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人榜: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幕後黑手──盧振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七日】法輪大法信息中心8月25日報導-- 盧振山,男,中國黑龍江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所長。其屬下的萬家勞教所先後關押了1000多名法輪功學員,都不同程度受到肉體、精神雙重迫害,受嚴重摧殘的法輪功學員有名有姓的189人。這個被稱作「萬惡之家」的勞教所,在他的指揮下成為中國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

盧振山在勞教所掌握法輪功學員的生殺大權,放誰不放誰都由他來發話。每次勞教所的大型會議和加刑會議,他一定參加並以文革腔調發表講話,例如他經常講:「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鬥爭。我們要把這場鬥爭進行到底。」當他在勞教所總監控室值班時,所有監獄的門都關的很緊,下面的各大隊管教人員知道是大所長上班,不敢怠慢,通通上崗,嚴密監控各大隊的法輪功學員。

四年中萬家勞教所至少有16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盧振山除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外,主要在幕後操縱這個邪惡黑窩的運作。萬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行均源於盧振山的唆使,它自己也曾承認說「這一切都是我叫它們幹的。」

法西斯的精神折磨

盧振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精神折磨,強制洗腦,一天24小時圍攻、看管,不讓睡覺,逼看誹謗法輪功電視;念罵老師、罵大法的黑材料;不准離屋半步,上廁所有人跟著;長期孤立;堅定的學員被關進小號迫害,並揚言威脅:不「轉化」別想回家。盧振山採取欺上瞞下的手段,逼迫被非法關押在萬家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寫「三書」,上報謊稱法輪功學員在此所說、所寫全部是「自願」行為。

慘無人道的酷刑

盧振山指使、縱容下,萬家勞教所變成了人間地獄。獄警、管教將法輪功女學員投入男監;有的扒光衣服毒打、電擊、上繩,皮鞭沾涼水抽;乳頭插上針用電擊;坐鐵椅子澆上涼水用電棍擊電;坐鐵椅子不許睡覺窗子凍;蹲小號用電棍電(小號中全封閉不見陽光,夏天氣溫高達40度,冬天寒冷,關在小號裏幾乎人人長疥。);被灌辣椒水、強制坐老虎凳、蹲飛機式和飛機式綁吊;上繩高吊人體離地毒打;用不消毒的刀子和刮勺在長膿包疥的地方刮來刮去;手銬子嵌入肉裏;用木棒擊打,不讓穿棉衣冬天在外邊凍;白天全體坐小凳上不准動;對絕食抗議的學員進行野蠻灌食;10多個電棍同時電擊身體、潑涼水、踢、打、長時間下蹲;剝奪睡眠;超期關押……

以下是盧振山管理的萬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部份迫害實例:

關小號 不見天日

在盧振山指使下,萬家勞教所自建了長2米左右,寬1.5、高2米左右的小號。專門關押堅持信仰的學員。據統計前後有200多人被關進小號迫害。學員被關小號後,整天不見天日,不許洗漱,不許換內衣,不許說話,不給吃飽,每天二頓稀粥,每頓2-3口。潘宣華被關押在小號裏45天,吳激揚和張宏被關了38天,放出後,人已被折磨得不成樣子,骨瘦如柴。20多歲的小姑娘張宏在小號的時間長達14個月,被關進小號中的小號(地籠)3天2夜。

坐鐵椅子10天9夜

盧振山指使、縱容獄警、管教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體罰。學員吳激揚罰在小號走廊裏鐵椅子上10天9夜。56歲的潘宣華坐鐵椅子7天7夜,學員陳雅麗等人被強迫坐鐵椅子28天,每天長達14小時,有時晝夜不開鎖。

盛夏烤火牆

盛夏季節,酷熱難當,學員王芳、高淑彥、潘宣華曾被管教故意關在有火牆的小號裏,號內溫度達40多度,致使王芳身上長膿包。

用手術刀和刮勺刮身 令人毛骨悚然

萬家勞教所及醫院因為潮濕,骯髒,幾個月洗不上澡,很多學員身上長了疥瘡。勞教所讓幾名男犯人把身上長膿包的女學員王芳、左秀雲、李豔紅按住,用鋼刮刀、刮匙在血肉中刮來刮去,刮去膿包上的結痂,然後用混有鐵鏽的自來水直接往身上沖,慘叫聲不絕於耳,幾天重複一次。「看到她們身上被刮的地方像血葫蘆一樣,血流一地,令人毛骨悚然。她們痛苦地哆嗦著,呻吟著,淚流滿面。連那些男犯人都背轉臉不忍再看,真叫慘不忍睹。」

膠帶封嘴,高分貝噪音摧殘聽覺神經

管教給學員唸誣蔑老師、誣蔑大法的黑材料,潘宣華等學員表示異議,他們就用膠帶封嘴,把她們雙手銬在監門上罰站,有的手腕已經銬壞,每天站15小時以上,腿部嚴重浮腫,再用高分貝噪音摧殘聽覺神經。

