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大陸洗腦班的「驚人佛教預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9日】大陸當局把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所謂的「轉化班」(也就是洗腦班)中,使盡各種手段對他們的信仰進行「轉化」。最近聽到,「轉化班」除了酷刑折磨、剝奪睡眠、強迫看媒體的批鬥材料之外,又增加了一個新的手段,就是引用佛教經典和預言來批鬥法輪功。

首先,引用一個精神信仰的經典來攻擊另一個精神信仰是毫無說服力的。如佛教和基督教的經典,從根本上講毫不兼容,佛教是多佛信仰,認為如來是最高境界,對創世、造人並無明確的闡述。而基督教則信仰唯一的神,明確指出神創宇宙,並按自己的形像造了人。佛教認為人獸可以輪迴,而基督教認為人為世上萬物之主。佛教戒肉戒葷,而基督教並無這類戒律,耶穌曾五餅二魚飽食千人。這兩個宗教的一些法師和牧師都曾引用自己的經典和理念攻擊對方,把本宗教中負面的概念、負面的論述對號入座到對方身上。即使在一個信仰體系的內部也有不同的教派,如佛教中有小乘、大乘和密宗等,他們的信仰在很多方面都不相同,且無法互相說服。

用自己宗教經典中的負面的預言來對其他信仰進行對號入座,並聲稱所謂的「驚人準確」,則是無知而可笑的事情。一個經典出於衛道的排他性和封閉性,必然會把本宗教中負面的概念,如天魔外道、外道邪說、以及外道徒眾等套在其他宗教和信徒的頭上。同時把所有和自己教義不合的論述都判定為異端邪說。如大乘佛教中以如來為最高境界,那麼他自然會把創生世界之神、佛有男佛女佛、佛有等級等說法斥為異端。大乘佛教戒肉戒葷,要求出家,則自然把沒有這類戒律的信仰稱為邪說(其實小乘佛教和藏傳佛教因為客觀原因也沒有絕對戒肉)。佛教一向在寺院中承傳,則自然對非僧人身份的人傳法大加否定(其實藏傳佛教的一些上師也是娶妻生子的)。這些預言沒有時間、沒有地點、沒有人名,把各種異見都羅列一遍,然後套在其他精神信仰的頭上,能不「驚人準確」嗎?如果不準確,反倒才是「驚人」的事情了。

其實這些預言只是講了自己的概念範圍內的所謂「異端」,而對於超出其範圍之外的事情,則無從夢見。李洪志先生在美國講法,其所有講法都在互聯網上發表。佛教預言提到過美國嗎?提到過互聯網嗎?李先生的講法,尤其是近期講法,揭開了很多謎團。佛教預言中提到過宇宙的橫向縱向的結構嗎?提到過表面空間嗎?提到過小宇宙形成的情況嗎?提到過三界為何而成嗎?提到過歷次地球的情況嗎?提到過地球上各種物質的來源嗎?提到過人類形像的來源嗎?提到過人類歷史、民族、文化、藝術的根源嗎?提到過科學產生的原因嗎?對於這些事情,這些「驚人預言」就驚人地不準確了。

佛教中的某些經典因為具有極強的排他性和封閉性,在判教、衛道方面論述得非常嚴格,對各種異見羅列得非常詳密,從而被很多僧人信而不疑,忘記了佛教經典都是在佛去世數百年後才被整理成文字,之後再從印度翻譯到中土。從宗教內部的角度,修煉必須專一,教義必須純潔,所以這種排他性是無可厚非的。在這一問題上,李洪志先生強調修煉要專一,不同的宗教是不能混同地修的。但是一個宗教信徒以本宗教經典的排他性論述和以羅列異端為唯一目的的「驚人預言」來詆毀其他宗教則顯得淺薄而無知。一個所謂的「佛教徒」曾經把他對號入座的「驚人預言」放在網上,並讓人們大量轉載來「挽救」法輪功學員。但筆者也曾看到,一個基督徒把他「轉化」佛教徒的對話錄放在網上,並讓人們大量轉載來「挽救」「誤入歧途」的佛教徒。其實在法輪功中不乏以前的佛教徒,他們熟讀楞嚴經、金剛經,但是後來轉向了法輪功。而宋明新儒學中的一些大師,如倡導理學的朱熹和倡導心學的王陽明,都曾在早年留連於佛教,但是最後都走上逃禪歸儒的道路,以儒家孔孟經典為正宗,而斥佛教經典為異端,在儒釋之辯上對佛教「出家」和「空寂」的說法批評尤為強烈,甚至視儒學和佛學的區別為公私義利的區別。筆者無意評判儒釋之高下,但以佛教經典詆毀他人的人應該正視這些事實。

