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重慶市女子勞教所遭受的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8月22日】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多次到北京上訪,六次被抓,兩次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市白鶴林看守所,兩次被非法勞教。

第一次勞教是2000年7月到2002年10月(中途被非法加刑1年多)。重慶市女子勞教所惡警羅春梅把我送到洗腦隊強迫洗腦,不妥協就罰站,我和另外一功友每天都被罰站,從6:00─23:30,不准坐,不准說話,時間長達兩個月,天天如此。這樣我還是不妥協,它們就強迫我做苦力,我反對說這是迫害,要求無罪釋放,惡警羅春梅揚言:「不轉化就是無期,送大西北」,對此我並不怕,想的只是離開這個邪窩,出去做證實大法的事,2000年12月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正念走出這個邪窩。在外面由於放鬆了學法,2001年5月被惡警跟蹤抓回勞教所後,惡警們(所長刁效蘭、管教科科長趙小雲、羅春梅、胡梅)和兩名穿迷彩服的男惡警把我五花大綁,胡梅叫人用襪子塞我的口,不准我喊「法輪大法好」,我咬住牙不讓塞,它們就對我一陣猛打,然後用膠帶把我的臉全部纏住,它們邊纏我邊喊「法輪大法好」, 它們又在我臉上纏了10多圈膠帶,此時我已無法呼吸、失去了知覺,期間一直被兩男惡警挾持,在我胸前掛上牌子拖著我遊隊示眾,它們還將這個場面攝像宣傳。之後一個月它們把我吊銬在窗上,只讓我的腳尖著地,看我支持不了了就放低點,然後又升高,兩名惡警和吸毒犯輪流看守我,不准我睡覺,發現我閤眼就用別針刺我的眼皮。惡警胡梅又叫人把我按住將我頭髮剪成男式,在上面留兩個樁樁,供它們變態取樂。吊銬期間,我的全身被它們打烏,下半身腫大變形,一個月後才准我睡覺。

2001年3月8日,惡警強迫我們看誹謗大法的錄像,我們不看它們就大打出手,璧山縣的一位功友被打成殘廢至今站立困難;長壽縣的張素芳被吊銬半年以上,打得遍體鱗傷,放回家兩天就去世了。

2001年9月27日,被非法關押在重慶市女子勞教所的功友周成渝被惡警楊明迫害致死,當天我看到楊明強迫吸毒人員王素曉、劉成玲把周成渝拉到勞教所醫務室,周不同意,要求有功友陪同,一小時後,兩吸毒人員回來後神色緊張,我問她們周成渝在哪裏,她們不敢正面回答,而且語無倫次,後來得知,因為她們知道周成渝被迫害死在勞教所裏,被楊明威脅不准走漏風聲。後來我們知道周成渝被迫害死的消息就絕食抗議,它們就採取分開關押、戴銬、灌食、關小間等方式迫害我們,我每天被背銬關小間18個小時以上,時間達12天。另外一功友被陰險毒辣的楊明插鼻管連續115小時不取。

2002年5月13日,勞教所所長刁效蘭把重慶西山坪勞教所的男惡警打手調來搞「打轉化」,多名功友被毒打,被脫光衣服反手「蘇秦背劍」、站軍姿,有的功友當場昏死。

第二次勞教是在2003年1月,我到四川成都與功友聯繫被非法關押在成都市看守所,我不進去,國安局的3人強行把我抬進去,我絕食抗議,並在裏面煉功發正念,惡警黃文珍見狀就過來打我、踢我,幾天後見我仍然絕食,它就叫人把我按在地上,捏住我的鼻子強行插管灌食。

後來我因腰椎壓縮性骨折而被解除勞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