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中扮演的角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7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8月5日訊 / 在過去的四年裏,圍繞著中共為甚麼鎮壓法輪功這一問題,觀察家們提出了種種不同的看法。隨著鎮壓四年以來越來越多相關的信息公諸於世,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清晰起來。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發言人周世雨說:「在過去的四年裏,人們看到一場對法輪功的傾盡全力的鎮壓,而這一切卻是出於中共黨魁江澤民一己之願,是他一手發起和推動的。鎮壓之所以得逞,是因為江手中有權力,操縱了整個國家機器來實施他的計劃。」

周世雨稱:「法輪功在群眾中很受歡迎,江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因此江妒嫉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江對朱鎔基總理開明處理四二五和平請願一事也妒嫉在心。很明顯,一個心懷妒嫉之心的人掌握中共太多的權力是極其危險的。回過頭來看看對法輪功的迫害,就是這樣。」

法輪功曾得到中國各級政府的普遍支持

在鎮壓之前,法輪功在中國已經廣為人知。從1992年5月開始傳出,到1999年7月鎮壓開始,法輪功學員人數發展到一億多。很多人認為法輪功廣受歡迎是因為它不僅強身健體,還能使人精神愉快、精力充沛。

1992年到1999年間,在中國所有大城市,人們都能在晨練的人群中見到法輪功學員。由於人們要去工作,所以一般都在天亮之前開始煉功。當時,不光群眾學習法輪功,許多黨內、政府及軍隊的高官都參加過李洪志先生的學習班,或通過其它途徑成為法輪功學員。

熟悉中國社會制度的人可能不難理解這一點:在中國這樣一個統治嚴厲的社會,如果沒有各級政府的支持和認可,像這樣大規模的群眾組織和社會現象是不可能存在的。

儘管有人反對,政府仍支持法輪功

1997年初,當時的政治局委員羅幹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利用手中的權力,命令中國警察在全國秘密調查,企圖尋機取締法輪功。但調查結果是:「沒發現問題」或「尚沒有發現問題」。

1998年7月,羅幹又通過中國國安部一號文件下達了555號令──「有關調查法輪功的通告」。在這份文件中,法輪功第一次被稱為X教,羅幹要求全國公安部門設專門的部門有系統地調查和收集證據。後來,來自這些秘密部門的調查同樣沒有找到有關法輪功犯罪的證據。

面對羅幹帶有敵意的調查行動,1998年底,135位在社會上有名望的法輪功學員聯名上書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和總理朱鎔基。這封信的主要執筆人是北京大學的知名法學教授。信中表明,上述提到的來自中國國安部的通告是踐踏中國憲法和違反法律的。

當時的朱鎔基總理很快覆信,說國安部不應該騷擾法輪功學員,而應該集中精力對付社會治安問題。朱鎔基並不知道他的覆信後來被羅幹扣留,並沒有轉交給法輪功學員。直到1999年四.二五事件發生,法輪功學員在國家信訪局上訪與朱鎔基單獨談話時,朱才知道他的信被扣壓;也直到那時法輪功學員才第一次知道朱鎔基曾給過積極的回信。

俗稱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件,是指1999年4月25日逾萬法輪功修煉者到國家信訪局和平請願,要求中央公正處理法輪功的問題。此事一度震驚了國內外的媒體。同年七月鎮壓開始之後,很多人認為「四.二五萬人大上訪」是導致中共鎮壓的直接原因。但是這種看法卻是錯誤的。造成人們對四.二五有如此看法並把責任歸於法輪功,恰恰是江的造假宣傳策略之一,其目的是要借4.25詆毀法輪功,給其日後的鎮壓找藉口。

「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件

事實上,當時四.二五上訪事件已經得到圓滿地解決,並且朱鎔基對這一事件的公開果斷處理受到廣泛的讚揚。

在中國大陸,信訪局是由政府建立的傾聽人民群眾意見的機構。所有的共產黨黨領導階層和管理部門都設有信訪辦。例如,國家信訪局就位於府右街,與位於中南海的中共駐北京的政府總部相鄰。

在1999年的4月25日,中國天津警察逮捕並毆打了天津的法輪功學員後,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從不同的地方趕到國家信訪局上訪,希望向國家領導陳情。

那天,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從中南海出來與法輪功學員交談。據在場的目擊者講,朱鎔基總理問大家為甚麼來,並說,「我不是對你們的修煉發表意見和評論了嗎?」學員說,他們從來沒有得到任何朱的信件;同時進一步向朱鎔基反映了發生在天津有關警察毆打及非法關押30名學員的情況:「他們告訴我們,這件事當地不能解決,我們需要到中央政府上訪。」

當時法輪功學員的三項請求是:

1、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2、給法輪功修煉的權利
3、允許法輪功書籍合法出版。

朱鎔基當天發布一項釋放被關押學員的命令。朱並要求法輪功學員和國家信訪辦和公安局官員就後兩項請求繼續交談。天津學員被釋放後,所有參與4.25的法輪功學員很快從信訪局散去。

4.25上訪事件得到朱鎔基明智處理,江澤民出人意料採取了相反的舉措。

4月25日晚上,江澤民給政治局每一位常委寫了一封信,要求就這一事件進行緊急會議。在會議上,江澤民公開斥責朱鎔基總理說「糊塗」,並強制推行他親自制定的一套根除法輪功的政策。這一政策後來被認為是失去理智、不必要、並且是違反中國憲法的。(明慧網史料)

鑑於江澤民當時是中共的總書記、國家主席,它還控制著軍隊,在江的高壓下許多中共高官變得害怕並逐漸對法輪功問題表示沉默,另有一部份人則敢怒不敢言。

如此,江澤民和他的追隨者羅幹得以推進其根除法輪功政策的執行。在99年6月10號,江澤民成立了「610」辦公室,全面執行對法輪功的迫害,並任命羅幹為「610」辦公室的總頭。

不久,「610」就利用所有的會議和公共場所,強迫每個人表明反對法輪功的態度。在1999年4月25日到6月20日之間中國政府的消息來源稱,由於江澤民及其「610」試圖發現法輪功的「過失」,並以此為鎮壓找到合理藉口,一度導致全國形式處於一片混亂之中。

從這一方面講,在江澤民強迫執行他的個人意願的過程中,中國政府是被操縱和脅迫的,並且後來也成為一個受害者。每當地方警察迫害法輪功學員,學員問他們為甚麼對法輪功如此殘忍,警察對這一問題的回答總是「去問江澤民,是江澤民讓我們這樣幹的。」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點是,根據中國自己的憲法和國際人權公約,即使是一個沒有註冊的精神團體或組織,他們的信仰仍然是合法的,因為信仰自由是基本人權。

江澤民要為這場鎮壓負責

正如信息中心發言人周世雨所說:「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準確地說,是由江為一己之願發起的,鎮壓之所以得逞,是因為江手中有權力,操縱了整個國家機器來付諸實施。」

江澤民是要對這場迫害承擔罪責的人。江在去年十月份訪美期間,法輪功把江告上了美國法庭。類似的團體訴訟案也在瑞士準備進行。另外至少三個國家的律師表示他們將準備自己的案宗上訴江。

在這場由江一手挑起並極盡全力維持的迫害中,直接受到迫害的不只限於全球一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很多民眾被它粉飾鎮壓的宣傳所誤導,不理解法輪功,甚至還無端仇恨。另有很多受矇蔽的人被當作鎮壓的工具。

未來真相大白之時,人們會清楚地看到這場迫害對中國乃至世界所造成的道德、精神和經濟方面的巨大損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