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系列短劇(第五集):下崗風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線觀看(22分14秒)下載觀看(5.5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線觀看(22分14秒)下載觀看(36.2MB)
MPG文件下載直接下載(227MB)分段下載(點擊)

(經理辦公室內。)
男青年:經理,您就要了咱吧。要不是娃兒他媽又超生了,咱也早進城了。咱村還是窮啊。
小寧(官派十足地):窮?解放都五十多年了。
男青年:您別笑話,咱村現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照明基本靠油,取暖基本靠抖。
小寧:治安怎麼樣啊?
男青年:治安基本靠狗。
(經理室外,潘垣正在面試一位阿姨。)
阿姨:我把青春獻給了黨,現在兒女還都下了崗,沒辦法呀。你別看我年紀大了些,清潔工作靠經驗,年輕人可是比不了我的。
潘垣:你們那兒下崗的多嗎?
阿姨:咱們遼陽下崗的佔了四成。搞腐敗的肥了,工人的飯碗沒了。
潘垣:下崗工人有遊行的嗎?
阿姨:哎,這事兒可賊多。

(經理室內。)
小寧:好了,情況我都清楚了。你先回去吧,我會考慮,不過,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男青年(站起身,半鞠躬):謝謝政府!
小寧:好了,好了。
(男青年出門,經理衝進門來。)
經理:小寧,怎麼搞的?門外等著好幾十號人?
小寧:沒亂吧?我已經發號了。
經理:知道你發號了,倒爺都出來倒號了。幹嘛哪?
小寧:您還問我?廣告上有哇,這不,說咱公司招一個清潔工,今天面試。你和韓總都不在,怎麼不通知我們一聲?
經理(一拍腦袋):哎呀!廣告上印錯了,是1206室,忘了告訴你們了。快告訴外面。
小寧(並沒起身,對門外招呼):小潘,到門外貼張通知,面試改到1206室。
潘垣:好的。
經理:要不,我先坐到你那兒?
小寧:別,別,我有點兒忙暈了,經理還是經理。
(說著,小寧起身出門。)
(畫面黑。)

(透過半開的門,可以見到志強正在伏案思索。實際上經理早已墜入夢鄉。)
(門外傳來潘垣的聲音。)
潘垣:經理,經理?
經理:哎,哎……
(經理猛然驚醒,下意識地迅速擦一下兩邊嘴角,站起身,走出辦公室。)
(韓總把潘垣手中的文件拿過來,遞給經理。)
韓總:王經理,這幾家欠款要抓緊催呀。
經理:好,好。
(韓總突然發現了甚麼,把經理帶到一邊。)
韓總:王經理,怎麼臉色不好看哪?家裏又鬧矛盾了?
(經理苦笑一下。)
韓總:要不要我找你太太談談?
(經理忙擺擺手。)
經理:不用,不用。您這麼忙,問一聲就很感謝了!沒甚麼大事兒,家裏來了幾個親戚,有點兒亂。

(經理回到辦公室,小寧跟進來,遞上一份文件,經理拿筆簽字。)
小寧:下午我去趟海關。(瞥一眼經理,小聲問)昨兒晚又碼一宿長城吧?
經理:哪兒啊。家裏來了五個親戚。
小寧:哎喲,五個!
(一邊說經理一邊拉抽屜拿出三包袋茶。)
經理:得來杯濃茶……(頓了一下,接著說)還都是下崗的,唉,吃飯都困難了。
小寧:人家說,老毛當家流行下鄉,老鄧當家流行下海,老江當家流行下崗,困難的多了。難歸難,先玩兒兩天再說,這種生活態度我贊成。
經理:哪兒啊,今兒早上才弄明白,敢情這幾位合計著在北京找活幹呢。
(說話間,經理搖搖頭,打著哈欠出來倒水。)
潘垣:經理,我有點事兒。
經理:說吧。
潘垣:我叔叔從美國要到馬來西亞探親,想讓我們全家也去見見面。
經理:好事兒啊。沒問題,用年假吧,帶薪。先寫個申請吧。
小寧:哎?這麼重要的情況怎麼不早通報呀?
(經理、潘垣回頭打量小寧。)
小寧(一指桌上的文件):嘿嘿,沒別的意思。
(潘垣高傲地一笑.)
(畫面黑。)

