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電視記錄片:我們告訴未來(六)──在魔難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7分13秒)下載觀看(6.8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7分13秒)下載觀看(35.4MB)
MPEG文件整個文件下載(265MB)分塊下載

解說詞:

我們告訴未來──第六集 在魔難中

在公元一世紀三十年代的耶路撒冷地區,活躍著一位名叫耶穌的覺者。他免費為人治病,向人們講述天國的道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信仰他、跟隨他。

歷盡時代的滄桑巨變,今天,我們只能從不多的文字記載和影視藝術中去了解和感受這位傳奇人物。

公元1999年,這部講述耶穌生平故事的電影,悄悄地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中流傳著。當時正值4月25日中南海集體上訪之後不久,社會上不斷傳出將要對法輪功進行鎮壓的消息。許多地區學員的正常煉功受到騷擾。部份輔導站負責人被公安機關跟蹤、監視居住或抄家,一些海外媒體甚至報導了中共中央準備拿出五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引渡李洪志先生回國的消息。歷史與現實就這樣不期而遇地做了一次碰撞。

[北京學員龔先生:所以當時的環境是非常緊張的。那弟子在這種黑雲壓頂的情況下,保持甚麼樣的心態?看「耶穌傳」的時候有一個情節對我的觸動是很大的。有一次耶穌帶門徒過海,很多的門徒在一條船上。然後耶穌就睡著了。門徒在划船的時候來了很大的風浪,好像那個船都要打翻了。那些門徒就等著耶穌趕緊醒,但耶穌就是不醒。後來他們特別害怕就把耶穌叫醒了。耶穌醒來之後就走到船頭斥責風和海,讓風平下來了。然後馬上就風平浪靜了。這時候弟子是很興奮的。這時候耶穌轉過來,當時他表情非常嚴肅。他就對弟子說「你們的信心到哪裏去了?」這句話對我的觸動真的非常的大。我就在想每一個正法正教的時候,當你在遇到這種魔難的時候你都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你信還是不信。因為你不信的話其實甚麼也談不上。你可以甚麼事情也不做,你回家睡覺去,你做你的工作,你做任何事情,甚麼也不影響。但是呢,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說,如果你要信,那麼真的可能就面臨著生命的危險。]

這一時期,江澤民頻繁針對法輪功下發指令。四月廿五日當晚,它以中共中央總書記的身份,給政治局常委及有關領導人寫了一封信,將「四二五事件」定性為有幕後高手策劃指揮的政治事件。五月八日,它又給中央政治局,書記處,和中央軍委再次寫信批判法輪功。

[原中共中央智囊團成員阮銘:江澤民的心裏當然就是很值得研究了。因為這個425事件實際上已經解決了。當時朱鎔基都已經接見了。而且明確地講這是人民內部矛盾。那麼江澤民就很奇怪了。它突然心血來潮,寫了一封給政治局的信。後來人民日報發表,是毛、鄧、江論唯心主義和唯物主義。那麼它這封信它完全是照搬、照抄毛澤東1954年那封「紅樓夢」研究的信。後來掀起了一個批判胡適的運動。那麼還是一個思想運動。因為唯物論、唯心論本來就是一個思想學說的問題。可江澤民照抄的結果呢,說法輪功是代表這個唯心論,現在跟法輪功的鬥爭就是唯物論跟唯心論的鬥爭。]

六月七日,江澤民在政治局會議上發表講話。宣稱法輪功有很深的政治背景和複雜的國際背景,是一九八九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事件。這篇講話後來作為文件,在黨內傳達。根據這份秘密文件,中共中央做出了鎮壓法輪功的決定。三天後,在江澤民的直接操縱下,成立了由李嵐清為組長,羅幹等人為副組長的「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這就是後來惡名昭著的「610辦公室」。至此,一場由江澤民親自發動,旨在徹底鏟除法輪功的鎮壓運動,已經全面布置就緒。並首先從軍隊系統開始行動了。

