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查四川大邑縣迫害法輪功者第一號公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8日】在過去的四年中,江澤民發動了一場對 「真、善、忍」的迫害,在中國,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的國家恐怖主義, 對數以千萬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非法勞改、勞教、拘留、殘酷折磨、關押、精神恐嚇、經濟罰款、開除工職、停發工資、離退休費,迫使法輪功學員有的流離失所,家庭破碎,親友受株連等不同程度的迫害,透過層層封鎖,不完全統計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修煉已達700多名。

大邑縣610辦公室及其指使下的公檢法司和各部門不法之徒對善良無辜的上百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迫害,對大邑的法輪功修煉者及人民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縣610歹徒不擇手段,非法抄家,傳訊,大街上搶劫搜身,罰款,刑訊逼供,吊打等花樣耍盡,惡事幹絕,用著人民的血汗錢,幹著迫害人民的勾當,踐踏憲法,配合央視《焦點「謊」談》造假、誣陷、強迫簽名,強迫大邑人民接受對法輪功的宣傳,強迫各單位學校組織學生、民眾觀看對法輪功的誣蔑,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抓捕、關押、判刑、勞教、抄家、罰款、開除工職,使大邑縣法輪功修煉者數十人先後被刑拘和治安關押,多人被判刑勞改、勞教、長期監控,有的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的棄親在外。全縣無一例外地受到媒體謊言的欺騙。需要指出的是:被迫害的對像中大多數是婦女和老人。

據我們目前掌握的情況,大邑縣610辦公室在江氏集團操縱下,指使公檢法司上下一條線,對法輪功修煉者迫害的手段,迫害方式和全國各地一樣,現就典型的幾例初步公告於眾:

1999年7月20日之後,大邑公安局首先抄了王小松的家,把王小松電話記錄本上所記的法輪功修煉者按電話號碼全部通知於7月22日晚到公安大樓開會,禁止修煉法輪功,隨即要到會人員一一表態不煉法輪功,否則停發工資,不發離退休費,在那種逼迫下,張志忠被迫表態不煉法輪功了,他是一位南下幹部,在職時是副縣長職務,煉法輪功前身染重病,走幾步都累,煉功後身體逐步達到了一身輕,洪法時能步行10多里路都不覺累,就是由於他表態不煉了,放棄了修煉,不久身體恢復了原狀,住上了醫院,不長時間就離開了人世。

7.20以後,江澤民未通過中央政治局討論,個人私下誹謗法輪功為××,法輪功修煉者為證實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正法,要求一個寬鬆的煉功環境,大邑法輪功修煉者,於99年11月12日先後自發進京上訪,被遣回或自己回來者都不同程度遭到迫害、關押、罰款處罰,當時被關押的有趙永強、高永勝、李紅豔、陳素芬、駱玉清、李華英、李俊齊,其中趙永強罰款6000元。

99年12月10日至2000年元月底,在大邑縣610指使下惡徒在晉原派出所辦洗腦班55天,強迫20多人進洗腦班,在洗腦班中每天有2-3人監管,除強迫看《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外就是在派出所院內轉圈或打掃派出所裏裏外外衛生。強行寫出保證書,然後由單位或街道擔保後回家。連學生都不放過,洗腦班中的王威力是晉原中學高三學生,就因為信仰真善忍,上過北京證實法,不妥協就不讓上學。

王小松,教委小車司機,男42歲,99年11月進京上訪後回成都,11月28日在一飯館內吃飯時被大邑公安一科當時科長遊安金,悅來派出所長周文才等一夥抓回大邑關押。2000年元月12日無辜的王與刑事犯人一同綁押遊街。在關押期間,前一個月每天24小時高音喇叭不停地對著他播放所謂的《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實行精神折磨。王小松被一直被關押到2000年10月26日才被非法判刑三年。押送德陽監獄服刑,遭受各種折磨。刑滿後,2002年11月押送回原籍。610辦公室仍不放過他,指使派人監控,至今上街有1-2人跟著。限制人身自由。

駱祥東,大邑縣北街人,男38歲。99年11月同王小松一起進京上訪後回成都,11月28日在飯館和王小松共同被抓回大邑關押;2000年元月12日和其他犯人一起綁押遊街,2月初釋放。2000年12月底再次上京證實法被抓,2001年元月初押回大邑關押。6月非法判刑五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四川德陽監獄。