(韓總、經理送走一位客人,關上辦公室門。)
韓總:王經理,還得再催他。困難,全國哪兒都一樣,但總得想辦法呀。
經理:是,是。現在的企業,不盯緊點兒,說不定哪天興許沒了,要點是點吧。
韓總:家裏安排好了吧?
經理:沒事兒了。幾個下崗親戚,整天唉聲嘆氣。
韓總:咱北京這麼美,讓他們多看看,好好玩兒玩兒。
經理:別提了,昨天他們就去了天安門。人大開會,廣場封了,背包被人查了好幾次。最後看了眼大劇院工地。
韓總:那也不錯呀,那大劇院投資30個億,世界聞名,是江總書記親自關心的,重中之重啊。
經理:說的是啊。我那些親戚嫉妒的要死,回來就罵,說工人下崗了,農民地荒了,該管的沒人管,敢情都把錢拿到你們北京擺花、蓋院子來了。
韓總:這種情緒可不利於穩定啊,要疏導。保證幾個大城市的市容市貌,關係到國家的臉面,到處破破爛爛,怎麼引進外資?
經理:是啊,簡直身在福中不知福。

(韓總走進辦公室,經理到文件櫃查資料,小寧翻看報紙。)
小寧:聽見沒有,穩定壓倒一切,下崗算甚麼?
潘垣:下崗可不得了。還好,我們公司還沒多少下崗的。
小寧:不下崗就踏實呀?銀行壞賬44%,甚麼意思?存錢等於縮水一半兒,簡直是打劫。
經理:別提了,我這幾個親戚整天除了唉聲嘆氣就是罵貪官污吏,頭都大了。
小寧:下崗可不是鬧著玩兒的,一沒醫療二沒勞保。唉,工作完成再快,趕不上貪污加腐敗。
潘垣:是啊,勤勞勇敢加辛苦,不如有個好親屬。
小寧(裝得不經意地問):潘垣,護照下來了嗎?
潘垣:剛下來。我們正等手續辦簽證、辦擔保呢。
(小寧瞥了一眼潘垣,翻開報紙擋住自己,做了個不屑的表情,開始自言自語。)
小寧:等咱有了錢,咱也買專機,機型777,一次買兩架,一架座機,一架護航;等咱有了錢,咱也蓋劇院,規模超第一,一次蓋兩座,一座看大戲,一座送歌星。
(經理竊笑,潘垣搖頭。)
(畫面黑。)

(會議室內,韓總正在主持工作會議。)
韓總:所以,根據總公司「開源節流」的精神,我們部門有一個下崗指標,大家作好思想準備。
(大家一驚,不由互相看看。)
韓總:不要想別人,人人都有可能,包括我在內。
(韓總環視大家。)
韓總:我們其中確實有問題,精神不振的,惹是生非的,思想波動的,每個人都要好好想想。
(大家表情凝重。)
韓總:當然也有積極肯幹、任勞任怨的。
(大家點頭稱是,各自又自信、輕鬆起來。)
韓總:公司注重的是業績,第一季度我們比較差。大家在「開源」方面也多動動腦筋,畢竟我們部門還存在。就這樣吧。

(韓總說完,起身離去。餘下三人仍低頭沉思,各懷心事。)
經理:唉,太突然了。想到你們其中要走一個,還真挺難過的。
小寧:經理,其實我們也不捨得你走啊。
潘垣:我知道,要下崗首先是我,我沒有業務,出國探親又不是時候。
(潘垣說完悻悻地離開。)
經理:哎,小潘,千萬別這麼想啊。
(經理回頭看窗子。)
經理(自言自語):誰設計的窗子?一點兒不透氣,開還開不了。
(畫面黑。)

