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勞教所折磨手段:全天體罰「碼子」 長期不通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8日】2000年我們去北京證實法,當地政府的不法官員把我們送佳木斯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在二年裏我們遭受種種的折磨、殘酷的迫害,它們不讓我們信仰大法,不讓我們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面對天塌了一樣的邪惡,我們仍然堅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並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向幹警洪法,告訴她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好!善惡必報,……

在嚴管隊每天進行所謂的「訓練」。天氣很冷,我們都在外面洗臉,洗頭流下來的水凍成小冰柱。惡警藉口所規所紀來摧殘我們,不讓我們煉功學法,推、拉、打、罵是常事,甚至把人從床上往地下拽。有時不讓大法學員睡覺,強迫到走廊站著。還強迫給我們輸液,注射不明藥物。我們上訪講真話沒有罪,我們就全體絕食抵制迫害,被勞教所強迫插管灌濃鹽水,有時一天插兩次。我們抵制,管教科姓果的就打大法學員嘴巴子。當天晚上把大法學員的行李扔到庫房裏,大法學員只好躺在光光的床板上挨凍。

後來灌高濃鹽奶粉。法輪功學員絕食後身體很虛弱,還被逼著走操,圍著院子馬不停蹄地走,除吃飯外全天不許停,而獄警們則坐在門口椅子上看著。6-7天下來,許多學員都不能走了,不走就到屋「碼子」。就是人人都劈開兩腿坐著,後邊人大腿貼著前人身體。管理科徐恆基領著的打手威脅說:誰不坐,站過來!惡警們將幾個不坐的大法學員兇狠地打倒在地上。在地上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惡警又變招了,坐床邊。床邊是角鐵的,一坐就是半天,腿、腳都腫了。後來在地上坐小圓凳,整天坐著,抬起頭,不讓閉眼睛。獄警大聲放著怪聲怪氣的喇叭,放誣陷大法的東西,踐踏我們的信仰。如果進入嚴管狀態時,屋裏吃,走廊拉。2000年夏天不讓開窗戶,都掛著窗簾,他們怕他們的惡行被揭露。

在嚴管期間,學員被逼整天坐小圓凳。冬天又是陰面,牆上長著綠色的毛,幾平方米的小房間,吃喝拉都在室內,長期不通風,只有送飯開鎖打開。有一個叫金麗紅的大法學員,身體出現異常,呼吸困難;有一個抵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被銬在床上。我們不能任其迫害,向中隊、大隊提出改善條件,大小便上廁所等,但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

2001年春節那天半夜,有兩個男警沒穿警服闖入牢房裏搜經文,當時大家就質問他們沒穿警服進號是違法,況且是女號。他們兩人無話可說,溜走了。我們要見所長。大年三十,沒等吃飯,獄警叫我們站排見所長。把我們十五六個人帶到前面空樓,有不少獄警,有一個威脅叫著,誰不能遵守所規所紀站出來!我們都往前走一步。惡警徐恆基等人把排頭兩人打倒在地,抓起來,兩個惡警架一個大法弟子,綁到另一室,按倒在床上,兩手扣上銬子。後來沒銬子了,就用帶子把兩手、兩腳都綁在床上,全身一點不能動,只能喘氣。兩人坐鐵椅子,兩手銬上不能動一點,室內很冷。到第6天全屋才擦一次臉,我的手長著疥瘡奇癢,只有吃飯時才開一隻手。這樣折磨了9天,初八晚上才回原室。此迫害發生在原大隊長劉宏光與大隊長何強交接期間。

2000年9月中,樓內走廊掛出誣陷大法師父的牌子。有一天,兩位大法學員找個機會把牌子給毀掉了,這時大隊的中隊的幹警來了好幾個人,把大法學員拽到樓下辦公室裏毆打,接著送嚴管隊,戴上手銬子。大法學員絕食抵制迫害,這時被關押在八中隊的大法學員因此事也絕食抗議。獄警讓大法弟子吃飯,學員們提出把他們倆放回來才行,這樣才放回來。

大法學員在佳木斯勞教所遭受了種種折磨、摧殘,一言難盡。我被放回家時,身體瘦得只有幾十斤重,幾乎不能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