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第一勞教所動用四套酷刑 受刑者渾身大塊紫血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9月2日】自從1999年7.20以來,在江××和法西斯機構「610辦公室」的直接授意下,中國的公安、司法等系統每天無不在踐踏著中國憲法,對廣大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殘酷的折磨和迫害,以迫使他們屈服於邪惡,放棄對教導人以「真、善、忍」為根本原則的法輪大法的信仰。我們僅僅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堅持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指出中國媒體不負責任的誣陷與造謠,讓中國的老百姓知道真相;甚至只為說出自己因煉習法輪功,身體得到了健康,「我不想回到過去那種百病纏身的日子中去。我要煉法輪功」。不法人員卻說:「不行!你必須放棄!你不能說你的病是煉法輪功練好的!你還要狠狠的揭批!」 僅僅因為我們不願背叛自己的良心,就被關入了看守所、勞教所。

廣州市第一勞教所(下文簡稱「一所」)位於廣州市花都區赤坭鎮,是廣州市關押廣州地區男性法輪功修煉者的地方。也是明慧網八月二十日報導的「花都市勞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所指。明慧網上曾報導的張孟業、陳瑞昌,以及被迫害致死的饒卓元都曾關押在這裏。我要在這裏所說的該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都是我們的親身經歷。

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即花都市勞教所)設有專門大隊(二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直接採取酷刑手段迫害摧殘法輪大法學員。

教導員:李國明。此人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氣燄極其囂張,既虛偽又手段毒辣。
此外還有大隊長何桂朝(音)、大隊長周××;教員黎偉成、管教畢××都是其中最會用手段和最兇惡的幾個。

通常剛被劫持進來的大法弟子,這些警察一方面偽善地所謂跟你「講道理」,說甚麼我們不強迫你轉化,你講的有道理,我都跟你學……云云;另一方面卻成天強迫大法弟子看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等各種侮蔑、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對大法弟子進行洗腦。你不認同其中的觀點,就繼續放下去。對於有著清醒思想,又親身體驗著法輪大法益處的大法弟子來說,這些辦法豈會奏效?往往結果都是講理講不過大法弟子,警察們便開始撕下自己那張可能開始就不願穿上的「人皮」,露出邪惡的猙獰面目。他們開始對你暴跳如雷、破口大罵(不僅罵學員,還罵大法,罵大法師父),對你的人格進行侮辱和恐嚇,妄圖把你的精神搞垮。

對於堅定的大法弟子,這招還是不見效,警察就把他們調到其他大隊,從事超負荷的勞動。實行24小時監控。不讓你與任何人交談,不讓買食品,隊裏每次加菜也不給你加,甚至不讓明白真相的其他勞教學員給予你生活上的幫助。不讓上廁所、大熱天不讓洗澡,那都是家常便飯。惡警們還想方設法挑起其他勞教人員對大法弟子的仇恨。二大隊教導員李國明就經常在大會上張開血盆大口,侮蔑誹謗大法,侮蔑大法弟子,竭盡造謠誣陷。儘管如此,大法弟子們頂住了壓力,在與普通勞教人員的接觸中,跟他們講真相,用自己的行為讓他們了解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怎樣的人。結果很多與大法弟子接觸過的人都知道了我們是好人,事實並不像惡警所說的那樣。所以有的不配合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相反對我們很尊敬,對惡警更厭惡。有的還悄悄告訴大法弟子說:「你們都是好人,要小心。他們(惡警)正在設局找藉口整你們,讓你們難過」。惡警通常的做法是暗地裏以減勞教期為條件,慫恿一些勞教人員製造事端毆打大法弟子,或直接對大法弟子進行恐嚇、毆打。而當事情敗露,大法弟子要求處罰行兇者時,惡警都裝作不知道,還恬不知恥說「我們決不允許有打人行為出現,一定會嚴肅處理。」可事實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徒都得到獎勵並提前解教。