[美國新澤西州立大學計算機科學系周教授:我的父親就是在425這一天進中南海向中央領導反映情況的五名法輪功學員之一。他又是部隊的老幹部。當天晚上,這場和平的上訪結束之後,他一回家的時候就發現家裏已經有他們部隊的一些領導在等著他了。而且從425晚上開始,就把他軟禁在家中。7月1號晚上他就被他們部隊的人帶走了。然後一直我就不知道他的下落。]

這個時候,李洪志先生應邀來到美國中部城市芝加哥參加美中地區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學員們的修煉和提高,始終是他最關注的事情。6月25日,位於芝加哥市中心的湯普森政府大樓裏人頭湧動。為表彰李洪志先生對民眾無私無我的奉獻和法輪大法帶給人們的身心健康,伊麗諾州政府特授予李先生傑出服務獎。並把這一天定為芝加哥市李洪志日。參加頒獎儀式的學員們,此刻已經感受到了鎮壓來臨前的緊張氣氛。

[高級光學工程師楊先生:所以當時呢,還經常收到一些類似於恐嚇的Email(電子郵件)。說你們芝加哥要開法會了,我們要怎麼怎麼做啊,去來搗亂破壞。所以當時我們芝加哥法會的時候還是很緊張的。]

在第二天舉行的心得交流會上,李洪志先生照例在會議結束之前給學員們解答問題。在講解的過程中,李先生讀到了這樣一個問題。

[問:請問師父,當耶穌要被釘在十字架上時,他的弟子都在幹嘛?請師父轉告世人及天上,我們大法弟子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

師:(熱烈鼓掌)謝謝大家!修煉人不被常人思想帶動,大家是修煉者。我謝謝大家對大法、對師父的這顆心我都知道。]

師徒之間簡單的一問一答,不經意間傳達了這樣的信息:在對大法、對師父的迫害面前,弟子們不會袖手旁觀、坐視不理。而作為大法的師父,李先生要求弟子的是按照修煉人的心態標準來衡量一切。歷史和現實在這裏,拉開了距離。

交流會結束的時候,學員們起立和李洪志先生告別。

[李洪志先生: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熱烈鼓掌)]這是在那場全面鎮壓之前,李先生叮囑弟子的最後兩句話。

第二天,在芝加哥市中心的橄欖樹公園,李先生親自觀看了學員們的集體煉功。這也是在此後一年多的時間裏,弟子們和師父的最後一次見面。大法傳出只有短短的7年,眼前這些修煉時間還不長的弟子們,能不能經受得起那即將來臨的殘酷考驗?

那麼,李洪志先生和他的弟子面對的是怎樣一個要鎮壓他們的勢力呢?一位前中共官員曾經作過這樣的描述:「中國共產黨八十年來形成了一套嚴密的制度,通過五十年的專政,早已轉化和融化成為『依法治國』的得心應手的工具。」「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能夠像它那樣在使用國家機器控制和鎮壓自己的人民方面不受任何約束。」

1999年,全國國民生產總值達到8千3百億元,中國擁有世界上數量最龐大的軍隊、武警、公安、勞教監獄系統,以及2000多種報紙、雜誌、廣播和電視等宣傳機構。僅中央電視台就有12個電視頻道,全國人口覆蓋率達90%,觀眾人數超過11億,並使用中、英、法、西班牙四種語言和粵語、閩南話等方言通過衛星傳送覆蓋全球。

經歷過那場風雨的人們也許至今還記得,那年夏天的北京烈日當空,異常炎熱。7月20日凌晨,在全國30多個省市同時進行了對法輪功各地輔導員的統一抓捕行動。一場鋪天蓋地的全面鎮壓就這樣出人意料地突然開始了。江澤民企圖速戰速決,揚言3個月消滅法輪功。報紙、雜誌、廣播電台和所有的電視頻道開始24小時反覆播放所謂揭批的文章和節目。從城市到邊遠的農村,警察把修煉群眾從每個煉功點趕走,將不屈服的人們用警車抓走。地方派出所在街道委員會的帶領下挨家挨戶地到學員家中,命令他們放棄信仰並上繳、銷毀法輪功的書籍和音象資料。江澤民聲稱:「我就不信治不了法輪功。」不少社會學家估計,「以中國政府的力量,法輪功堅持不了一個星期」。

