更不能自理,更甭說幹家務了。有一次犯病,在床上一躺就是半年。後來領導去看我並告訴我,如果不上班,六個月後就得吃勞保。於是又掙扎著去上班,在班上也是經常犯病。我是做會計工作的,寫帳時時間稍微長一點,腰就直不起來,骨縫就錯位,一這樣,就得幾天上不了班,乾著急沒辦法。我還患有頸椎病、肩周炎、手指腫大,嚴重的雙腿關節疼,雙腿不能打彎,而且右腿窩積水,有一個雞蛋大的疙瘩,封閉針不知打過多少,也不見效。

北京各醫院去過多少回,也沒起色,對自己的身體與生活從心裏感到厭倦與失望。更讓我失望的是,由於第三者的插足,丈夫經常不回家,導致家庭即將破裂,精神上的打擊更是難以訴說。那時大孩子14歲,小孩子9歲,都還沒有成人,孩子怎麼辦?就這樣,我天天生活在痛苦煎熬中,完全是為了孩子而活著,機械地、日復一日、以淚洗面地生活著。

就在這呼天喚地都不應的時候,我喜得法輪大法。在我得法修煉的第三天,我看到了旋轉的法輪;第五天,已過去兩年多的例假又來了;心臟病、腰椎、頸椎、肩周炎、雙腿關節炎等等的病痛都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心,真正體驗到了無病一身輕、從精神到肉體的大自在,走路、騎車就像有風在後邊吹,雙腿、全身輕飄飄的,這是我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

從那時起,我就如飢似渴地看書,心裏總有一個感覺,我在一天天的苦掙苦熬的歲月裏等待的就是這一個法。幾乎沒有任何思想障礙和各種觀念上的認識過程。大法揭示了人為甚麼有災、有難、有苦、有病痛,解開了我緊鎖的心結,使我真正走出苦海。兩個孩子上學走了,該回來的也不回來,家中就我一個,我就安心學法煉功,有時間就與同修去農村洪法,想讓更多的人學法受益。

在《精進要旨》中,師父說:「……所以我說現在的人都是業滾業滾過來的,除了病業還有其他業力。所以人在生活中就會有苦有難、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還業怎麼可能呢?人到了這個時候業大得時時處處都泡在業中,時時處處都有不順心的事,一出門就有不好的事在等著你。但是,人們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還以前欠下的業債,你對我不好,我對你更兇,業沒還又造下新的業力,使社會世風日下……」所以我越看書我的心越寬、越亮、越發知道人一生所遭遇的一切事都是有前因後果的。我現在對任何事、任何人既沒有怨也沒有恨,不再想對我造成傷害的人與事。

我現在心中惦記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江氏集團用其權勢、一言堂謊言的欺騙宣傳,毒害著中國人。我要用我的切身經歷告訴人們:我們煉功人只想做一個好人,不斷淨化自己的身心,逐漸達到能處處考慮別人的更高境界。自己有個好身體給家庭、給社會減輕了負擔,為兒女們解了後顧之憂,真可謂對任何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真的不像電視宣傳的甚麼「殺人」又「自焚」的,那都是當權者為迫害法輪功而編造的藉口。望世人能夠正確認識並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我還要正告以江羅為首的邪惡集團:歷史是公正的,善惡到頭終有報,只是來早與來遲,被顛倒的黑白一定會被糾正過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