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弟子:我們一家13人的修煉故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4日】我今年十六歲,來自堪培拉。我們一家老老少少有13口人修煉。我的一位姨媽於1998年得法,然後她把大法介紹給其他的家人。我們很幸運能夠一起學法,一起修煉,如同一個整體一樣。我想借此機會講一講我的家人與自己的一點得法及修煉經歷。

有一天,我的另一位姨媽下班後,在回家的路上,她決定修煉法輪大法,她的妹妹先前將大法介紹給她。忽然,她開的車偏離了道路,撞到了一棵樹上,這棵樹垂直地落了下來,砸在車子乘客坐的那邊。想一想,這棵樹很有可能砸在司機的那邊,但是卻沒有。她立刻明白了:是師父救了她。而她只是動了想修煉這一念。

我的外公於1999年聆聽了師父在悉尼講法,他被師父的話深深地打動了,因此決定開始修煉。外公以前經常腳踝骨痛,那是三十多年前在越南的時候,外公乘坐的公共汽車碰到了地雷,他被炸昏了。在昏迷了八天後,他被搶救了過來。據他說,在昏迷之際曾飄飄然地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寫唐山地震那一段所描述的一樣。揀回來的這條命就是為了今天得法。修煉大法後,曾被炸斷的腳踝骨也不疼了,現在還能雙盤了。

我外婆以前患有嚴重的糖尿病,修煉後的幾年間,她不再需要服藥。可是,不久前,她經歷了一大關,處於一個極其嚴重的狀態,後來她住進了醫院。醫生檢查後大吃一驚,因為她的糖尿指數達到47,早就應該死了。通常當一個人的糖尿指數達到20幾,這個人就沒命了。醫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我們都知道,師父在管著她。她自己也意識到了問題所在,知道自己並沒有放下對病的執著,外婆此時正坐在下面聽我發言。

我自己得法將近九個月了。過去我的哮喘病很重,修煉後現在我不再需要天天服藥,感覺真是太好了。回想起九個月來的修煉經歷,我感到了大法是如此的深奧,我需要慢慢地去領悟,不斷地修煉並完成自己的使命,跟上正法的進程。師父教給我們的大法是超越人類的知識的,那層層的法理,博大精深。作為新學員,修煉的路上干擾重重,我感到跟上正法進程十分艱難,但在我家人、同修和師父的幫助下,我想我會克服困難的。

剛剛開始修煉的時候,我並不能很好地理解大法,悟性不太好。但是,逐漸地我懂得了大法的份量,我也明白了在正法時期「善」的重要性。剛修煉的時候,看到我的家人常去公園裏煉功,我就自己嘀咕:你們在幹甚麼呢?覺得他們是在浪費時間,現在我明白了,我們到公園去煉功是為了幫助世人了解大法,並揭露邪惡的迫害。幫助救度眾生是最大的善,因為我們是眾生的「唯一的希望」。

自我開始在正法時期的修煉時,遇到了很多干擾,我看到了魔,許許多多的魔。舊勢力利用每一個機會進行干擾,干擾學員的修煉,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日子不長了,它們想盡一切辦法來干擾學員修煉。這是我這一段時間所觀察到的。我同時也看到要克服這些干擾需要大忍,我有時會排除不了這些干擾,我覺得我使師父失望了。我會盡我的努力不斷地提高心性,不讓師父失望。我知道師父是不會拋棄真修弟子的,師父會幫助我們走過正法。

現在我和家人與同修每個週末都去公園煉功洪法,我們掛上「法輪大法」中英文的橫幅。我為我能去洪法感到自豪,因為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因此,對於被江氏集團謊言毒害的人的謾罵,我們都能忍受。

每個星期天的早晨,堪培拉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從悉尼開車過來的學員都到中國大使館前面發正念。天氣常常是寒風凜冽,儘管寒冷難忍,六點鐘就要起床,我每次都去。

最後我想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學法,忍難忍之事,揭露邪惡,幫助救度眾生。有一天,我們會回到真正美好的家園。

(2003年澳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