經典無疑具有真理性和事實性,但經典並不能代替真理的終極、經典並不能代替事實的全部。引用經典來攻擊他人的思想和論述,其實是對經典之外的事實和真相的恐懼。正是因為這種恐懼,他們才會在社會文化中竭力樹立經典的權威,利用人們敬畏權威的心理,以經典代替真理、以經典代替事實。以至出現了一些號稱崇尚科學、反對迷信的「唯物主義者」在批鬥法輪功時都來引用宗教經典的鬧劇。宗教裁判所曾引經據典地證明地心說而否定日心說,這其實是對日心說的恐懼,但這恐懼並不能否定日心說的事實。哪怕你引用的經典明確預言日心說是魔鬼的邪說,哪怕你把別人燒死在火刑架上,你也無法否定日心說的事實。

筆者曾經寫過一些關於西方醫學界和心理學界人士對輪迴轉世的研究的文章。這些研究所發掘的精神層面的信息非常明瞭,對輪迴的具體案例、轉世之間的細節、人類文化包括宗教文化、高層生命的狀態等問題的描述和佛教的認識並不相同,而和法輪功的敘述更相符合。這些研究者對宗教經典持非常善意的態度,但並不被經典所束縛,因為他們追求的是他們研究範圍內的事實真相。儘管一些原教旨主義者引經據典對他們進行攻擊,但這並不妨礙人們對其研究的價值的評判。法輪功學員中有很多受到過西方的教育,在明慧網、正見網上整理、探討了很多現代科學和超自然現象的研究,他們對事實和真相坦然視之。

法輪功有二十幾本書籍,從思想的角度,完全自成體系,並且對宗教、文化、歷史、科學、宇宙、時空、人體等各個方面進行了闡述,氣度恢弘、圓融深致。其影響在短短數年就遍及中華、遠播海外,使數以千萬計各階層人士諸惡不做,諸善奉行。在如今宗教信仰再也不敢和科學較量事實和真理的時代,在這個人心遠離宗教、道德急劇下滑的時代,法輪功能吸引眾多信眾修心向善,在遭受血腥迫害時仍舊擇善固執,同時以開放的心態討論科學、文化、歷史、藝術。這種巨大的道德感召力,這種在遭受迫害和誹謗時仍然具有的從容和自信,應該讓那些害怕真相、躲藏在經典中的人深思。當年耶穌的出現觸動了猶太教,釋迦的出現觸動了婆羅門教,那些教徒都曾引經據典地進行詆毀和陷害,其實是基於同樣的對真理和事實的恐懼。

大陸的「轉化班」無論如何掩蓋其血腥的暴行,也無法否認,他們是在私設監獄,剝奪公民的人身和信仰權利。所以我們可以肯定,「轉化班」裏的「工作」人員不會是佛教的信徒,而是暴力的信徒,也就是暴徒。這些暴徒居然拿著佛教經典來攻擊法輪功,這實在是對佛的褻瀆。

筆者尊重真心向佛的佛教徒,也尊重佛教經典。但個別所謂的「佛教徒」受無神論政黨的豢養,為這個政黨做政治背書,引經據典地攻擊法輪功,為血腥的迫害推波助瀾,他們哪裏還是佛的信徒?佛甚麼時候教過他們在別人受難時落井下石?這些人拿佛教經典的預言來對法輪功進行對號入座,其實應該進行對號入座的恰恰是他們自己。佛教經典不也說過在末法時期一些出家人的魔變嗎?大陸當局大量非法舉辦封閉式「轉化班」,為這些佛的孽徒們提供誹謗陷害他人的場所,卻不敢讓法輪功學員講話,不敢讓大陸民眾接觸明慧網,這本身不就表明他們對真相和事實的恐懼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