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夢談放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1月10日】在明慧上或身邊的同修中常遇到同修提到對夢中所遇的參悟。的確有很多學員就是在夢這種形式中被師父點醒的,夢中的景象,或者是師父演化出來的,或者根本就是元神出去後經歷的事情。但是並不都是這種情況,也有其它的,如果執著上了後者,會給自己帶來很大干擾。總之,不管是哪裏看到的,如果真是師父的點化與提醒,那肯定與師父公開講過的法是貫通一致的;如果不一致,一定要好好想想是不是符合大法,不符合的、牽強附會的、生拉硬扯的、或者直接背道而馳的,要立即警醒,把它作為干擾直接清除,並找找自己因為甚麼心才招來這樣的東西。

我想,即便是師父的點化,我們也不能鑽在具體的夢中悟來悟去,那是很難悟到夢的背後所涉及的真諦的,一定要回到學法上,好好修自己那顆心。要把正自己思考、參悟的立足點──法,要把住大法去悟,這是一切變化、一切力量的根源所在。

如果執著於夢本身的細節、曲折、情節,就好像迷途中的人,遇到路人給你指清方向,而你不順著自己既定的方向參考路人的指點向前走,卻執著於指路人手指的姿勢,手勢等等,反而會不得要領、甚至節外生枝地誤導自己。

這使我想起一些在邪惡迫害下走過彎路的人,他們中的一些是開著修的,其中一些人就是在自己有執著放不下時,另外空間的魔裝扮出各種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甚至貌似高深的情景展現在面前,這些同修在這些似是而非的景象中悟來悟去,最後把自己也攪得頭昏腦脹,筋疲力盡……這或許是一些人邪悟的原因之一。學員被干擾時在天目中看到的景象與修煉人在執著的情況下看到的「夢」在某種程度上確有相似之處。另外,即使是師父的點化,也是為了讓我們走出誤區、趕快精進,而不是讓我們對夢本身津津樂道,甚至把這也作為證實自己了不起的資本。

進而談到我們的現實社會中,大法在一段時期,在一個地區,一個國家,受到誹謗、迫害也好,形勢緊張邪惡,貌似捲土重來,加大迫害,等等,無論是甚麼,這些身邊社會中的所謂「現實」,我們同樣不應該執著──我們不是明明知道人世間種種表現皆為幻象嗎?還有來自常人的鼓勵和褒獎等等,也不能執著。記得我們當時過分執著於訴江案本身的成敗,最後導致訴江案的結果嗎?我們都知道常人社會中的一切實際上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隨著我們的心在變化,所以我們怎麼能再執著於這些而動心呢?我想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一個走向未來的覺者應該不為一切所動,無論是內在的外在的,整體的個別的,有形的無形的,甚至各種層次之中的各種現象都不能為之所動。成亦勿喜,敗亦勿傷,不為表面空間的現象所動,不執著於同修所看到的穹宇中各個層次的現象,我們就是把住大法,證實大法,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像師父說過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

由此又聯想到一些同修切磋時談到「這幾天修煉狀態不好」,「發正念感覺不太好」,「這幾天特別好」……這些我們所能體察的個人修煉狀態。這些狀態也許是各種內在外在原因造成的;或許是一個階段的修煉狀態;或許是我們的執著之處該去了,該提高了;或許是邪惡有意給我們造成的一個狀態,造成我們心理上、身體上的干擾……我們同樣不能為之所動,影響我們的情緒,不能因此而沒精打采,精神不起來,或處於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或處於一種為學法而學法的麻木狀態,或一時升起歡喜心等等,這些不是另一種形式的「過眼煙雲」在干擾嗎?就是把住大法修,無論甚麼都不能動了我們的心,主意識精神起來,分清它。它們有時很像我們自己,但是我們應該分辨清楚,一切阻擋我們精進的東西決不是我們自己,而是修煉中應該消去的,雖然它們有時甚至沒有有形的形像,無法用語言描述,甚至好像是「甚麼都沒有」……不要陷入其中,攪不清楚;不管它,就是把住大法修,清醒的看清它,否定它。

修煉到現在,我悟到不僅是放下常人心的問題了,我們要放下我們的生命在舊宇宙各個層次的歷史中沉澱的一切舊的觀念、衡量標準、和由此所產生的對某種狀態的執著;但是這些深層的觀念、狀態有時會以我們日常的常人中的狀態反映出來,表面上是相似的,但背後的支撐不一樣了。我們要有清醒的主意識。我悟到實際上師父對我們修煉的要求是一日千裏的。以前我常有這種狀態:悟到一些理,感覺很不錯,有兩三天無論證實法還是個人工作都很順,狀態很好,但常常很快又不夠用了;剛經歷幾天如意的狀態,就都變了,情緒有點受影響不像前幾天那樣信心百倍……為甚麼呢?我悟到修煉不要留戀於所謂好狀態,修煉沒有舒服的,你得不斷提高、不斷突破,老想停留於所謂的好狀態怎麼提高呢?唯一求得所謂「好狀態」的辦法是,不要停步,不斷突破,不要留戀哪一層。像師父所說的「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正神》),確實一步都不能停呀!

還有的同修提到看書問題,說「我現在看書怎麼看不到那麼多理,悟不到更深的理了呢?」當然這可能是一個修煉階段的狀態。但我發現(當時同修提起時我還沒悟到)說這話的背後有一顆隱藏很深的心──想得到更高深的理,想悟到更高深境界……看起來好像沒有錯,好像還很好。但我看到有一顆求心,向大法索取之心。其實無論我們悟到甚麼,是因為我們同化了那一層次的法,師父才點給我們的,或者說是我們無條件的同化法後的一個自然結果──明白了一層法理,而不是求來的。老師講過「無求而自得」。假設我們雖然甚麼理也沒有悟到,但是老師講的法,我們都無條件的沒有任何所求的去同化,那我們自然就達到了標準。當然這種假設是不存在的──同化了那一層法,而那一層理也就展現在了眼前。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