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科科長講述的大法弟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4日】2001年,我有機會見到了原來的中學同學,他是國家某局人事科科長。閒談之餘,我就談到法輪功問題上,告訴他我已經修煉了好幾年,身體也因此而變好了。沒想到他馬上就接著說:「我對你們法輪功非常熟悉,我在單位裏就是負責找法輪功學員談話的。」接著他用了整整一個小時的時間給我介紹了他們單位是如何「處理」大法弟子的。我想這也許對海外學員了解國內情況有所幫助,所以就寫出來,也算是2001年期間,中國國內一些政府機構和政府官員對大法與大法弟子態度的一個原始記錄吧。

我的同學說:「我們總局一共有三名法輪功學員,有兩個一開始鎮壓的時候,就不公開煉功了,只有一個還堅持煉,局領導讓我負責找他談話。我談話時首先肯定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是一個非常好的職工。工作非常出色,幾年來一致受到周圍領導和同事的好評。然後我說,既然法輪功被國家禁止了,你就別煉了吧!他不答應,堅持要煉。我又說:那你就偷偷在家煉,好不好?別給咱們領導找麻煩。有人問起,你就說你不煉了。他說不行,法輪功不說謊。我又說,那就別在公開場合活動,讓我在領導面前好有個交代。他依舊不答應。」 

「當時我們局領導壓力的很大,如果哪個單位有法輪功學員公開參加活動,上級就扣發這個單位所有職工的獎金。(現在國內工資只是收入的一半多一點兒,其他少一半是獎金甚麼的,所以如果單位停發獎金,那職工的經濟損失是非常巨大的。)帶著這個問題我又找這個法輪功學員談了話,勸他要顧全大局,不能因為他煉功的事連累了大家連獎金都拿不上,現在大家都不容易,誰都怕拿不到獎金。結果,第二天他就交來了一份辭職報告。說是寧可自己吃苦也不連累全局的職工。領導和我都感到很意外,都勸他最好放棄修煉,而不要失掉工作。或者自己偷偷在家煉,只要別在社會上被人發現,領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可是他寧可放棄飯碗也要煉下去。問他今後怎樣生活,他說除了在學校所學的東西他還有一技之長。可領導和我都清楚,只要他還堅持煉法輪功,社會上就沒有人敢用他的一技之長。又問他,他妻子怎麼看待這個問題,他說,他妻子很理解他,也支持他的決定。領導沒話可說了。可又不忍心讓這麼好的一個職工因為煉法輪功的事,被迫辭職,誰都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再說他也是為了別人著想啊。後來我和領導左勸右勸,其實都是求他了,他勉強同意不在公開場合搞甚麼活動了,領導就把他的辭職報告悄悄收起來了。

可是半年後,這位煉法輪功的又公開參加了某個公園內的煉功活動,結果當場被公安局拘留,然後又被單位領回。這次再讓他保證不公開煉功甚麼的,他說甚麼也不幹了。

我們領導也是走投無路,迫於上級的壓力只好把他開除了。不過,領導也沒有把事做得那麼絕,沒有按照一般開除的處分手續辦理,而是按照他自己辭職的手續辦理的,這樣對他本人有許多好處。第一:他還可以領到半年的工資;第二:可以在以後找工作時不受歧視或者刁難,因為被單位開除的人是很難再有人敢聘用的。

這件事從頭至尾都是有我參與的,所以我心裏一直很難過,很為這位同事感到惋惜。我不明白為了煉法輪功,丟去飯碗有甚麼值得的。國家已經決定不讓煉了,那就別煉了,胳膊怎麼也擰不過大腿呀!好漢不吃眼前虧。以後我又接觸過煉法輪功的,每次我都問他們這個問題:為甚麼要煉法輪功,不是還有很多別的氣功嗎,煉哪個不是煉呢?你們說個謊,又能煉功又能保住工作,你們人又老實又好不會說謊,那我們教你們說一個謊,怎麼教都教不會呢?怎麼都這麼死心眼哪?!」

我利用這個機會給同學講了不少真象,可他總是聽擰了,後來我說,你願意不願意自己看看我們師父講的話,他同意了,接過師父的講法,並表示一定找時間仔細看看。

以後每次過春節我都打電話給這個同學拜年。第一年他第一句話就是:「你還煉法輪功嗎?我很不放心你呀!」「我大聲地回答說:「還煉!放心吧!」其實我知道他是甚麼意思。他是想讓我說「不煉了」,讓我自己偷偷在家裏煉。萬一被人偷聽也不會有人追究我。可我就是不肯說假話。看我沒反應過來,他只好說:「那你就小心點兒吧!」第二年他就不問了,而是在電話裏勸我:要多注意身體。因為我父母都有糖尿病,因此要我小心別遺傳上糖尿病。我說:「你明明知道我煉功前身體非常不好,你明明知道法輪功是能祛病健身的,是你自己每天大把大把地吃藥,是你自己身體一年比一年差,怎麼還要勸我小心呢?是我該勸你還是你該勸我呀?!」他不好意思地說:「是啊!是啊!其實我甚麼都知道,不過我已經說習慣了。我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人是不得病的。」

這就是一個常人在這場對大法的迫害中的一些想法和做法。他們一方面迫於壓力違心地被利用來幹著破壞大法的事,另一方面又挖空心思地想要保護大法弟子,因為他們都還有明白的一面,還有一點兒善心在,就是在迫害法輪功最厲害的時候也不例外。他們的這一點善念,也正是他們能夠得救度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