(經理室內。)
經理:怎麼樣?是時候了吧?看準機會咱們起個公司吧?我是豁得出去。公司申請手續我包了……

(經理室外,只有小寧一個人在聽電話。)
小寧:是啊,我們這兒也要有下崗的。怕?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哎,有機會想著點哥們兒。
(這時潘垣從總辦出來。)
小寧(小聲地):你等等,我用手機打給你。
(小寧放下電話,走出辦公室。)
(潘垣見沒人,拿起電話。)
潘垣:爸,是我。我們這兒剛開會,提下崗的事兒了。您趕緊幫我想想辦法吧……先打聲招呼嘛,這週末我回家再說。
(畫面黑。)

(經理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肖峰推開門就急切地打招呼。)
肖峰:志強!開戰了!開戰了!
經理:肖峰!你還活著!
肖峰:甚麼話,你不是也活著嗎?!美國、伊拉克開戰了知道麼?
經理(起身讓座):知道,知道。你小子先跟我說說你怎麼回事?
肖峰:沒事兒!俗話說,制度化、法制化,頂不上領導一句話!生物防範是不靈了,飯桌上的話咱別這兒聊。哎,告訴你個好消息,美伊開戰了!
經理:早上聽新聞了,有這麼興奮嗎?
肖峰:要發大財了,還沒你不行!能不興奮嗎?
經理:又耍我是不是?我這兒都快下崗了。
肖峰(邊說邊要走):過幾天我帶樣品來你就明白了。今兒實在沒時間,約了伊拉克使館二秘在三里屯吃晚飯,很關鍵,不能晚。
經理(笑):叫你嫂子給你開點藥好不好?認識一位二秘就燒成這樣了?
肖峰:不懂了吧?這位可是伊拉克新聞部長薩哈夫的親弟弟,聽好信兒吧你!走了。
(沒等經理回答,肖峰轉身出門。望著肖峰背影,小寧、潘垣隨即閃進經理室打探肖峰的消息。)
(畫面黑。)

(總辦內,韓總在辦公。)
(經理敲門進來。)
經理:韓總,我想跟您彙報一下工作安排。
韓總:來,來,坐。
(畫面黑。)

(另一天,總辦內,韓總在辦公。)
(小寧敲門後,探進頭來。)
小寧:韓總,耽誤您十分鐘行嗎?有點事兒想跟您談談。
韓總:好哇,進來坐吧。
(畫面黑。)

(隨著戰爭的推進,戰事逐漸成為了辦公室議論的焦點,鬆散的氣氛仍然如故。一天,經理、小寧、潘垣正在興奮地議論著《北京青年報》的戰事新聞,韓總從總辦出來倒水,當韓總嚴厲的目光掃視過來時,大家立刻作鳥獸散了。)

(經理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又是肖峰急切地打招呼,小寧跟進來。)
肖峰:志強,聽說了嗎?這剛幾天,美軍孤軍深入,兵臨巴格達了,還搶佔了巴格達機場,薩達姆的共和國衛隊消失了!
小寧:這還不明戲,美軍要速戰速決了。
經理(一邊興奮地招呼肖峰):哪兒啊?老美中計了!本來還看不懂,這幾天看了新聞分析,聽電視上張召忠顧問一聊,茅塞頓開!
肖峰:人家可是國防大學教授,教指揮官的。這叫「誘敵深入」,聯軍已經陷入了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之中了!過癮吧?
小寧:伊拉克的薩哈夫最近很活躍,說伊拉克軍民在有計劃地消滅美軍。
經理:是啊。我這兒何止過癮,已經開始投資嘍!
肖峰:呦,手這麼快?!
經理:是我家來的幾個親戚。因為下了崗,以前愁眉不展、唉聲嘆氣,現在情緒也好了,整天看電視。從朝鮮戰爭到使館被炸,老美的滔天罪行全想起來了,昨兒二大爺一巴掌下去,我的大茶几兩半兒了。
(小寧拿起經理簽好字的文件夾出門。)
肖峰:真搗亂!
(說著,肖峰迴身順出一把鐵钎,抵住經理。經理一驚。)
肖峰:看,這是我們為伊拉克人民趕製的鐵钎!
(經理一臉疑惑。)
肖峰:其實中央台的軍事顧問都看錯了!甚麼「伊拉克的人太懶了,懶得連個埋地雷的坑都不願刨」,跟使館二秘一聊清楚了,實際上是鐵钎脫銷了!
經理:哦?
肖峰:你想啊,不管是地道戰,還是地雷戰,哪個離得了挖坑和泥呀?
經理:你的意思是?
肖峰:緊急組織生產軍用鐵钎10萬把,馬上出口伊拉克!
經理:能行嗎?
肖峰:東三省下崗工人說了,我們幹!給老美點顏色看看,不掙錢也幹,也算上個崗。
經理:坐,坐。(對門外)小潘,快倒杯水!(轉頭對肖峰)出口商品要有商標啊。
肖峰:有了。「黑貓牌」。
(畫面黑。)