在其他大隊的堅定的大法弟子也同樣遭受著迫害。五大隊的吳志平,被銬在露天下曝曬達四個多月。

如果說在「十六大」之前,惡警們還掩飾著他們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的話,「十六大」後,那才是真正對大法弟子恐怖迫害的開端。在此之前,廣東省司法局可能是統一組織了廣東三水勞教所、槎頭婦教所、市一所三個勞教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警,上北京「學習」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手段。回來後,惡警言談中都流露出興奮。「你們要是再不轉化,遲早有你們好受的。」北京還有一名團河勞教所的惡警到一所指使進行新一輪的迫害計劃。惡警們從其身上學到了許多也許是他們一直就已想幹、卻不知如何幹的折磨人的手段,更從北京那獲得了為非作歹的「膽氣」。於是幾乎是同時從那時起(2002年10月左右),廣東省三水勞教所、廣州市槎頭婦教所、廣州市第一勞教所都開始了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以逼迫大法弟子「轉化」。

一所二大隊內有5、6間專門用來折磨大法弟子的小黑屋(對外美其名曰「談話室」)。每間房關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惡警安排下利用各種吸毒勞教人員、部隊退役的敗類犯人等帶頭野蠻摧殘法輪大法學員。其酷刑手段極其惡毒凶殘,有罰站、晝夜不許睡覺,折手腕,五花大綁上繩酷刑、扯陰莖皮,搓鼻子出血,煙頭燙腳板。強迫大法學員燒師父相片並拍照、錄像,藉此在精神上給大法學員製造巨大的壓力。勞教所獄警在暴刑脅迫的同時,強制灌輸各種誣蔑大法的謊言。摧殘手段比「文革」有過之而不及,其惡毒迫害的手段被江××集團奉為「經驗」,令其它勞教所前往效仿。被利用的犯人打手講:「我們不會讓你死,我們要慢慢折磨你,把你折磨成精神病後說你煉法輪功煉的,然後再送精神病院。」這都是一所惡警一手安排的種種迫害手段。

最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警:一所的總後台是該所副所長(姓周);在該大隊的直接主使是教導員(李國明);大隊長何桂朝(此人既指使犯人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卻又總在學員面前裝出一副只講道理的虛偽面孔)、大隊長周××;管教黎偉成和一名姓畢的管教(此二人以下手毒辣而受到重用)。當地610邪惡之徒研究出至少四套酷刑用於迫害堅定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有一種上繩讓人生不能生,死不能死,凡用刑後人都奄奄一息,渾身大塊紫血印,惡警再傳獄醫檢查,惡毒殘忍還要作偽善表演。中山大學的大學生王德華就被這樣折磨得精神失常。在實施這樣的酷刑折磨時,惡警們也得到了上級的「表揚獎勵」,他們變得更加無所顧忌!

儘管幹的都是見不得人的勾當,惡警們卻還到處造謠說學員的違心妥協是自願的,家屬來接見時假裝對學員如何的關心和愛護,極力麻痺欺騙群眾。而對違心放棄修煉的學員,惡警們還要強迫他們寫「三書(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並當眾上台做「揭批報告」,其內容必須符合惡警的要求。既要表明是「幹警們春風化雨般的關懷」,又要按他們的要求侮蔑大法,承認那些莫須有的罪名。對於「認識上不符合要求」的學員,就以再送進小黑屋「學習」(實為折磨)相威脅。

以上的敘述只是對廣州市第一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況的概括而已。而其真正邪惡程度、手段、伎倆和那恐怖的場面是無法形容和用文字表達的。邪惡所幹的一切只是加速了它們的滅亡。我們宣布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時所寫、所說的一切有違大法要求的材料、言論,全部作廢![注]我們會清醒的回到正法中來,堅修大法緊隨師。做為人類當今社會的一員,我們強烈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廣州市第一勞教所對法輪功修煉者的酷刑折磨,所有參與迫害的邪惡之徒都應受到審判。我們也正告一所的所有惡警:你們的惡行都將被記錄在案,如不儘快悔改,你們是逃脫不了也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的。

一所所部電話:020-86717140(白天) 020-86717040(晚上)
二大隊辦公電話:020-86841593
附:廣州市第一勞教所惡人錄:
所長:周某
二大隊教導員:李國明
大隊長:何桂朝(音)、周某;
管教:黎偉成、陳富民、伍某、畢某
教育科科長:李某、陳某

直接被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勞教人員
崔玉財、王峰、蔣勇、崔勇浩、劉錫多、夏建華等

﹝編注﹞署名嚴正聲明將歸類發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