獄中吟:親身經歷一件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6日】投稿者註﹕這是一位大法弟子在勞教所裏寫的詩,幾經周轉才傳出所外,但時間已經過去兩年了。將她寫的詩寄給同修們共勉。


鳥不高飛怎知藍天之闊,
人不修煉怎感宇宙窮奧,
從前追求的是衣食富足,
現在明瞭的是返本歸真。

是法輪佛法在人間的洪傳,
是真、善、忍在世上的展現,
才使沉迷的人啊加入了修煉。
除去了人的貪婪,
領悟了人生的真諦,
先他後我、大善大忍是修煉人的標準。

然而,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一天,
大地捲起了邪惡的狂瀾。
出於妒嫉,加上私念,
邪惡對法輪功的迫害鋪地蓋天。

由於道德敗壞,
變異的思想使他們執法犯法,
大法弟子被剝奪了所有的人權。

我在獄中已輾轉一年,
領教了鐵刑椅的滋味,
也見到了電棍代替的皮鞭。
被綁、被吊成了家常便飯,
隔離室的面壁一站就是幾天,
不允許睡覺我們就不能閤眼。
小鐵窗遞進羅卜湯一碗,
一塊板糕就是我們充飢的食飯。

若獄中煉功遭到的不僅是打罵,
甚至被吊在鐵窗欄杆。
為了抵制迫害,
大法弟子們不再吃飯。
勞教所不是解決問題,
而是糾集五、六個刑事犯對絕食者大打出手,
還插鼻管硬灌。
曲秀蘭被打後頭髮揪光,形像淒慘。

在勞教所裏是有鐘點的大小便,
大便拉在褲子裏也曾有人出現。
而那些真有罪的刑事犯卻格外得寵,
成了大法弟子的「管教員」,
它們為了減刑,助紂為虐,
打我們、綁我們、吊我們,甚麼壞事都幹,
若沒有人支持,他們怎敢無法無天。

從早到晚,
小板凳就成了我們忠實的伙伴,
一坐就是一天,
長期如此屁股都被坐爛。

整天的羅卜湯,
一吃就是一春天、一冬天,
夏天換成了大頭菜湯,
碗裏經常有蟲子、泥底子出現。

為了讓我們在打印好的「保證書」上簽字,
它們使盡了手段,
先進行哄騙,不行就翻臉,
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吊在小號的鐵門上,
身體遭受摧殘,
淒厲的慘叫聲在勞教所的夜空回旋,
聽見的人都毛骨聳然。
迫害致死的人就是血的證見,
法西斯的暴行時時處處在勞教所上演。

長期的關押,惡劣的環境,
全身的膿瘡,多處的潰爛。
鑽心的奇癢,似萬支鋼針刺入一般,
異樣的疼痛,使我們整夜難眠。
生活不能自理,還要把超體力活幹,
走過的路上留下的是血跡斑斑。
伸手觸體,是疼痛時出的冷汗,
慘不忍睹,痛癢不堪實乃罕見。

嚴重的人被送進了醫院,
回來時胖頭腫臉嘴往外翻,
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傷痕累累血跡斑斑。
了解方知醫院實施的是法西斯暴力,
拳打腳踢、野蠻斥罵、任意摧殘。
兀竹雲被「治療「後,
更是暈暈沉沉淒淒慘慘。

我在大會上站出來制止惡人謗師謗法,
得到的是加刑一年。
這是它們慣用的手段,
「不轉化」就是到期也不放人,
法律在這裏是空談。

這就是我親身經歷的往事一件件,
各種魔難各種考驗,
大法弟子心如磐石、志如鋼堅,
闖過道道難關,
一定迎來普天同慶的那一天。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9月16日於哈爾濱萬家勞教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