(會議室裏,正在開工作會議,潘垣在記錄。)
經理(對大家):你們看,人家肖峰又上崗了。
韓總:聽了肖峰的計劃很受啟發,商機轉眼即逝呀。王經理,催款的事怎麼樣了?
(經理苦笑一下搖搖頭。)
小寧:現在欠債的都是爺,不過有以貨抵債的。
經理:韓總,是這麼回事兒,廣東一家醫療器材廠要倒閉了,也算老關係了。庫存有批口罩和消毒水,想用10%成本價給我們抵債。
小寧:消毒水還可以刷馬桶用,口罩賣給誰呀?
韓總:有多少?
經理:一共5個集裝箱。
韓總:好!可以出口到伊拉克去,支援伊拉克人民!戰爭不僅會帶來難民,也往往帶來瘟疫。
小寧:對美伊戰爭各國態度很微妙,您看……
潘垣:我們國家紅十字會剛宣布捐款10萬人民幣,我們怎麼不能捐?
韓總:我們國家的態度是明確的,沒有問題。
經理:那財務怎麼結算?
韓總:按市場價結算,多餘款項可以用來平壞帳。動作要快,就這樣吧。
(大家讚許地點頭。)
潘垣:那我來聯繫吧。
(韓總走出會議室,潘垣興高采烈地跟出門。小寧見狀,湊近經理。)
小寧(低聲地):我怎麼聽著有點玄哪?
經理:有甚麼玄的?下崗當頭,韓總想幹出點業績是好事嘛。
(畫面黑。)

(大家各自忙碌起來,打電話,發傳真。一陣忙後,經理拿著貨已到岸的傳真,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終於落實了。)

(經理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又是肖峰。)
肖峰:志強,聽說了嗎?仗打完了!巴格達淪陷了!伊拉克人民正滿大街歡呼呢!
經理:老百姓還搶著用鞋底子抽薩達姆雕像的臉。(經理臉色突然由喜轉怒)你煩我是不是?短路了你?自己栽進去了還高興哪?
肖峰:誰栽了?我早就知道是這種結局。
經理:哦?那讓我跟你快學一招。
肖峰:要下訂單的最後一刻,兄弟得到一個絕密情報,立馬撤單了。
(經理睜大了眼睛。)
肖峰:開戰後中央電視台來了一位老江的特派專員,全權負責。從戰況分析到輿論導向,原來全是老江策劃的。
經理:是嘛?!這收視率還真高,我們家親戚找工作的事兒都忘了。
(小寧探進頭來。)
小寧:全國人民整天就注意下崗、腐敗,不找點別的話題怎麼行?
經理:取消合同,生產廠家幹嗎?
肖峰:開始是不幹,現在感謝我還來不及哪。會打仗可不是能裝的,憑著嘴大唱歌行,充軍委主席呀,現學可來不及!我是不聽他的。
經理:現在看來,那個新聞部長薩哈夫整個一騙子!
(小寧又探進頭來。)
小寧:不知道吧?布什在記者會上說,薩哈夫是他們的人。
肖峰:薩哈夫可了不得,說的謊別人都笑掉大牙了,自己一點兒不臉紅。俺是不明白,咱的輿論導向怎麼跟薩哈夫一個調兒了?
(小寧又探進頭。)
小寧:喲,許你肖老闆認識使館二秘,就不許江主席和薩哈夫是哥們?
經理(試探地):別扯了,說實話,是不是又困難了?
肖峰:困難?現在兄弟是伯樂投資公司的高級顧問,誰讓咱判斷準確呢。今兒還有個會,先走了,樓下司機等得不耐煩了。有事兒打招呼。
(說著肖峰遞過名片,經理真有點不懂了。)
(畫面黑。)

