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法會發言稿:我的一段修煉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泰國學員,得法於1996年。

一、得法前與得法

得法之前,「修煉」這兩個字的概念,對我來講是一片空白,頭腦裏充滿了所謂現代生活的觀念,日復一日地追求著物質的東西,因而引起了各種病症,時常感冒、失眠、對氣候敏感、筋脈硬等等。得法不到3個月,這些病症不醫而治地消失了。使我覺得很神奇的是,身體從來都沒有這麼舒暢過,非常有精神,走路一身輕。

二、師父的數次點化

我原來是一家俱樂部的會員,幾乎每天下班後就跑到俱樂部裏面去運動,剛剛得法後,我還照常的去打網球。這一天,打得很起勁,本來並不強健的我,莫名其妙地很有力氣,第一場贏得太容易了。我對自己說:煉法輪功真的太好了,這麼快就有了功。剛剛這麼想,隨後馬上就接連輸了兩場,輸得一塌糊塗。我心裏明白了,師父曾講過,大法給予的功,不能用在常人的競爭比賽。

另一天,我又去跟大夥兒步行,走起路來輕飄飄的腳下生風。一個會員問我,你怎麼今天走得這麼快,我回答她說,煉了法輪功使我有功。她可能不了解我說的意思,不過我心裏卻明白自己的意思,那句話透露了我的顯示心理。因此師父就叫我第二天跟不上大夥兒的步行。

第三次又發生在跑步場上,我的左膝蓋突然痛得走不動,不得不在地上坐下開始冷靜思考:師父講過甚麼事情發生都不是偶然的,遇到問題要向內找,我是不是有甚麼放不下的執著?隨後一些法理就陸陸續續地在我的腦海中反映出來:

修煉是很嚴肅的,幾百年得一個人體,好不容易得到一個人體,現在不修煉更待何時?人來到人世間不是為了當人,而是為了往高層次修煉。有的人也知道修煉好,但一走出煉功點就我行我素,繼續去做著常人的事情。

我馬上感到一股震動,悟到師父對我的要求,我應該堅信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自己,而不是抱著人的東西不放。心裏作了一個決定,再站起來時,膝蓋不痛了。從那一天起,我開始認真的學法,隨著學法的深入,漸漸跟上了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進程。

三、對去參加法會的體會

因在泰國生活一直比較舒適,而每次去參加法會,天氣不是冷就是熱,或下雨,時間表都是排得緊緊的,晚上交流到深夜,參加遊行時腿都走不動了,雖然覺得好像是受苦,但是每次都是收穫,都是滿載而歸。

一位同修問我,跑那麼遠去參加活動值得嗎?我說修煉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簡單,舒舒服服的能修上去嗎?其實古代與現代,對修煉人的要求是一致的。我們現在通過師父的安排吃苦消業,同時也是對我們心性的考驗,看我們能否捨去常人的一些東西,例如錢、時間等等。

上個月,要去參加華盛頓法會前,一位同修問我,已經去過華盛頓還應該去嗎?另一位說我去參加法會是否執著見師父。我說能去應該儘量去,參加法會也是正法修煉的一部份。結果她們倆也決定去參加了。

去年十月份,參加美國德州的活動時,我有了新的體悟。看著一隊隊學員站在馬路旁邊,頂著風淋著雨,我不禁問自己:為甚麼大家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從四面八方聚集到這裏呢?為甚麼大家能整天呆在路旁,沒得吃沒得喝,迎著寒風整夜發正念呢?望著身高體壯、一直站著發正念的一些西方學員,我開始明白,大法弟子的堅定就是法在人間金剛不動的體現。

學法修煉,講清真象,發正念,是師父要求我們必須做好的三件事,特別是向可貴的中國人講真象,泰國學員也盡力地在做,我也時常參加這種團體的活動,有時也會單獨一個人去做,每次都能取得效果。

在這些年來的修煉道路上,也有和同修發生矛盾、工作配合不好等情況,但現在回想起,那都是針對我的心而來的,都是對我的各種考驗,就是要我去掉一切執著心的過程。

總而言之,我正在返回等待了不知多久的家園。我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讓我得到千萬年不遇的大法。我將堅持努力地去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作用,去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2003年8月泰國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