在嚇人的暴風驟雨中,展現出的是各式各樣人心的微妙變化。一些人脫下修煉人的外衣,積極投入到所謂揭批法輪功的運動中。一些人給警察寫下了不修煉的保證。一些人關上門切斷了和社區的聯繫,一些人在窗簾背後悄悄煉功。還有一些學員,他們不顧所謂的「六禁止」通告,奔赴北京為法輪功上訪。每個人都知道可能發生的結果,但他們義無反顧。

[海南省學員趙女士:當時我們在家看新聞的時候,我先生就來電話了。我先生說你看新聞了嗎?我說我正在看。他說那你知道了,這個國家是不講理的。你看它現在說非法組織了,這就是要下手了,你們可要小心點兒,不要甚麼事情往前衝啊。這個共產黨是從來不講客氣的。我說我知道,但是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你放心好了。我就把電話放下了。放下之後,我們五個人就走了,我們誰也沒帶鑰匙也沒帶錢,就穿的煉功的那個衣服就出門打個車就走了。因為當時走的時候我們就沒有想過還能回來。]

位於北京城西南的豐台體育中心,是為舉辦第十一屆亞運會而興建的現代化體育場。這個佔地22萬平方米的龐大建築群,在1999年7月20日之後的幾天時間裏,卻成了關押上訪的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在這裏,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北京學員王先生:整個豐台體育場都坐滿了,它那個看台上也坐滿了。當時大家其實都還沒吃飯,從早晨一直到下午都沒吃飯。但是門都是開的,就是說可以進來也可以出去。但是大家沒有一個走的。沒有一個說離開這個豐台體育場。就覺得,就是我心聲我還沒反映上去呢,然後國家也沒有給我一個解釋,就說禁止了,說取締了就取締了,連百姓的心聲都沒有聽,這樣不行。所以就這樣的一個想法大家都沒有走。]

晚上8點左右,當夜幕降臨之後,警察開始使用暴力強行驅散學員。

[北京學員劉女士:哎呀我就看到那個警察拉著那個女的(學員)呀,就把這衣服拽上去呀,這胸都露出來了,就那麼抓。有的就抓著頭髮拖著走啊。後來我們就喊,要求放人。結果呢你不上的話,那大轎車走到你跟前就是往裏拖。]

[北京學員王先生:當時我記得警察往車上扔人的時候大家就採取一個辦法,就是手挽著手。大家就互相鼓勵不讓他們分開。並且還說那麼一句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那麼反來復去地說。當時我聽了是挺感動的,我不知道這些武警聽到是甚麼感受。]

這就是修煉真善忍的普通的法輪功學員。他們高度的自覺和理性,保證了在那種劍拔弩張的態勢中,全國範圍沒有一件法輪功學員使用暴力的事件發生。在4年後美國華盛頓舉辦的紀念720呼籲停止迫害的集會上,我們遇到了很多當年在北京參加上訪的學員,提起過去,他們這樣說:

[北京學員郭女士:我們弟子不怕,就是那麼熱的情況下照樣打坐煉功,心靜極了。告訴他們我們是怎麼回事。所以連著那三天吧,反正我們就都去了,還有外地的可能都來了。所以我就想,我們輔導員都給抓起來了,我們人人都是輔導員。回想起來師父整個的弟子那真是拖不垮,打不散,拖不爛,到哪兒都留下好名聲,它不能不佩服。]

[歌曲:九雙鞋
一道道山來,一條條水,千山萬水腳下過。腳打泡喲還飢餓,冰雪雨喲透衣裳透衣裳。]

