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裂書」由來:七晝夜不讓睡覺 捆住身子強按手寫

——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暴行改變不了修煉者的信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5日】我和另外兩名同修去散發真象材料時,被當地的惡警非法抓捕。在逼問口供的時候,那些惡警氣急敗壞地說:如果再不說出姓名和材料的來源,就扒光衣服到外面站著……。第二天,它們把我們送進了吉林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它們利用那些刑事犯來嚴管和打罵大法弟子們。有一天,進來一位十八、九歲的女孩,她的罪名是「法輪功盜竊」,大家都感到奇怪。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偷了一部移動電話被派出所抓住,在取供後,惡警威脅她說:你對別人說是法輪功盜竊,如果不說就重判你。惡警的目的就是為了栽贓陷害,好得提拔和「獎金」。我們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就向她講述法輪功的真相和做人的道理,使她徹底明白了一切,發誓不再做壞事了,今後,要像大法弟子一樣做個好人。

那些邪惡之徒未經任何手續就將我們送進了吉林省黑嘴子勞教所。當天,它們運用了最殘酷的刑罰。那些猶大們用車輪戰,日夜輪換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不讓睡覺,逼迫放棄修煉。五天五夜後,她們看我還在堅持,第六天,又用了另一種邪惡手段,稱其為「剖腹產」。六個人把我按在地上,我起來反抗,於是,她們用繩子捆住我的手腳,強行拿著我的手寫決裂書。我的手腳雖然不能動,但我的嘴還能用,於是就大聲喊:你們這樣是在犯罪呀,那東西不是我的心願不起作用。可是,她們卻無動於衷,拿著這搶來的東西去騙別的大法弟子。為了不讓這罪惡的東西作惡,我借寫思想彙報之機,寫下了鄭重聲明。這一行動又激怒了那些惡警,它們又對我進行了新一輪的迫害。開始時,兩天兩夜不讓睡覺,接下來是長達三個月之久的白天參加勞動,晚上睡半宿覺。

2002年10月,也就是十六大召開之前,邪惡之徒對大法堅修者進行了又一輪的殘酷迫害。白天,讓我在寢室裏面對著牆站著,夜裏讓我站在走廊裏,這樣我又過了七天七夜,邪惡之徒讓我放棄修煉大法,我不會讓它們得逞的。它們拿出各種邪惡手段來對付我,都沒有達到其邪惡的目的,就不再管我了。

一年多的魔窟生活,我卻更加堅信大法,惡警用加期的辦法也阻擋不住我走出人間地獄的信心,更阻擋不住我堅定不移的正法之路。一年多來同修們在艱苦的環境中仍然用各種方式證實著大法。她們有的絕食抗議邪惡的迫害,有的用洪亮的聲音窒息著邪惡,有的用手中的筆來揭穿惡警的陰謀……。這些方式都起到了震懾邪惡的作用。然而她們也遭到了野蠻的灌食、污辱、毆打、電棍電等慘不忍睹的迫害。

我記得有一個叫李聰的女孩兒,今年21歲,被關在一小隊。一小隊惡警管教叫袁影,非常邪惡。自從李聰進了勞教所後,被用各種辦法百般折磨。有一天,惡警沒有任何理由把她叫到管教室裏,不容分說就用電棍電她,足有一個多小時。裏面不時傳出慘叫聲,聽得我們的心在顫抖。從這以後,這女孩兒的左腳筋萎縮了,整個左腿不能走路,就是這樣那些邪惡之徒還用惡言污辱她。另外還有一位大法弟子,名叫李淑影,她的丈夫被惡徒折磨致死,她不配合邪惡的迫害進行絕食抗議。惡警王晶等強行給她灌食,還逼著她到各個小隊向其他勞教人員討營養品。最後,這位大法弟子被折磨得雙腿癱瘓不能動。一位叫帥亞珍的同修和李淑影都被關押在四小隊,今年64歲。這個小隊的惡警王晶,不管你歲數有多大,也不管身體怎樣,它肆無忌憚的隨意就迫害大法弟子。有一天,這個同修由於不願做違背大法的事情,王晶就毆打她,她不從,王晶就叫來四、五個幫兇把這個大法弟子拖到了管教室,把她按在地上毒打、用電棍電她,並用髒抹布堵她的嘴,不許她喊叫。

這些都是我親眼所見,一年多的勞教生活見到得太多太多,不能一一寫出,只寫出這幾件來讓大家看清江氏集團操控下勞教所的醜惡嘴臉,不要再上當受騙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