把女學員投到男牢房

盧振山還指使將拒絕寫「決裂書」的李海燕等50多名女學員送入萬家的男隊進行摧殘,折磨,晚上不讓睡覺,只要閉上眼睛,就拿電棍電。並以各種慘無人道的刑罰和卑鄙手段對這些大法女弟子晝夜輪番實行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例如24小時站在水泥地上,晝夜綁著不許睡覺,長達8-9天。更可惡的還有一個頭戴國徽的男警竟當眾調戲女法輪功學員,然後他們像色魔一樣哈哈大笑;法輪功學員們只穿著一件薄薄的內衣內褲,光著腳被拽到雪地上站著,有的被關進小號,有的被吊起來,一直折磨到天亮。

野蠻灌食

灌食是萬家勞教所獄警對法輪功學員加重迫害的刑罰手段之一。盧振山親自指揮坐陣迫害學員,以灌食為名,唆使4-5名刑事犯將學員按在椅子上灌食,不配合就遭到刑事犯及男管教的拳打腳踢。一次,獄警隊長張波下令給法輪功學員「灌食」時不放食物,用管子插到胃裏亂攪和,使一名50多歲的劉姓法輪功學員當場昏死過去。

邵影是個弱不禁風的女子,灌食時,遭到惡醫毆打,並流氓威脅:「我打你乳房。」一次被男醫插管時問道:「你吃不吃?」邵影說:「不吃。」這名惡醫就把管拽掉再插進去,反覆四次。它們用長疥人的洗腳盆涮洗插胃管,有時管子上帶著血絲就給另一個人用,而且管子是淘汰的膠皮管,有一次灌食的奶粉呈黑色,灌食後很多人都拉肚子。

盧振山是震驚中外的「萬家虐殺慘案」的罪魁禍首

2001年6月20日在萬家勞教所發生了慘案,15名法輪功學員遭受虐待,導致3人自殺身亡。而導致這一事件的發生是由於盧振山親自指揮的高頻率高強度的酷刑折磨:

2001年6月18日,萬家勞教所非法召開法輪功學員「加期大會」,盧振山在會上說:「『轉化』了也得『轉化』,不『轉化』也得『轉化』,強行『轉化』。」會場上近三百名男女防暴警察,他們頭戴鋼盔、手持電棍、手銬、腰繫武裝帶。會場氣氛令人窒息,二十名大法弟子被從後背捆綁雙手,一男一女兩警察相挾,仿若押赴刑場。七大隊、十二大隊共二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加期一年,而加期的真正原因是她們拒絕接受洗腦。

會後,盧振山又指使獄警對學員進行殘酷的肉體摧殘。法輪功學員被從會場直接送入小號。九隊男警員把十幾位法輪功女學員飛機式懸吊,用黑色尼龍警繩從肋下捆綁雙手,腳尖離地並逐漸加高,不允許方便,吃飯時也不放,兩刑事犯餵飯,並說「非得制服你們為止」。

從6月19日中午開始,先後15人被男女獄警殘酷毆打,多次被電棍擊打心臟,被「飛機式綁吊」、腳跟離地,不許穿鞋,隨著時間的推移,人被綁得越來越緊,越吊越高,兩臂鑽心疼痛,不許睡覺、不許說話、不許大小便,有的實在難忍,便在了褲子裏。學員的鼻子、臉上鮮血直流,又用膠帶封嘴,令人慘不忍睹。

從18日中午至19日上午近20小時懸吊期間,盧振山指使獄警三、四次不但給她們不斷高吊,口中污言穢語,並揪學員楊秀麗頭髮往監牆上猛撞。楊多次要求方便不許,堅持不住尿到地上,獄警還拿起沾滿尿水的拖布往楊秀麗臉上、嘴上抹,口裏還不停的罵。此時的楊秀麗被放倒在水泥地上已休克過去。另一學員被惡警當眾侮辱摸其乳房,並數陳肋骨,抓癢胸部取樂!

620「萬家虐殺慘案」驚動了中共高層以至國際輿論,盧怕走漏風聲,當即關閉勞教所所有的大門,禁止任何人出入並當場收繳所有管教人員的手機。全體管教人員包括臨時工一週內不許回家。儘管如此,「萬家虐殺慘案」仍然傳到了海外,引起了善良人們的公憤。

據資料,四年來,萬家勞教所至少將15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他們是:

31歲的高鳳死於2000年5月19日;
55歲的張玉蘭死於2001年6月中旬;
54歲的趙雅雲死於2001年6月中旬;
60歲的李秀琴死於2001年6月21日;
54歲的孟憲芝死於2002年3月4日;
29歲的於振翼死於2002年5月14日;
59歲的秦淑豔死於2002年7月;
40歲的白秀華死於2002年8月28日;
49歲的王淑芳死於2002年12月18日;
付桂蘭死於2002年12月29日;
於天勇死於2003年1月;
61歲的於冠雲死於2003年1月12日;
49歲的佟文成死於2003年6月14日;

另外,還有兩名姓名不詳的法輪功女學員死於2002年10月

後記:據明慧網絡2002年12月8日報導,萬家勞教所另一惡人副所長史英白近一個月突患頑疾,頭疼難忍,到哪個醫院都確診不了,現在上海看病。因史英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人們都說這是遭了惡報。

盧振山電話:86-451-410024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