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在法上認識法,用正念否定舊勢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5日】註﹕下面說到的三種現象你熟悉嗎?是否一邊讀一邊在對照自己、看自己是否也有同樣的思路和問題呢?如果你是中國大陸學員,是不是認為自己又不做資料點,所以這類文章和討論與自己無關呢?如果你是海外學員,是否覺得這與自己每天所做的大法工作不相干,太遙遠,沒興趣仔細把這樣的文章讀完?

一、普遍學法不紮實,走形式,所以理論上知道師父說的都對,但遇到問題時不能正念對待,不會用法去要求自己,而是採用自己喜歡的人中的標準和辦法來衡量與對待。其實這是法學不進去、不能同化大法的表現,把大法當成外在的常人式的理論了。
二、平時注重表象,愛跟別人比,和別的同修比,跟自己過去比,卻不跟法在不同層次對自己的要求比。
三、事情發生了,愛用人心推測,不能靜心來真正向內找自己,不能用正念對待同修和自己;或者雖然有心對同修負責、也很想向內找,但因法學的不好,心也不靜,所以找也找不到。

* * * * * * *

目前邪惡瘋狂反撲,本地頻繁出事,使部份地區材料中斷,救度眾生之事被大面積擱淺,同修內部出現人心浮動,不禁都在問:這塊怎麼啦?我們怎麼啦?

是呀,應該好好問問自己了。

「被迫害嚴重的地區,被破壞得嚴重的地方,那裏的學員真的應該想一想:到底怎麼回事?……那裏是很難,但是不管怎麼難,你們想到你們的未來是甚麼嗎?你想到將來的果位是需要偉大的威德為基礎嗎?你想到你要得到的是證實過法的神、佛正果嗎?真的是因此把人都放下了嗎?!真的金剛不動地無執無漏了嗎?!真是這樣,你們再看看那環境是甚麼樣? 」(《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

痛定思痛,我發現我身邊普遍存在著這樣幾個問題,說出來以便拋磚引玉。

一、普遍學法不紮實,走形式,所以理論上知道師父說的都對,但遇到問題時不能正念對待,不會用法去要求自己,而是採用自己喜歡的人中的標準和辦法來衡量與對待。其實這是法學不進去、不能同化大法的表現,把大法當成外在的常人式的理論了。

關於學法,師父在每次講法中都反覆強調,而我們今天還做不到,是不是真有些……

二、 平時注重表象,愛跟別人比,和別的同修比,跟自己過去比,卻不跟法在不同層次對自己的要求比。

表現在人中就是我常聽到:xx修得怎麼好,怎麼堅定,怎麼還能進去呢?……;xxx正念多強啊,他都怎麼樣了,還有誰能行啊?咱們比不是差多了嗎?……其實在這個不相信自己的同時,也是不相信大法了。

還有的人表現正相反,自以為是的心很強,在矛盾面前總是用大法中的語句和一些具體事情中的現象來證明自己對、自己的情況特殊,或者用來去否定別人。表現得非常固執和自負。

三、事情發生了,愛用人心推測,不能靜心來真正向內找自己,不能用正念對待同修和自己;或者雖然有心對同修負責、也很想向內找,但因法學的不好,心也不靜,所以找也找不到。

我就經歷過這樣情況:有一次同修被抓,不慎暴露了我的手機號,得知後,儘管我一再告訴自己,誰說了也不算,師父說了算,「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但儘管採取了必要的安全措施,不好的思想仍不斷地往外冒,電話被暴露的陰影死粘著我不放,甚至還在想像著由此可能將引發的一系列事的細節,我真的被攪擾得焦頭爛額。被逼無奈,我下狠心向內深挖,卻發現這一切一切的出現都是因我的求安逸心帶來的。

執著找到了,也能靜心學法了,這時師父的法理也明白了:「作為大法弟子你真的能做好的時候,我想那個麻煩呢也不是你看得那麼絕對。因為你不能站在法上認識呢,那常人的麻煩就是常人的麻煩。人眼中看到的東西都是不變的,可是在神的眼中看這一切是變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噢,我因執著而鑽到了「電話被暴露後肯定會如何如何」這種人的邏輯思維的牛角尖裏去了,好險哪。「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因為它們知道這個人你不叫他死,對他甚麼迫害都沒有用,邪惡也只好不管他了。如果在這種情況下邪惡還要迫害,那師父可就不客氣了,師父有無數的法身,而且還有無數的幫助我做事的正神也會直接清除邪惡。我以前不是告訴你們了嘛,你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天龍八部護法,都是因為你們做得不夠,眾神都被舊的宇宙法理限制得乾著急沒辦法。」(《北美巡迴講法》)

還有就是在營救同修方面也存在人心。如有的同修家庭背景深,就認為他家有人,能給辦出來如何如何,從而忽視或抵消了正念的作用。「一個人想,兩個人想,三個人想,那也不是回事。如果整體大法弟子更多的人大家都在這麼想,那是不是一個強大的心、強大的障礙呀?」 (《北美巡迴講法》)。「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你們就是神,你們就是未來不同宇宙的主宰者,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四、 再談一下關於建資料點的事

資料點的問題,明慧曾建議遍地開花。然而本地區仍然是幾個大點運作,結果造成資料點同修壓力大,出現了幾個同修遭迫害後,資料短缺的問題。而很多同修對建立資料點存在畏難思想,也沒有經驗,不知道怎麼做,總以為運作資料非常難、非常危險……。

其實據我所知並不難,只要有四千到五千元錢便可以成立一個小型點,而十本週刊、一千傳單的工作量只需五小時……,至於上網現在更是有十分安全的措施和經驗。這只是在客觀形式上談的,當然,我們都清楚,這不是一場人對人的迫害。「無論誰迫害大法,他都是人在跟神鬥,最後的結果是明顯的。」(《導航--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

還有同修認為「我們這兒經濟落後,比較窮,連吃飯都是問題呢……」,我想這還是在用人心去衡量,而且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如果我們都能在「最大限度捨盡一切」中去做,我相信事情會變的。師尊告訴我們:「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最後,請允許我用師尊的話與大家共勉:「剩下的路,用神的正念正行圓滿你們的史前大願吧! 」

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望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