從7月20日開始,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想方設法到北京上訪。610辦公室要求地方政府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群眾的上訪,軍隊進入一級戰備狀態。在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被嚴密封鎖的情況下,許多學員是採用了步行、騎自行車的方式,翻山越嶺趕赴北京的。其中,我們聽到了這個「九雙鞋」的故事。

[鋼琴家張女士:就是一個老人。他用了兩個多月的時間,從四川走路到北京,就是去上訪。就為了說一句公道話,說法輪大法好。]

[歌曲:九雙鞋
上天安門來,一片片心。法輪大法是正法]

[(公安內部影片資料)廣場上學員大聲說:李洪志叫我們做個好人,我們就是想做一個好人。我們學真善忍。說真話,辦真事。]

對這些平凡樸實的修煉人來說,通往北京的路途是一次永生難忘的艱難跋涉。對當時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這種跋涉是對真、善、忍宇宙法理的親身實踐。當所有的媒體鋪天蓋地的充斥著辱罵和詆毀的時候,只有一個地方還在頑強地傳達著法輪功學員真實的聲音。就是這個一個月前剛剛成立的網站,靠著一台486計算機和電話線傳送信息,突破層層封鎖,使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在這一刻走到了一起。

[北京學員龔先生:在鎮壓開始之後,整個媒體的封鎖可以說是全方位的。它所有的報紙電台電視台,因為中國沒有獨立的媒體,所以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下。所以你就好像生活在一個黑屋子裏一樣,好像要把你窒息死了。周圍全是謊言,就把你包在裏邊。而明慧網呢,當時我們通過代理服務器輾轉看到明慧網的時候,真的就像是在這個黑屋子裏開了一扇窗戶一樣。]

[美國紐約]

這一時期,李洪志先生在頻繁接受各國媒體採訪的時候,不斷說明著這樣一個問題。那就是法輪功不會構成對任何政權的威脅,相反,對任何政府、國家和民族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7月22日,明慧網發表了李先生給中央和政府領導的一封信。在信中,他呼籲中國政府不要對無辜的法輪功群眾採取打壓政策,而應該通過和平對話方式解決問題。他已經敏銳的預見到這種不計後果對修煉人的殘酷迫害,將最終導致國家和民族的災難。這是所有善良的人們都不願意看到的。

座落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康乃迪大道2300號的中國駐美大使館前,有一個面積不大的街心花園。人稱「小天安門廣場」。1999年7月20日,當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千里迢迢奔赴北京的時候,海外的學員們也不約而同地匯聚到了這個與北京遙相對應的地方。

「計算機工程師向先生:在信中師父就提到說,如果我們做錯了甚麼事情,中國政府可以直接和師父溝通,我們可以改。那個時候就給了我們一個啟發。我們就覺得我們應該打通一個跟中國政府對話的渠道。那麼當時我們就希望把這個真相告訴我們的國會議員,希望他們能夠幫助我們跟中國政府對話。」

[美國國會山莊,眾議員辦公樓,參議員辦公樓]距離中國大使館西南方大約3英里,是美國國會山莊。這棟標誌性建築兩側的憲法大道和獨立大道上,各有3棟辦公大樓,它們是美國50個州的100位參議員和437位眾議員的辦公室。對絕大多數的法輪功學員來講,這是他們生平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華盛頓大學博士劉先生:當時是夏天吧,我們都是很緊急的就趕過來了。聽到鎮壓的消息就很緊急連夜開車到華盛頓來了。都是穿著褲衩(短褲),背心。當時也知道美國國會也是比較正式的地方,怎麼辦?我就借了一個功友的好看一點的襯衫,然後又買了一條褲子,穿著一個休閒的鞋,就去了。說實在的,當時美國政府在哪兒,國會在哪兒,我甚麼都不知道。說參議院和眾議院有甚麼區別,甚麼都不知道。所以當時去的話,也真是摸不著門。然後呢,當時我們就跟他們講法輪功是甚麼,法輪功怎麼樣使人身心受益。這個鎮壓又是這麼大範圍的,那麼多人被抓了]