(另一天。會議室內在開會,潘垣記錄。)
經理:韓總,海關又來函催交保管費了,說再拖就要罰款了。
韓總:能不能把貨退回去?
經理:可能不行,廠家都沒了。
潘垣:環保部門也來傳真了,說有人舉報藥水有泄漏,要罰款。
小寧:不是他們搞漏的吧?是不是也要創收避免下崗啊?
韓總:對了,王經理,我們醫療用品不是出口過南亞嗎,抓緊聯繫一下。
經理:好的。海關方面小寧再跑跑。
(小寧點點頭。)
韓總:好了。另外,我希望大家能開誠佈公地談談,把下崗名單定下來,交上去。
(一陣沉默。)
經理:那我先說。我看我們部門是因為韓國那筆業務拖了腿。
(見潘垣不明白,小寧插話補充。)
小寧:就是圖象甄別系統那筆進口業務。
經理:系統測試是沒有搞好,可原因不在我們。幾千萬的生意沒了,總公司也應該再給減點指標。
小寧(不高興地插話):責任完全不在我們,責任在老江。誰想到天安門自焚裏,老江弄出三個王進東……
(韓總做了個手勢,阻止小寧說下去。)
小寧(朝韓總點點頭,接著說):國內貪污腐敗這麼嚴重, 上海《半月談》說了,2001年前出逃貪官四千多人,帶跑五十多億。近兩年更厲害,保守估計一共捲走一百多億。
經理:我也聽說了。
小寧:老江除了買專機、蓋劇院,每年用掉四分之一的國家收入打壓法輪功。您說……
韓總:好了,我們面臨的是要下崗,咱們還是多談談自己吧。
經理:那好吧。其實我工資高點,論節流我應該先下崗。但是由於我直接跟客戶打交道多些,一下移交客戶關係確實有些困難,要不等找到合適人選,我再走?
小寧:我理解。我呢,辦的具體工作多一些,從海關手續到預算,都是細節的事兒,別人不太好接手,要不,這次我也先留下?
韓總:那大家的意思是……
(大家看著潘垣。)
潘垣:我也說說。我是打雜的。不過,公司所有重要文件都有我保管,這兩年經手的有2千多份,我走了,大家要找甚麼文件也不容易呀。
韓總:看來只有我下崗了?
(大家低頭不語。)
韓宗:今天的會很好,我對大家也有了進一步了解,很高興大家能暢所欲言。我有個好消息。
大家:甚麼?
韓總:聽完就完,不要細問。
大家:好的。
韓總:我們有個部門為了一個下崗指標,兩人打得不可開交,相持不下。人家是要下都下,要不下都不下。
經理:然後呢?
韓總:我只好把我們的指標讓給他們了。
(大家熱烈鼓掌。)
韓總:我們這個集體呀,其實離不開每個人。
潘垣:韓總,您怎麼不早說?
韓總:哎?這不挺好嗎?希望大家繼續努力。先這樣吧。

(韓總出門。大家有點尷尬。)
潘垣:整天一驚一嚇的,誰受得了。
經理:小寧,你要是江棉恆,也是電信大王了,也讓我們沾沾光,踏踏實實的。
小寧:得了吧,讓我多活兩年吧,我怕讓唾沫星子淹死。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基礎不牢倒下來。
經理:不姓江也好。哎,我終於知道誰要下崗了。
潘垣(急切地):誰呀?
經理、小寧:老江!
(畫面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