牟佳珍,退休教師,女,64歲。2000年12月底隨駱祥東一起上京證實法被抓,押回大邑關押,當年6月非法判刑4年,現被非法關押在四川簡陽監獄。

李培良,大邑王泗人,男,35歲,99年11月進京上訪被抓遣回大邑拘留關押15天,在那以後幹警常到他家騷擾,非法搜查。2000年4月發現他書寫上訪文件被拘留15天。2000年12月底再次進京證實大法,在北京關押7天後放回家,後再次被抓送綿陽新華勞教所勞教一年半。2002年4月刑滿回家。2002年10月再次抄家,發現家有法輪功書籍並發現寫過嚴正聲明(聲明以前寫的保書一律作廢),又再次被關押後送綿陽新華勞教所勞教2年。

龔書蓮,大邑蘇家鄉人,女,41歲,兩次上京兩次被關押,在關押期間走出後,公安一科認為出走的去向,余仕華、李紅豔知道,把二人騙去安仁派出所施暴刑,李紅豔在酷刑中無法承受時說出龔的傳呼機號碼,通過電話,在大樹龔又被捕,關押後送資中楠木寺非法勞教一年半,2002年5月押送回原籍後繼續關押在安仁派出所,強行洗腦。2003年5月送新津洗腦班,每天有2─3人看守監管,至今未放。

肖曾義,大邑敦義鄉人,男,65歲,曾多次進京證實法而被多次拘留和刑拘關押。因被抄家時,發現有法輪功資料,2003年3月底被疑傳發法輪功資料,惡警先逼迫吊打其妻子,強行叫交出肖曾義,4月1日其子把父帶到了新場派出所換回了母親,肖曾義從此成天遭受周文才等一夥殘酷折磨,並不給飯吃,雙手反銬,7─8人輪番拷審,他在酷刑中過日子,4月7日家人去新場派出所探望卻不見了人影,周文才一夥還說肖逃跑了,幾天不吃飯,六、七十歲人會往哪跑,跑得了嗎?真是使人難以置信,還三天兩天到家逼著要人。到現在三四個月也沒有消息,是殘害致死,還是押送勞教?下落不明。

在大邑縣610辦公室指下更為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是:2002年9月25日晨5點,數十名幹警闖入小南街外一農戶家,把租住的四人連房東陳桂英五人一起綁架,沒收摩托車一輛和有關法輪功書籍及資料,傳呼機,手機,現金3000多元,其中四人為:

廖朝琪(齊),女57歲,原是邛崍市婦幼保健院常委書記,被殘害致死。10月4日其親屬請求成都法醫鑑定,破腹鑑定為:肋骨被打斷5根後搶救無效死亡。(明慧網,2002年10月13日,原四川省邛崍市婦幼保健站書記廖朝齊被大邑縣公安局虐殺

董玉英,資陽人,女,52歲,被殘害休克後通知資陽雁江派出所接走。

古之光、鄧忠是邛崍人,男,30多歲,遭酷刑折磨後送勞教。房東陳桂英,大邑菜蔬社農民,女,71歲,被拷問關押刑拘30天治安拘留15天。2003年4月27日晚幹警再次抄家,抄走原來未抄走的少許法輪功資料又再治安拘留15天。

類似以上迫害法輪功的事例很多,在江澤民的縱容下,在大邑縣610歹徒的安排、指使下,惡徒還經常跟蹤、監控法輪功學員,幹盡傷天害理,迫害善良的罪惡勾當,無視國法,踐踏人權,滅絕人性,真是罪不可赦。這只是透過層層封鎖的已知部份,冰山一角;其他事實在繼續追查中,待後再逐步公諸於眾。

這裏我們掌握追查迫害法輪功手段殘暴,作惡多端,登記在冊的惡人有:

陳殿豫,610辦公室首犯;
孟斌,公安局副局長,殘害法輪功學員的主謀;
周文才,公安一科科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打手;
劉學梅,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遊安金(原一科長),王志全(曾任二月一科長),迫害法輪功的打手;
胡輝,張爽,陳樹文,胡明列,對大法學員手段兇狠,殘暴;
牟海文,借迫害法輪功立功,升官發財。

在此正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一切惡人,及一切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的人,趕快清醒過來,分清正邪,天理不會因為你為了吃碗飯或者因為你的工作就助紂為虐而不懲罰你。當你們舉起罪惡之手打向比你們父輩都老的法輪功修煉者時,你們想過你有爺爺奶奶、父母、兄弟、姐妹嗎?你們知道嗎?你們迫害的不僅僅是法輪功修煉者,你們也在打擊人類最基本的道德準則。你們所作所為都難逃天網,法網,「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四人幫」及其走卒當初為執行禍國殃民的指令,耀武揚威幾年後皆身敗名裂,有些甚至被秘密處決;清算納粹的罪行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推移而中斷;迄今仍在清算。

趕快回頭歸正,把道義,良知重新拾回來,擺放好自己的位置,不要錯過這萬古的機緣。請記住,「萬古奇冤必昭雪,善惡禍福一念間」,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追查迫害法輪功者天羅地網
2003年8月15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