就在海內外學員們四處奔走,積極尋求與中國政府對話的渠道,希望和平解決這場危機的時候。1999年7月29日,發生了人類歷史中最黑暗的一幕。

[美術設計師夏女士:當時外地來了許多弟子。我們就在一家旅館裏租了許多房間。當時大家在準備去國會的一些資料。有一個弟子突然進來,告訴我們師父被通緝這個消息。當時大家毫無思想準備,房間裏突然就鴉雀無聲了]

對於正處在魔難之中的法輪功學員來說,這個消息無疑是雪上加霜。越來越嚴峻的形勢使人們開始認真思考自己所要選擇的道路。

[醫學博士楊先生:就是說你修煉到底為了甚麼?面對這樣一個壓力,面對這麼巨大的打擊,那麼你要不要修煉?你要修你為甚麼修?這是一個不得不問的問題。當時我們做記者招待會,當時我就得問我自己,我到記者招待會我來說甚麼?我跟人家講甚麼?我到這兒來幹嗎來了?我自己要回答這個問題。後來我想我到這兒來就是按照法輪大法要求學員做的,按照李老師要求的,修煉真、善、忍,來講這個真相。讓這個好的東西讓大家都受益,不要把一個好的東西說成壞的東西]

整整2個星期,來自世界各地的幾百名學員奔走在華盛頓的大街小巷。他們的足跡遍布美國各級政府、媒體和世界170多個國家的駐美大使館。為了能讓更多的人們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這場鎮壓和迫害,學員們頂著盛夏的烈日,在華盛頓國家廣場舉辦了多次活動。他們中有很多人是幾經奮鬥,才在異國他鄉站穩腳跟的傑出人才。這場突如其來的鎮壓,使他們也同樣面臨著人生中的重大抉擇。

[計算機工程師向先生:那個時候我自己也是很忙,都來不及請假我就跑出來了。結果我那個老闆就給我發了一個EMAIL,說我不能這樣。那天下午我回到辦公室我看到這個EMAIL,我在那兒想了一下我就給他寫了很長的一封信,大概意思就是說,我說在美國這個地方,自由人權,宗教信仰自由,好像都是與生俱來的天賦人權。但是呢在中國,這些在美國人看來很自然的一些權利呢,你是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才能得到的。那我現在呢就在為我的中國的同胞們,他們爭取同樣的權利。結果第二天我的老闆就跟我說,他把我叫到辦公室,他說他不是那個意思,他就說以後再碰到這種事情你只要事先給他打個招呼就可以了。]

[字幕:
1999年7月23日 加拿大政府向中國外交部遞交抗議信,譴責中國政府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4日 聯合國世界公民聯合會提出議案,譴責中國侵犯人權與基本自由
1999年8月6日 25位美國參議員簽署聯名信給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求停止鎮壓法輪功
1999年8月9日 美國首府華盛頓市宣布「法輪大法週」
1999年8月18日 澳大利亞在人權對話中提出了法輪功問題
1999年8月25日 美國政府促請中共履行國際人權相關條約的義務,保障人民的信仰和宗教自由
1999年9月10日 40位美國眾議員簽署聯名信給美國國務院,要求美國政府反對鎮壓法輪功,營救法輪功學員。]

沒有了對結果的執著,放下了對個人利益的考量,學員們無私的付出,換來的是世界的尊敬和支持,同時也徹底打破了江澤民想要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的企圖。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說「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

在經歷了最初幾個月急風驟雨般的攻擊之後,學員們又開始了對這場鎮壓的實質和在這種情況下,今後該如何修煉的認真思考。

[片尾:請收看下集《艱難歲月》]

(第六集完)

(編者註﹕片中出現的師父鏡頭僅供洪法講真相用,大法弟子學法請參照大法原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